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管啦,美國還是12/25

所以是聖誕賀文!!!!

袋鼠AU的第四彈XDDD

祝福所有宇宙的盾冬夫夫聖誕快樂

感謝打麵幫我挑錯字,我錯字超級多( 艸)

--

1.

  史蒂夫當然不是第一次過聖誕節,當他還是一隻活蹦亂跳的年青袋鼠時,就知道人類這種掛著閃亮亮的燈泡、草地上到處放滿彩色盒子的節日叫做聖誕節。聖誕節前夕的人類情緒會特別高漲,不分男女總是笑嘻嘻地和牧場裡的袋鼠分享喜悅,人類以為袋鼠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傻話,事實上袋鼠們從人類嘴裡知道的事可不少。比如來打工的女孩對巴奇有好感想在聖誕節告白──當然是在史蒂夫還是一隻袋鼠時的事,為此史蒂夫沒有少著急過──比如聖誕節是情侶或家人共渡的重要節日。

  史蒂夫拜託月亮將他變做人類並且與巴奇成為情侶後,過了一次聖誕節。可惜巴奇手氣不如史蒂夫來得好,他和另一個同事沒抽中放假的籤條,得值班看守整個牧場的袋鼠,哪怕牠們在巴奇心目中比惡魔還要邪惡,牠們還是一群需要人類看管的袋鼠。既然巴奇沒有得到假期,史蒂夫理所當然把自己抽中那張籤條讓給了想和喜歡的女孩過節、當時還是新來的小夥子──山姆.威爾森。

  為此山姆感激的拍著胸脯保證,從今往後只要史蒂夫有需要,他眉頭不皺一下什麼都答應。

  這個保證,史蒂夫保留到了隔年才派上用場。

  或許史蒂夫的運氣就是比別人好,史蒂夫和巴奇結婚那一年的聖誕節,也就是今年,史蒂夫又抽中可以放假的籤條,巴奇還是沒抽中。史蒂夫甚至不必開口,站在一旁確定放假的山姆隨即挺身而出一口承諾幫巴奇頂班,藉此報答去年史蒂夫讓出假期,才讓他和心儀女孩變成情侶的恩情。

  聖誕假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從平安夜開始到新年結束,足夠時間讓巴奇帶史蒂夫回布魯克林的巴恩斯家了。

  姑且不說這是史蒂夫第一次去巴恩斯家渡過節日──除了巴奇決定和史蒂夫結婚時,帶著史蒂夫回去過一次──這也是巴奇自從離開布魯克林後第一次回家過節日。

  不得不說,比起巴奇沒來由的惴惴不安,史蒂夫安撫巴奇之餘,仍舊滿懷期待和巴奇一起回巴恩斯家過節。

  看著史蒂夫坐在自己那一側床位樂呵呵扳著手指數日子的表情,巴奇不由自主也笑了起來。

  史蒂夫最喜歡巴奇的笑容,他傾身吻住巴奇柔軟的嘴唇,在指尖探入巴奇睡衣下擺觸碰到溫暖的肌膚時被輕咬一口。

  「乖乖睡覺,假期快到了,我們得處理很多事。我可不想頂著黑眼圈上班,還得在腿軟時應付尼克可以殺死十個我的白眼。」

  史蒂夫委屈地眨巴著眼睛對巴奇撒嬌,巴奇沒好氣地把枕頭丟到他臉上,扭頭關燈直接睡覺。

  史蒂夫不想惹巴奇生氣,為了聖誕假期……史蒂夫忍了忍,像前幾天那樣等到巴奇睡著才悄悄溜下床,跪在窗前彷彿他還是袋鼠那會兒一般對著月亮祈禱;不多時,史蒂夫重新爬進被窩抱住巴奇吻了吻他頸後那塊皮膚,鼻腔裡充斥著巴奇身上的味道讓他安心入睡。

 

2.

  聖誕假期很快就到了,二十三號下班時天色也黑成一片。巴奇與史蒂夫向同事們告別,開著他們的中古小轎車一路從威斯康辛出發前往布魯克林。史蒂夫會開車,尼克為求工作方便弄了一張據說有實際效力的身分證給史蒂夫,有了身分證,史蒂夫考到汽車駕照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兩人在十幾個小時的車程交換幾次駕駛權,在兩三個休息站填飽肚子,還在一處汽車旅館稍作休息。等他們站在巴恩斯家的門口接受來自蕾貝卡與巴恩斯夫人的擁抱時,已經是二十四號的下午四點。

  巴恩斯先生為人嚴肅,不過史蒂夫看得出來他對巴奇帶著他一起回來過聖誕節的事感到滿意。巴恩斯夫人把放下行李後在屋子裡悠轉的巴奇趕出廚房,甜蜜地笑著要巴奇帶史蒂夫出去走走。

