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短~~~

--

  色盲並不是什麼需要特別隱瞞的事,而且史帝夫確實曾經是。

  世界在史帝夫眼中一片灰暗,黑白兩色是他知道的全部色彩。

  巴奇的頭髮是暗色,他的髮色瞳孔與巴奇的眼睛一樣是亮色,只不過他的眼睛比巴奇亮一點,他分不出個中差異。他生來如此,相較脊椎側彎帶來的不便與好幾次差點帶走生命的哮喘來說,色盲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毛病。

  如果不是血清改善了所有問題,他不會知道卡特探員深紅髮絲的色澤如此美麗,不會知道天空顏色和他的眼睛一樣藍,更不會知道他最好的朋友有著一頭捲曲濃密的深褐色頭髮、還有宛若冰層下方透亮清澈湖水的灰藍色眼睛。

  巴奇整個人看起來就像陽光,就像他最好的夢境中閃耀的那道光。

  看著巴奇重新──對他來說──染上的色彩,他第一次意識到為什麼這個笑起來玩世不恭的壞小子會受到眾多女孩青睞。史帝夫難以想像有人能看著這麼美好的一個人而不愛上他。巴奇點亮了他的世界,他毫無抵抗能力,為巴奇帶來的色彩與光芒目炫神迷。

  他一向不貪心,但是頑固得令人難以忍受,一旦決定什麼事,任誰都動搖不了他的意志;就連巴奇一向反對他上戰場,他也不管不顧地一頭栽進實驗。

  「你知道,我應該為你的臭脾氣揍你一頓才對。」巴奇總是笑著這麼說,但是巴奇從來沒有真正阻止過他的決定,也從來不跟他動手。

  「我可不再是那個風吹就倒的瘦小子,你得小心自己的高鼻子。」史帝夫笑著反駁,作勢往他臉上揮舞拳頭。

  「但你還是那個傻小子,我最好的朋友。」巴奇抓住他的手,寵溺地用手指揉亂他梳理整齊的金髮,「對嗎?你還是我的史帝夫?」

  「當然。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永遠都是最好的……朋友。」有那麼一會兒,他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他不僅僅想做巴奇的朋友,再也不想只是朋友。但前線不是適合的地方、現在不是適合的時機,

  總有一天,等戰爭結束,等他們回到布魯克林,回到他們的故鄉。史帝夫會抓緊機會告訴巴奇,他愛他,或許是很久以前,也或許是在史帝夫每一次看見巴奇、都不由自主重新愛上巴奇為他帶來的明亮色彩。

 

 

 

  可是,他來不及抓住那一閃而逝的藍色。

  那顏色藍得像冰川映照天空色彩混濁血污的尖冰,刺痛貫穿他的心,粉碎了整個世界的顏色。

  他的視線隨著越來越遠的一抹深藍,漸漸陷入黑暗。

  從那一刻起,他的世界再找不到一絲色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