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

過場跟廢話為何如此多!?(明明自己寫的

--

15.

  盡管史帝夫面對克林特時信誓旦旦、彷彿勝券在握,史帝夫仍舊無法留下。

  詹姆斯──或說巴奇,史帝夫在心中擅自用這個名字稱呼的棕髮男人。他知道這很傻,如同克林特沒好氣翻著白眼說過:『老兄,那只是一個夢,根本算不上認識,你只是想說服自己。』史帝夫還是想要相信那個眼角帶著淡淡倦意的男人,擁有這個名字。每當史帝夫看向巴奇,每一眼,靈魂深處總有一股揮之不去的觸動像一張網輕柔地包覆住他,酸澀又甜蜜,令他難以自己。

  但是他不得不走。

  像是掐準時機一樣,在臨近午餐時刻,突如其來的訪客敲響了他們的門。

  坐在屋子前頭調整保養弓身的克林特起身去開門,打算開始著手準備兩人份午餐的史帝夫站在灶台前思考該怎麼處理隔壁鄰居上午送來的捲心菜。這裡說的隔壁可不是城巿裡頭那種比鄰而居的距離,他們落腳的房子在村子外緣,至少得繞過半座森林才能找到這一處供村民打獵遲歸時,暫時過夜的獵戶小屋。

  史帝夫正想著該用捲心菜的葉片包住羊奶酪蒸煮,又或者直接煮一鍋捲心菜湯加上些許肉塊配著粗麵包食用時,站在門口的克林特有氣無力地喊了一聲:「史帝夫,你得過來。」

  不等史帝夫看清楚逆光站在門外的訪客是誰,克林特急衝衝地跑回屋內背起弓、抓住箭筒忙道:「我去準備一些存糧。」

  看著像在逃難一般竄出房子的克林特,史帝夫突然明白了訪客身份。

  果不其然,站在前門的紅髮女孩,正瞪著克林特跑遠的背影、不怎麼雅觀地啐了一口。

  「羅曼諾夫小姐。」史帝夫厚著臉皮,面帶微笑站在女孩不遠處。

  「羅傑斯。」她上下打量史帝夫身著居家常服的傻樣子,點點頭,將提在手上的一包物品拋向史帝夫。

  沉甸甸的包袱落在史帝夫懷裡,他眨眨眼,滿腹疑問:「這是?」

  「我知道你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打發的男人,但是你得走了。」女孩指了指他捧在手上的包袱,「裡頭有十天份的乾糧,足夠你們回到史塔克城。」

  「感謝妳的好意,我尚未做離開的打算。」史帝夫走上前遞出包袱,女孩皺起好看的眉毛,雙手抱在胸前拒絕史帝夫伸出的手。 

  「你還不明白?」女孩不耐煩地瞪著史帝夫,「這無關我也無關你,這是關於詹姆斯──」她突然流露出一個不太明顯的沮喪神情,要不是因為史帝夫就站在她面前,那幾乎一閃而逝的神情著實難以察覺,「他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他另一個樣子……他從來不想,所以你得離開。」

  「我不在乎在他身上發生什麼事,我更關心的是我能否幫助──」

  「你什麼時候才能收起你那愚不可及的自大!」女孩狠狠地打斷他脫口而出的言詞,「你以為任何事都該當如你所願?你難道連體諒別人感受的能力也被你的自以為是一併抹去?」

  史帝夫頓時啞口無言。

  就像克林特說過的,他不是沒有想過自己緊迫盯人的方式令人厭煩,他知道自己不受歡迎,奇妙的是,這種感受他並不陌生;那不是一次兩次被推開的經驗能累積出來的歷練,也不是他清醒之後在史塔克城經受過的對待,只不過他確信自己一直在做對的事,以至於那些推拒並不能真正擊敗他。

  但是這次不同,他清楚女孩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他犯下的錯誤。除去他對巴奇毫無根據的喜愛與臆想──儘管他確信那些並不僅是夢──他找不出任何依據說服女孩讓他留下。

