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AU

賣了一把狗血窮搖跟過場XDDD

廢話多,真的很多

--

  雖然史帝夫的體能素質優於常人,行動比之常人更為迅速,不過從小生長在這片森林到處奔走的紅髮女孩佔了地利之便,史帝夫總是以幾步之隔追隨在那抹嬌小身影後方。女孩跑的很急,在接近群落的路徑之前拐向另一條小徑。史帝夫認出那是通往紅樹方向的小路,這幾個月他為了見那個在他夢裡不斷出現的男人走過無數次。

  難道巴奇身上的詛咒又發作了?史帝夫擔心地想。

  史帝夫不是傻瓜,雖然他打從見到巴奇後,表現的就像一個白癡一樣引人發噱。不過他能爬上騎士團團長的位置可不是僅靠武力與和東尼的交情。他當然看出石窟前的紅樹擁有不知名的力量,為此他還與克林特討論過,可惜所知情報太少無法得出結論。

  而巴奇被困在石窟中,完全不是女孩隨口胡謅出來有關家族遺傳的鬼話。

  詛咒在現在已經很少見了,且多數關於詛咒的傳聞都無疾而終,然而在巴奇左臂閃耀的紅色魔法以及宛如多頭蛇自腕部往手臂攀爬的奇妙紋路,明確地讓史帝夫感覺到一股不尋常的力量。

  可是女孩不肯說,史帝夫也不能強迫她。

  更何況,要不是因為詛咒,史帝夫從沒見過有人能夠兩個多月不吃不喝。

  這看起來像一個秘密,儘管女孩似乎也不怎麼像在保守它。

  史帝夫不是沒想過等巴奇清醒過來後,因循漸進取得巴奇信任,再一起解決這個問題。可惜現實不如預想,史帝夫倒也沒放棄這個念頭。

  就算巴奇不會愛上他,他也不是那種看著別人被詛咒侵蝕還能置之不理的人。

  令史帝夫感到擔憂的是,本來十分抗拒他插手的紅髮女孩突如其來找上他,難道是詛咒讓巴奇的情況更惡化了──史帝夫搖開不安的念頭,振作精神踏進紅樹聳立的那塊空地,跟在女孩腳步後頭來到石窟入口前方。

  如同史帝夫猜測,巴奇的詛咒又發作,不得不被關進石窟了。

  但是他不明白幾天前要他有多遠滾多遠的女孩為何找他回來。

  女孩大步上前,像是史帝夫完全不在場一樣,她不像先前那樣停在石窟入口,而是邁開步伐穿過入口朝裡頭大步走去。

  史帝夫知道被詛咒控制的巴奇有多危險,下意識想要出聲警告她,

  石窟內傳來的溫和聲調打斷他:「塔莎,我以為我說過妳不必天天來探望我?」

  「我可不記得我答應過你。」女孩輕快的語氣喚醒呆愣在一旁的史帝夫。

  史帝夫快步上前,一頭竄進本來陰暗、此刻卻點亮一盞油燈,讓冰冷空間看起來像一處房間的石窟內。

  藉著明亮的光源,史帝夫清楚看見巴奇坐在床沿瞪大眼睛望向他的表情。紅髮女孩坐在巴奇身邊貼的很近,畢竟這個石窟內除了那一張木床,別無它物。其它傢俱早在前幾次史帝夫來訪時,被那個粗暴兇狠的棕髮男人全部打爛。紅髮女孩私下朝克林特抱怨過,要不是因為他貿然闖入石窟引發棕髮男人的反應,那些傢俱本來還能再使用好一陣子。

  「你、你怎麼──」巴奇驚訝地站起來,好像他不敢相信史帝夫就在這裡,傻呼呼地盯著史帝夫瞧。難得一見的脆弱讓史帝夫的心都柔軟了,但是那一星半點的鬆懈隨即被一種釋然與熟悉的防備神色取代,巴奇嘆一口氣,「我怎麼會以為你是一個乖乖聽話的傢伙,你當然沒有回家,你根本沒有走遠。這樣才能解釋塔莎如何在一個上午就找到你。」巴奇不讚同地瞥了女孩一眼,女孩用鼻子發出一聲輕哼,全然不把巴奇的抗議放在眼裡。

  「你為什麼要來?」巴奇拿女孩沒辦法,復而轉向史帝夫,簡直是困擾的表情微微刺痛了史帝夫的胸口。

  「我猜我就是不能不來。」史帝夫為了掩飾被心上人嫌惡的不安,來回變換兩條腿之間的重心,「而且我既然來了,也就不打算輕易離去。」

  「這一切與你無關。」巴奇的口吻略為強硬,「你不應該在這裡。」

  「拜託──」被人一再拒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實在不好受,史帝夫若想要留下,他不得不勉強自己再說點什麼。