  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到布魯克林,史蒂夫還是很期待能夠在巴奇從小長大的地方隨處走動,尤其是巴奇和蕾貝卡──巴恩斯家唯一的女孩,正就讀大學三年級,比巴奇小了五歲──一左一右陪在史蒂夫身邊;蕾貝卡負責細數巴奇曾在為了掏鳥蛋在街邊的一棟樹上摔下來、為了佔據溜滑梯帶著兩個弟弟與她在公園待到太陽下山還不回家,最後是巴恩斯夫人揪著巴奇耳朵、抱著哭哭啼啼的她,巴恩斯先生則是一手抱著一個男孩,一家子笑笑鬧鬧走在回家路上。

  巴奇的鼻頭與臉頰在雪地裡變成紅通通,不知道是冷的還是氣的,他一直在試圖打斷蕾貝卡想到任何關於他的兒時糗事就脫口而出,但是受盡家人嬌寵的褐髮女孩根本不把巴奇的佯怒當一回事。只差沒把巴奇三歲時的尿床次數以及十二歲時暗戀過在夏令營偶遇一個夏天的金髮女孩等等瑣事拿來當作談資。

  幸虧蕾貝卡僅是想捉弄巴奇,兄妹感情向來很好,她可不會傻氣到在自己哥哥的丈夫面前大談那些老掉牙的戀愛故事。

  史蒂夫真的非常願意知道每一件關於巴奇的兒時回憶,前提是巴奇沒有羞憤得悶頭只往前。趕在巴奇氣過頭前,史蒂夫適時阻止蕾貝卡把話題繼續下去,並且提出天色漸漸變暗也是該回去的時候了。

  「好吧,都聽你的。」蕾貝卡對史蒂夫擠擠眼,調侃之意不言而喻。

  史蒂夫當作沒看見,搭著巴奇的肩膀露出微笑。

 

3.

  巴奇的兩個弟弟因為有事沒能趕回來過聖誕節,據說他們參與了一個關於聖誕節的愛心活動,視訊中兩個與巴奇相似的年青男人對著鏡頭大笑,背景是與布魯克林的夜晚截然不同的白天,還有一望無際的草原與圍在這對兄弟身邊不停探出頭的孩子們;兩位年輕的巴恩斯祝他們聖誕快樂,並且對無法參與史蒂夫第一次到巴恩斯家渡過聖誕節感到無比抱歉。

  看起來不像在美國。史蒂夫用眼神詢問巴奇,巴奇聳聳肩表示不意外。

  如此一來,這個平安夜就只有四個巴恩斯與一個羅傑斯一起渡過。

  巴奇事前就和母親說過因為宗教因素──總不能說史蒂夫本來是袋鼠,就算變成人還是不習慣吃肉──而吃素,所以薇妮除了準備烤牛肉與肉汁馬鈴薯泥以及種類多到史蒂夫分辨不清楚的食物外,還特別幫史蒂夫弄了好幾份素食餐點,份量大到如史蒂夫這麼好胃口,都懷疑這些份量兩頓飯應該都吃不完。

  巴恩斯夫婦在巴奇第一次帶史蒂夫回家說要和這個人共渡一生時,就明確表示過只要巴奇快樂,他們不在乎史蒂夫是什麼人,哪怕兩人引以為傲的長子在性取向方面轉了一個大彎,也絲毫不影響他們愛巴奇;他們更不在意史蒂夫是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只要他有對巴奇的愛就足夠好了。

  餐桌上,他們互相談論近況,飯局結束後,薇妮拿出巴奇兒時相片讓史蒂夫目不轉睛,連蕾貝卡在一旁取笑他,他也無知無覺,貪婪地看著相片中彷若天使的褐髮小男孩對他微笑。小男孩有著漂亮的灰藍色大眼睛以及肉嘟嘟的玫瑰色雙頰,無論是對著鏡頭咧嘴大笑或是趴在地上哭得可憐兮兮都可愛得讓史蒂夫移不開目光。

  「這張是詹姆斯第一次參加萬聖節拍的,」薇妮指著其中一張相片,穿著黃澄澄南瓜裝的男孩看起來只有三四歲,手中提著一盞小小的南瓜籃,噘起嘴像在發脾氣。「拍完這張相片他就抱著我的大腿不肯出門,最後是喬治抱著他挨家挨戶拿糖果。」

  史蒂夫一隻手臂攬著坐在兩人之間負責捧相片本的巴奇,笑得像傻瓜一樣聽著薇妮說話。

  「媽,我求你別再說了行嗎?」

  薇妮拍了拍苦著臉哀嚎的巴奇,笑道:「你們準備結婚那會兒太匆忙,我終於有機會和你的丈夫好好聊一聊,你不能奪走我的樂趣。」

  巴奇努力想要爭取一下轉機,薇妮比了比客廳另一隅的書房,悄聲道:「去和你父親說話,他雖然裝作沒興趣,其實他很想念你,拉長了耳朵在等我們這裡結束後,你會過去和他聊天呢。」

