公告區
盾冬大法好!!
盾冬入門據說可以推薦:

請勿無斷轉載站上任何文章
請支持十萬伙集,幫助無助的狗狗!

SPN/SD、ST/SK持續關注中

先前的版型看久了眼睛痛XDD

空虛寂寞覺得冷啊.....拜託跟我聊天嘛

沒想到還有人記得這篇啊

但是我沒繼續寫下去了

雖然我知道要寫什麼

坑多不愁(不

--

 

  出乎Dean預料之外的事,他可以靠在牆面而不穿透那道無機物。嚴格講起來,他連自己怎麼可以站在二樓地板而不陷下去而感到好奇;但是那種感覺並不放鬆,更像是有什麼東西支撐在Dean後方、擋著他,令他不至於穿透身後的那道牆。

 

  Dean隨即意識到,又一次,那道看不見摸不著的力量限制了他的活動範圍。Dean曾經聽說過,但他一直沒有當真──惡魔親手取走人類性命就等同得到靈魂──的那個荒唐傳聞。現在真正發生了,就在Dean身上。顯然,和踩斷他脖子的超自然婊子同處一地不得離開,非常符合那個該死的法則。

 

  這個房間真的不大。Dean站在Sam身後約莫五步距離就能靠上牆,那張小的可憐、幾乎是讓Dean的身體勉強擠進去的單人床旁,只放得下一個半身高的櫃子,櫃子上放了一些零散的綠色小玩偶,往左面再看過去,有一個小小的書櫃和老舊玩具箱靠在一起。

 

  就算Dean的拼字再差,也可以知道書架上只放了兒童讀物,就像Sam小時候,Dean偶爾會唸給他小弟聽的那些故事,簡單差勁卻畫滿五顏六色的插圖,連孩童都能閱讀的那種童書。

 

  這就是整個房間能夠看見的所有物品,而且幾乎放不下其它家具。從房間配色與不複雜的牆紙花色,Dean可以看出這是一間小男孩的臥室,他暗暗猜想,為什麼Sam會選擇將他的身體放在這裡?

 

  Dean知道自己不會有答案,Sam聽不見他的聲音,他又是一個初出茅廬但不夠憤怒的幽靈,想要藉由移動物體來彰顯存在顯然是遙不可及的事實。

 

  Dean雙手抱胸望著Sam背影,後者正輕輕撫摸床上那副軀殼的手背,一下一下地,來回擦過軀殼的肌膚,彷彿Sam已經這麼做了一輩子,而且永遠不會厭倦。並不是說透過Sam觸碰身體、Dean的觸覺就會莫名其妙爬回他的靈魂,事實上,他並沒有被撫摸的感覺,但是一陣毛骨悚然的電流攀爬上Dean的背脊。

 

  小時候的Sam總是拉著Dean衣角跟前跟後,不能說Dean完全不感覺厭煩,但那是Sam,是他發誓一輩子保護照顧的兄弟,是Dean寧可付出生命也從來不曾想要放棄的兄弟。雖然Sam上了三年級之後,自動自發放開Dean想要一直緊緊握住的那雙手;雖然Sam隨著年齡增長越發減少對Dean的親暱舉動,甚至到Sam十五歲抽高身材之後,DeanSam最常發生的肌膚接觸總是在一言不和導致大打出手的時候。

 

  不過Dean知道Sam愛他,一如Dean永遠愛著這個兄弟那樣──願意為彼此付出一切,哪怕墜入地獄底層也不曾回頭。

 

  那些鮮少說出口卻彌足珍貴的情感和Dean現在感受到的卻截然不同。

 

  就好像情人一樣──Dean真的很不想這樣形容,但是、但是Dean眼睜睜看著Sam的指尖捋過肌膚,隨著手臂慢慢攀爬、彷彿滑膩蛇身纏繞而上的輕柔撫觸,滑過毫無起伏的胸膛,最後停在他下巴微微凹陷的那一處輕輕磨娑。

 

  Sam的神情姿態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過了大半輩子的獵手生涯讓Dean向來奉行速食性愛,導致他貧瘠的腦袋霎時只能想到他看過為數不多的愛情電影橋段裡──男主角一臉深情款款、視女主角為珍寶般小心翼翼呵護──的俗爛鏡頭。

 

  那實在、實在是太噁心了!

 

  尤其對象還是他兄弟的時候,Dean幾乎感覺自己全身發癢到站不住腳了。

 

  Dean還來不及腹腓Sam就算世界末日還是一個小姑娘,下一刻,Dean被自己眼睛看到的景象狠狠地噎住。

 

  Sam扶住的臉,在那蒼白的嘴唇上印下一個綿長又親暱的吻。

 

  Dean想要尖叫,事實上,他確實大吼出來了。在他看見Sam明顯想要把舌頭伸進他嘴裡的時候,他嘶吼著:「你他媽在搞什麼鬼!」

 

  Sam全身一震,像是聽見Dean的抗議一樣,挺起身體扭頭朝Dean所在處悶悶喊了一聲。

 

  「Dean?」語氣中充滿不確定,但那希冀的眼神像是想要看穿一切。

 