  「這不是為了我,也不是因為你──」或許是史帝夫的臉色太過蒼白,女孩難得放軟聲調,細不可聞輕道:「我知道你對他的情感,我聽見了。但是他不會選擇你,你就不能讓他平靜地生活嗎?」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史帝夫扯出一抹苦笑,「我知道我得找到他,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我的心不曾停止告訴我,我愛他很久很久,在我還沒意識到這份愛之前,我就愛上他了。」

  「那不是真的。」女孩冷哼一聲。

  「我認識的每一個人都這麼說。」

  「你或許應該相信其他人的忠告。」

  史帝夫無奈地聳著肩膀,雙手收緊捧在胸前的包袱。

  「太陽下山前離開這個地方,這是最後警告,我不會再說第二次。」女孩丟下這番話,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史帝夫只能看著她嬌小的背影一步步走遠,直到女孩完全消失在森林中,史帝夫才慢慢拾起胸口那抹空蕩蕩的哀傷,拎著包袱進屋。

 

      ★ ★ ★

 

  「我很抱歉,讓妳去做這件事,這本該是我該自己解決的事。」巴奇從一旁小徑探出身子,跟上娜塔莎行走在崎嶇小路也如履平地的沉穩步伐。

  她挽住巴奇用布條包住的左手臂笑道:「說什麼傻話,我早就想趕他走了。」

  這番話娜塔莎說的半心半意,雖然她確實想讓那個空長身體不長腦袋的金髮男人有多遠滾多遠,不過她在乎巴奇的心情,她懂得那個金髮男人說出那些話的感受。

  「其實──你可以留他兩天。」娜塔莎把腦袋靠在巴奇身側,悶悶地說。她知道巴奇有多想念羅傑斯,從小到大,她沒有少聽巴奇說過那個瘦得像樹枝的蠢小子有多麼頑固、多麼煩人。可是巴奇臉上的笑意讓她明白,巴奇有多愛她,就用同等的思念傾注在羅傑斯身上。這不是說巴奇和羅傑斯抱持同樣情感,她知道那不一樣。

  「我不會留下他。」巴奇揉了揉娜塔莎的髮旋,「我說過,再也不會去見他。」

  比起欣喜,更多的是傷悲刺痛了她。這不是完全是她的情感,絕大部份是她為巴奇感到難過。當你衷心愛著一個人的時候,你會為他的快樂而心生喜悅;為他的悲痛而傷心落淚。對娜塔莎來說,巴奇就是那個人。

  而她知道,對羅傑斯來說亦是如此。

 

      ★ ★ ★

 

  「史帝夫,這是一種詐欺!」弓箭手抓緊背上的弓,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抱怨道:「你不能一邊說要走、一邊在這個大到沒有盡頭的森林裡徘徊不去。你以前可是說一不二、勇敢果決的男人!」

  史帝夫放任好友在一旁喋喋不休,沉痛控訴他自從見到巴奇後的變化有多大。他繞著廢棄多年的哨塔打轉,在找到一處被石塊堆疊掩埋的入口時,放下行囊動手搬開石塊。克林特湊過來幫忙,他站在史帝夫身後接過石塊拋開,嘴上卻兀自叨唸:「我們已經離開史塔克城三個多月,你難道一點也不想念老傑克作的烤雉雞?只要一想到肥嫩鮮美的雞肉抹上他的特製醬汁,我饞得能吞下好幾隻。還有他店裡釀的酒,香醇順口,我就是忘了自己叫什麼名字,都不會忘記他店裡的酒香,而且──」

  「克林特,求求你閉嘴。」史帝夫沒好氣地打斷弓箭手,「你最想念的明明是老傑克店裡的牌桌。」老傑克是史塔克城裡一處酒館的老闆,史帝夫時常能在那間酒館的牌桌上找到吵吵嚷嚷的克林特。