  「我知道,」巴奇難為情地笑了笑,無論他在外頭多麼堅強無畏,在自己父母面前永遠都是他們的孩子,「就只是──不要再拿相片給史蒂夫看,求求妳了。」

  「我不能對自己做不到的事給出保證。」薇妮的笑容有一點狡黠,史蒂夫有點明白巴奇的笑容從誰身上遺傳來的。「親愛的貝卡~把三號相簿拿過來吧。」坐在餐桌椅子上的蕾貝卡掐斷抓了一晚上的電話,樂顛顛跳下椅子,對一臉無奈走向巴恩斯先生的巴奇擠眉弄眼,哈哈大笑走到書房去取相簿。

  一整個晚上史蒂夫對薇妮拿出來每一本相簿都愛不釋手,他和蕾貝卡對著巴奇生日時渾身奶油的相片哈哈大笑,指尖撫過巴奇剛進大學時略帶靦腆又開心的微笑。換到第四本相簿時,蕾貝卡已經坐到另一張單人沙發上重新抓起手機和朋友聊天。只剩薇妮和史蒂夫仍舊翻過一頁又一頁的老相簿。

  其間巴奇走出書房到廚房取走兩個空酒杯,史蒂夫咧嘴一笑,揮舞著戰利品向巴奇示威。那些薇妮說可以加洗先送給史蒂夫的相片,第一張就是小小的巴奇噘嘴穿著南瓜裝。巴奇皺了皺鼻子假意對史蒂夫呲牙裂嘴,用眼神警告他不要得意忘形,史蒂夫用一個聳肩代替回答。

  薇妮被他們的互動逗得咯咯直笑,巴奇翻了一個白眼,裝作沒看見走回書房。

  「他會非常生氣。」薇妮看著史蒂夫微笑。

  「我早就習慣他不如看起來那麼好脾氣了。」史蒂夫回以一笑。

  「但是他總會原諒你,原諒我們。」薇妮輕輕撫摸相片上,巴奇帶著笑容的臉頰。「因為他愛我們,所以他不會生氣太久。」她對史蒂夫眨眨右眼,「我很高興你能找到詹姆斯,你能讓他快樂、讓他微笑,我真的很感謝你。」

  史蒂夫愣了愣,他已經不記得母親的模樣也不記得在母親懷中的溫暖。他現在擁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巴奇給予;因為巴奇細心照顧還是幼崽的他、因為巴奇給他數也數不清的愛,所以他才想變成人和巴奇永遠在一起,所以他才能坐在這裡感受到家庭與親人帶來的溫暖。

  「不,」史蒂夫搖搖頭,在薇妮好奇的目光下,真誠地回道:「是他找到我,我才是那個幸運的人。」

  薇妮笑著給史蒂夫一個擁抱,史蒂夫拍拍她的肩膀,溫柔地向她道謝。

 

4.

  巴奇的房間還是維持在他高中畢業那時的裝飾擺設,也就是說,只有一張單人床。

  薇妮弄好另一份寢具,準備讓史蒂夫和巴奇乾脆睡在有暖氣的客廳,巴奇沒想太多洗潄完畢就準備在客廳睡覺。但是史蒂夫抱著被子與枕頭,拉著巴奇回到那張只有單人床的小房間。

  巴奇咕噥著他真是麻煩,但還是順著他,兩個成年男人──而且又高又壯──擠在一張小床上,巴奇被史蒂夫抱在懷中悶笑,睡褲下的腳尖夾在史蒂夫小腿間取暖。

  「早跟你說過這裡沒暖氣,真不知道你在搞什麼鬼。」

  史蒂夫緊緊抱著巴奇微笑,看著窗外投射進來的月光,舔了舔嘴唇傾過頭去吻巴奇仍然溫暖的嘴唇。

  一開始巴奇以為史蒂夫只是想要一個纏綿的睡前吻,就算被吻得喘不上氣,巴奇也聽之任之。直到史蒂夫的手伸進睡衣底下,巴奇才意識到史蒂夫的企圖。

  「這、這裡……嗯……停……唔嗯……」巴奇猛地咬住史蒂夫的嘴唇才勉強把呻吟壓抑下去,他抓住史蒂夫在他胸口揉捏的手,氣喘吁吁、咬牙切齒道:「這裡是我父母的家!」而且沒有隔音。巴奇瞪著史蒂夫,他可不想隔天只能埋頭吃早餐或低著頭做任何事來抵抗蕾貝卡與父母意有所指的眼神。