  Dean只覺得左臂上方忽然開始發熱,燙得讓Dean不由得用手掌按住,直到指尖隔著衣物觸碰到不規則的凸起面,才想起那塊當初Cass將他從地獄拉出時留下的手掌印記。它正在發燙,以一種不太舒服卻還能忍受的溫度在Dean皮膚上蔓延,感覺就像將Dean緩緩包裹在一張透明包裝紙裡。

 

  Sam的眼神停在原處,盡管Dean全身發毛,還是可以分辨Sam的目光穿透了他;Dean試著移開腳步,正如Dean所料想,Sam的眼珠並沒有隨著他的動作轉開。

 

  Dean再蠢也能猜出是Cass不知哪來、碩果僅存的狗屁天使力量派上用場了。

 

  或許Dean的靈魂歸Sam所有,但是Sam看不見、聽不到、摸不著他,彷彿他完全不存在,Sam就算擁有毁減整個世界的力量也無法和Dean有任何形式上的接觸。

 

  如果Cass在場,Dean會非常樂意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感激他的幫助。

 

  但是Dean隨即搖開這個本該能夠激勵自己的想法,所有人都死了,包括他自己。Dean露出苦澀的微笑。那個呆呆愣愣、對人類還有世界一知半解的小天使,早在墜落為人的那一刻便死去;是Dean的親手折斷那一對羽翼,用CassDean深厚的友誼,狠狠將他拖入地獄深處。

 

  Sam久久沒有收回視線,他的眼神專注且瘋狂,金色瞳孔幾乎閃閃發光。Dean閃身在一旁,除了尷尬無措還有一絲他不太願意承認的恐懼;Sam的手指緊抓的手腕,縱使Dean確定Sam摸不到他,Dean還是感覺Sam的體溫如影隨行纏繞在側。

 

  「Dean。」又是一句滑出齒縫的呼喚聲。「你在,我知道你一定在。」柔軟的嗓音像絲調撫過Dean耳際,Sam動也不動,他只是危險地瞇起眼睛,周圍的物品隨之起舞跳動。

 

  縱使靈魂不需要呼吸,Dean還是感覺到他周圍的氧氣瞬間被抽乾的窒息感。

 

 

 

      ◆ ◆ ◆

 

 

 

  起初,神創造天地。

 

  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

 

  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

 

 

 

  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

 

                          ~節選自【創世紀】

 

 

 

  神花了六天創造世界,Sam卻能在一日之內,將神所創造的一切破壞殆盡。

 

  Dean不得不看著他的兄弟每踏過一步,周遭便燃起業火燒毁放眼所及一切。

 

  最令Dean毛骨悚然的是──Sam不曾停止呼喚Dean

 

  「你知道的。」Sam不曾張望左右,他身邊甚至沒有任何活物。「只要你開口,這一切都可以保留下來。」

 

  「街道。」Sam喃喃自語,沒有得到回覆。「城市。」

 

  Dean看著街道兩旁的路樹被火柱包圍,看著人類文明發展而高聳的大樓倒塌發出巨大聲響和滿天塵土,CroatoanSam四周徘徊沒有靠近,它們一向對人類以外的生物沒有反應,它們全然不知恐懼害怕,只有在被火焰焚燒時發出奇怪又尖銳的嘰叫聲。

 

  Dean試過了。他朝Sam大吼大叫,「我他媽就在這裡!沒有躲也沒有逃開!」。無論Dean怎麼拳打腳踢,全部都像空氣穿透Sam的身體,Dean阻止不了他。

 

  「……還有惡魔。」Sam揚起手,一瞬間,全世界靜止下來。

 

  風聲,鳥鳴,還有河水流動的聲音──全部都消失了。

 

  「只剩下你和我了。Dean,你還是不願意見我嗎?」Sam的聲音非常輕盈,臉上掛著往日那種美好、純粹的笑容。

 

  瘋了。

 

  Dean艱難地吞嚥一下。

 

  他親眼看著他弟邁向瘋狂,卻找不到任何方法拉住Sam

 

 

 --

後面真的沒寫了XDD

我知道要寫什麼,也知道怎麼收尾

如果要看大綱,再告訴我

我一口氣講出來

不過大綱講完,大概就真的不會再填這個坑了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蘇咪將
  • 很久沒上來突然發現SPN更了我真的是......還更了兩篇!!!
    好感動我要去吞鍵盤
    是說大大這篇真的不寫了嗎,我家Sammy要哭暈在廁所了我心疼>口<
    搞得我好想知道結局又不想被劇透做人真難...


    然後我想小小聲說一句,您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左慈哥哥嗎...我從2012年就一直癡癡的蹲,求您不要棄坑阿!
  • 慢慢填好了...一天寫個100字,一個月也有三千字呢~(最好會乖乖寫

    左慈哥哥我也記得他啊(天啊,我冷汗都要流下來了
    我真是坑多不愁啊(笑著逃走

    養氣人蔘 於 2016/10/08 16:18 回覆

  • 蘇咪將
  • 看來下次可以從左慈哥哥改口叫左慈弟弟了~(((我等!!!!
    然後我現在才發現SPN居然已經到第12季...天阿我第九季還沒看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