  「人總要有點無傷大雅的小嗜好。」被說破心聲的男人也不著惱,踏步上前和史帝夫一同搬開一塊半個成年人大小的石頭。

  「能讓你賠上半個月的薪俸,我可不敢恭維這個小嗜好。」

  「渾球,閉上你的臭嘴沒人當你是啞巴。你已經領著我在這個連酒香都聞不到的地方待了三個月,你不能連我抱怨的權力也一併收走。」

  史帝夫嘿嘿笑了兩聲,轉身搬開另一塊石頭丟給克林特,企圖用勞動堵上他的嘴。

  等到入口完全打開,史帝夫向克林特比一個手勢,獨自走進哨塔內巡視。他從一樓走到三樓,夕陽餘暉在三樓半毀的石頭窗檯前撒落一地,由內向外望去,史帝夫視線所至最遠處,足以看見中午時分離開的那個流浪者群落邊緣。這也是史帝夫決定在這個哨塔暫時停留的理由,他還不想放棄,但是他也不願在群落中出沒讓巴奇煩心。

  史帝夫在這趟旅程途中見過不少像這樣被廢棄的哨塔,他為了讓紅髮女孩和巴奇安心,在克林特打了兩隻兔子回到獵戶小屋後便帶著隨身行李,領著克林特走上半天路程來到這座哨塔。

  「所以你打算在這裡待多久?」克林特刻意發出聲音,史帝夫不需要回頭也能聽見他跳著腳步上來。

  「我不知道。」史帝夫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我只是沒有辦法就這樣回去。」

  「好吧,我猜二樓會是過夜的好地方。」

  克林特聳聳肩,轉身準備下樓整理出一塊休憩的位置。

  「克林特,」史帝夫喊住他的好友,弓箭手歪著腦袋疑惑地看向他。「我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選擇?」

  「哇喔,我可沒想過你會問我這個。」弓箭手迴身看向像在尋求支撐力量、靠在牆邊陷入陰影中的金髮男人。他一手叉在腰側、另一隻手在半空中隨意比出一個手勢。「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在做什麼,不是嗎?」

  「偶爾,我也會有不確定的時候。我可能活得夠久,清醒的時間卻和你、你們差不了多少。」史帝夫讓難得一見的不安與迷惘扭曲了臉,「這一切都太瘋狂了,但是我無法靠自己的意志停止去做這件事。」

  克林特明白他的意思,同樣,克林特也明白巴恩斯不像自己說的那樣,完全不想見到史帝夫。有些事,反倒是旁觀者更能窺見隱藏在事情表面下的線索。

  嘆一口氣,克林特抹了一把臉,把總是掛在臉上的輕挑模樣收斂起來。

  「尊敬的羅傑斯先生,您知道我沒有手足、沒有父母,我和您一樣是孤家寡人、孑然一身。所以我猜,我不能保證自己能像現在這樣,一輩子跟在您屁股後頭橫衝直撞。不過要我再和您一起在這個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傻等三五個月,我想也不是那麼令人難以忍受的事。」

  「你不需要如此。」史帝夫無措地用腳尖踢動一旁的小碎石。

  「我堅持,誰叫我們是朋友。」弓箭手揮揮手,裝作沒有看見金髮青年臉上因為這番話而點亮的光采,「所以我們可以結束這段只會出現在少女閨房的談心話了?」

  「如果你堅持的話。」史帝夫面帶羞赧露出一個微笑。那個表情不是星盾騎士面對高官權貴、名媛淑女時一貫表露的從容微笑;那種發自內心的柔軟笑容,屬於一個二十開外、陷入情網難以自拔的大男孩。

  「你得知道,我不會對任何人承認我們有過這段對話。」

  史帝夫挑一下眉,表情無辜地聳了下肩膀。

  克林特沒好氣地擺擺手,「滑頭的傢伙,我可不會忘記今天是你準備晚餐。我警告你,我餓肚子的時候,說過的話都不算數。等我們回去,東尼一定對我們在這裡發生過的所有事深感興趣。」

  「天啊,不要逼我縫上你的大嘴巴。」

  史帝夫發出懊惱的呻吟,推揉著一臉壞笑的克林特一起下樓,為他們暫時歇腳的棲身之所進行打理工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