  就好像所有孩子都知道父母會做愛,但是他們不想親眼看見、親耳聽到一樣尷尬。

  就算巴奇和史蒂夫是彼此的伴侶也不行。

  「但是……今天是聖誕節。」史蒂夫眨著湛藍色的漂亮眼睛,可憐兮兮地對巴奇撒嬌。

  「就算是聖誕節……嗯……」巴奇一邊側過頭讓史蒂夫更容易吮吻脖子上跳動的血管,一邊試圖在一片混亂的腦袋中想出說詞阻止史蒂夫繼續下去,雖然他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不想阻止史蒂夫。

  「聖誕節,會有,寶寶,所以,很,重要──」史蒂夫斷斷續續,在親吻巴奇漂亮的鎖骨與線條完美的下巴時努力表達。

  「聖誕……聖誕節……只有……聖誕老人,啊嗯……」巴奇忍不住弓起背,史蒂夫用牙齒咬開他的扣子,不輕不重啃咬他的乳尖,逼得他發出不體面的喊聲。

  史蒂夫用舌頭濡濕已經變紅腫脹的乳頭,傻呼呼地抬起頭笑道:「不,克林特說過,人類在聖誕節最容易有寶寶了,所以我們也會有一個。」

  巴奇發出懊惱的呻吟,又是克林特那隻邪惡袋鼠,牠到底亂教史蒂夫多少傻事。他無奈地抬起手在史蒂夫變得凌亂的頭髮胡亂揉搓,又憐又愛地輕道:「親愛的史蒂薇,我們都是雄性,公的,不可能有寶寶。」

  史蒂薇是史蒂夫還是小袋鼠時期,巴奇替他取的綽號,因為他又瘦又小,甚至比一般的母袋鼠幼崽還小,所以巴奇半開玩笑地用史蒂薇稱呼他;直到史蒂夫變成強壯高大的公袋鼠,巴奇才改口,不過偶爾巴奇還是會親暱地喊他史蒂薇。

  「我當然知道啊。」史蒂夫向前傾身喙吻巴奇,手掌不安份地摸進巴奇的褲子,一邊用彷彿有魔力的手指磨蹭巴奇已經滲出前液的前端、一邊用親吻安撫取悅巴奇,「所以我向月亮祈禱了。」

  「什麼?」巴奇努力從濕答答、黏糊糊的親吻中抽離,他懷疑自己聽錯什麼。

  史蒂夫追逐著巴奇的嘴唇與下巴,百忙之中抽空再次強調:「月亮答應我了,就像祂答應我能夠變成人那樣、祂答應給我們一個寶寶。只要我們在聖誕節能夠……」史蒂夫嘿嘿傻笑著,「所以我在家裡一直很聽話,忍耐到今天。」

  「什麼!」巴奇驚訝地踢動雙腳想把史蒂夫翻下床。這件事太過匪夷所思,完全超出巴奇的認知範圍。袋鼠變成人已經夠驚奇──他可是考慮很久才下定決心跟史蒂夫在一起──現在這隻可惡的袋鼠不但是他的丈夫,還說他們會有一個寶寶?

  「等等!等等!」巴奇推不開史蒂夫,事實上他手腳軟得使不出力,史蒂夫太清楚他的敏感帶,滾燙的手掌來回在他身上游走,他喘得連氣都抽不上,更不要提欲望被挑起,巴奇只想回應史蒂夫的觸碰。

  「我想要一個像你一樣漂亮的女孩。」史蒂夫撐開巴奇臀縫間那個窄小洞口,充分擴張後緩緩進入,慢得像地獄一樣的快感折磨著巴奇。巴奇一喘一喘地咬住史蒂夫肩膀,手臂環抱住史蒂夫肌肉厚實的背部,好不容易才把差點溢出喉嚨的尖叫吞嚥入腹。

  在快感完全淹沒巴奇之前,他腦中最後的印象就是──等他回到牧場,一定要想辦法弄死那隻叫做克林特的惡魔公袋鼠!

 

  至於第二天巴恩斯家的每個人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羞憤交加的巴奇,以及巴奇和史蒂夫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得到一個寶寶就是後話了。

 

  「這真是一個最棒的聖誕節了!」史蒂夫在聖誕樹下拆開交換禮物時,湊到巴奇身邊親吻他的丈夫。巴奇雖然面有不豫之色,仍舊在史蒂夫親吻他時,用嘴唇在史蒂夫唇瓣磨蹭兩下。

  就像薇妮說過的,雖然他讓巴奇一整天羞赧的抬不起頭直視別人眼睛,但巴奇總會原諒他,因為巴奇如此愛他勝過一切。

  「我知道,這也是我渡過最棒的聖誕節。」

  巴奇靠在史蒂夫肩上,看著蕾貝卡興奮地拿著新禮物在原地轉圈,看著薇妮與喬治在榭寄生下接吻,他悄悄對史蒂夫如是說。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