  「他應該來。」女孩猛地打斷他。

  「塔莎,別胡鬧。」

  巴奇伸手拉了女孩一下,女孩反手握住巴奇的手心,大而清澈的綠眼睛流露出滿滿的哀傷,「我總得試一試。規律已經被打破了,你醒著卻離開不了這裡;今天你還能醒著,明天、後天,你還能清醒多久?爺爺說過這個地方無法永遠庇護你,總有一天,會完全佔據你──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消失卻什麼都不做!」說到末,女孩幾乎是噙著淚水,她的指節泛白,緊抓住巴奇的右手,白淨的額頭靠在巴奇的手背上哀求,「留下來,求你了,就算不為你自己,請你為了我、為了羅曼諾夫對你的愛而留下。巴奇,我需要你,我以後若是有了孩子,他同樣會需要你。」

  「我只是你們的負擔。」巴奇彷彿不經意般瞥了怔怔站在一旁的史帝夫,他傾身親吻女孩的髮旋,「塔莎,不要把無關的人捲進這件事,好嗎?」

  一時半會兒,女孩僅是低聲啜泣。巴奇柔聲安慰著她,說著史帝夫聽不懂的流浪者語言。

  史帝夫被突如其來敲入腦中的龐大訊息弄得昏頭轉向。他知道巴奇身上有秘密,也暗自揣測過眼前的棕髮男人就是他夢見過的那個男孩。但是在聽見紅髮女孩喊出巴奇這個名字的時候,史帝夫仍舊無法自抑地感到一陣強烈的欣喜。

  從史帝夫看見巴奇的第一眼開始,他就知道,他知道巴奇不是隨便哪裡來的陌生人,他知道自己認識這個男人、他知道自己愛著這個男人,他一直都知道。

  雖然史帝夫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忘了巴奇,直覺告訴他這所有一切的癥結必定是附在巴奇身上的詛咒,而這件事與他有關,所以巴奇不願意史帝夫靠近他。

  「我應該怎麼做?」史帝夫一開口才發現自己嗓音唦啞得嚇人,既興奮又害怕的情緒像一枚酸漿果哽在他的喉嚨。他可沒聽漏女孩說過的話,巴奇會消失,阻止這件事發生毫無疑問成為史帝夫必須馬上去做的首要任務。「我應該做什麼才能讓你解除詛咒,我不蠢,我知道你不想讓我看見你的左臂,就是因為詛咒的力量凝聚在那一處。」史帝夫的視線停在巴奇被長袖──現在可是夏季──掩蓋仍隱隱透出紅光的部位。

  巴奇皺了皺眉,側過身讓史帝夫看不見左臂,灰藍色的眼睛卻無比堅定地抗拒史帝夫說的每一個字,「這與你無──哇噢!」

  女孩突然用力扯了巴奇的手臂順勢起身,史帝夫下意識伸手去扶腳步不穩的棕髮男人。

  這一次,女孩沒有像前幾回那樣拍開史帝夫觸碰巴奇手臂的手。

  「帶他走出這裡,我就算拉著他,他也走不出去。」女孩紅著眼睛,抽了抽鼻子,「你應該可以帶他出去,因為你才是──」

  「塔莎!」巴奇提高聲音打斷女孩,下顎線條因為憤怒繃得緊緊地,「我們約定過的!」他試圖從史帝夫的抓握中掙脫,可是史帝夫並不打算讓他逃開。

  「沒關係,你可以恨我,只要能讓你留下,我不在乎你用一輩子的時間來恨我。」女孩點點頭,史帝夫幾乎可以發現她的頑固是從誰身上學來的。

  巴奇愣了愣,他看著女孩倔強的小臉好一會兒,漸漸,他沮喪地垂下肩膀,「妳知道不會那麼久……妳知道我總是會原諒妳……」巴奇用手掌抹去臉上最後一絲怒氣,卻沒有放下手,而且是讓手掌掩蓋住雙眼,幾不可聞地呢喃著:「就只是……出去再說。求妳了。」

  一瞬間,史帝夫忽然明白巴奇的意思。

  如果史帝夫無法帶巴奇出去,那麼,女孩就不需要告訴史帝夫任何事

  這是巴奇和女孩的條件交換。

  巴奇退讓了,女孩必定也會遵守約定。

  史帝夫用力嚥了一下,抓緊巴奇溫熱的手,他在心中宣誓,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放開這隻手。

  朝女孩點點頭,史帝夫拉著巴奇,在女孩祈盼的注視下走向石窟唯一的出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