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來騙個更新吧......

N年前出的SPN小說本【Swan Song】裡的番外

背景是S5結束,S6初期

有肉慎入,請注意自己背後再閱讀

--

  難得的假日──或許也不能這麼說。但是DeanSam的生活中除了狩獵,總有無事可做的時候。Dean本來習慣泡在酒吧裡哄些小妞渡過他自認放蕩卻美好的夜晚,但自從和LisaBen分開後,Dean已經不再做那些其實很空虛的事;Sam則是矢志不移、很宅地待在汽車旅館裡查覽資料或是看點報紙。

  兩人總是形影不離、過著比夫妻更沒隱私的生活,並不健康。

  偶爾各過各的生活其實很好。

  不過還是會有確實無事可做卻兩人湊在一起都不出門的日子。

  下雨天。

  就是下著大雨,潮濕,陰冷的日子。

  無論是誰,都不會想出門的日子。

  Impala孤伶伶地待在不遠的停車格上。

  Dean坐在窗前看著他的女孩,支起兩根椅腳懸空,垂下一條手臂,百般無聊地搖晃折磨另外兩根椅腳與地板,反覆發出嘰嘎嘰嘎的枯燥音階。

  Sam小啜一口散發香氣的熱咖啡,修長的手指移動滑鼠,將目光放在黑底白字還附上一堆奇形怪狀合成圖做成背景的靈異網頁,當然內文七成都是一般人眼花或是胡謅以博取注意的謊言。

  找不到任何可疑的案件。

  『外星人抓走我的牛。』

  『小精靈夜半在我的床頭跳舞!!

  『奪命公路!?十年來已有十數人喪命於此。』

  淨是這些標題聳動,但仔細去推敲就能看出惡作劇破綻與道路設計不良端倪的破爛玩意兒。

  雨在窗外打個不停,拖延了Dean本來要趕往下一個鎮子的行程。

  風雨大得不可開交,Dean卻怎麼也待不住,壓根不想留在汽車旅館裡和Sam大眼瞪小眼。那才不是他弟弟。Dean轉動眼珠,狀似不經意地瞥Sam一眼,滿滿的不安與疑惑浮現在Dean眼底。

  卻也不能說完全不是他弟弟……

  先前Cass怎麼說的?哦,這是Sam的軀體,但是沒有靈魂

  他媽的沒有靈魂是什麼狗屁意思?Sam,他的Sammy就這樣在他面前晃過來、走過去彰顯自己活脫脫是大腳怪走錯路跑進城巿。Dean怎麼看都不覺得Sam不再是他的Sammy。但是事實證明,Cass雖然有一對毛翅膀、不過從不說謊。

  Dean冷哼一聲,沒注意Sam因為這個輕哼而抬頭望向他。

  Cass說的對,Sam不是Sam。他的小弟不會因為方便而隨便犧牲別人;不會為了別人擋了去路就打的對方滿地找牙;更不會臉上掛著笑容心裡卻想方設法暗算別人。

  最妙的是,Sam也承認了。他並不關心Dean、不關心任何認識他的朋友。他只關心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他有需要,並不是出自於情感的認同,包括面對Dean

  Dean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待在這裡?他想的事只有一件,把他弟的靈魂找回來,哪怕那個弟弟總是擺出討人厭的婊子臉、總是管東管西還像個小女孩一樣心靈脆弱不堪,但是有了那些見鬼的壞毛病、Sam才是SamDean知道自己非得把他找回來不可。

  Dean命令自己停止心底對眼前Sam的厭惡無限擴大,這種想法沒有好處,只是迫使Dean戴著面具跟這個T-1000上演兄弟情深的戲碼。雖然Dean做的到,可是不應該是面對Sam的時候偽裝自己。

  望向正在窗外孤伶伶淋雨的ImpalaDean想像在雨中開車出去跑跑應該也不賴。

  Dean抽出口袋的鑰匙,抄起掛在椅背的外套往外走。

 

    ◆ ◆ ◆

 

  Sam注視著Dean,雖然Dean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他。

  可是Sam像注視著眼前這個人一輩子卻還不夠似地望著Dean

  在看見這個兄弟之前,Dean之於他,不過就是一個名詞。

  Sam知道Dean是他兄弟,比較大的那一個。

  對於Dean所有記憶,Sam從爬出牢籠那一刻起,從來沒忘記;Dean固執、倔強、脾氣暴燥,但是Dean打從心底愛著Sam

  是家人無私無限的愛。

  而他為了Dean自願跳進牢籠,因為他也愛著Dean──雖然是曾經。不僅僅是家人互相付出的那種關懷與深愛,Sam記得自己曾經吻過Dean的雙唇,記得自己雙手撫摸Dean肌膚的觸感,也還記得Dean那對驚慌失措又無比痛楚的淡綠色眼珠。

  Sam記得所有的事,Dean因為Cass而忘記的事,他全部記得。

  但那只是記憶,並不影響Sam情緒起伏。

  Sam知道自己缺少靈魂,其實並不關心Dean怎麼想他。

  但這與他想一直看著Dean的執著沒有抵觸。

  他怎麼、就怎麼

  所以在看見Dean拿起皮衣往外走的時候,Sam幾乎是反射性追出去。

 

    ◆ ◆ ◆

 

  有一句話怎麼說?

  生活就像強姦,不能反抗就只好接受它。

  但不代表Dean會試著去享受這種狗屎生活。

  就像Dean不喜歡Sam,現在的這個不喜歡。但是不代表Dean會忽視這個Sam所表達的意見。

  基本上他們還是會商量事情,只要是與案子有關的事、Dean一般都會跟Sam商量。

  前提是,不干涉私人空間。

  「你要去哪裡?」Sam捉住Dean手臂,在大雨中追問。

  「嘿~今天不開工,我有權力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Dean給了Sam一記冷眼,「完全不需要你同意對吧。」不是詢問的口吻,Dean試著掙開Sam發燙的手,Sam卻緊緊捉著。

  Dean皺眉,正想發作,用一切Dean想得出來的嘲諷言詞、極盡可能來挖苦SamSam突然放開手。

  在大雨中,Dean看著有他弟外貌的T-1000、用著他弟會掛在臉上的平靜表情,無所謂地聳肩,「你說的對,你有權力做一切你想做的事。」

  Dean讀不懂Sam的表情。如果是原本的Sam,Dean可以從他弟眼角的細微抽動至嘴角下垂的弧度來解讀。但是眼前這個Sam不行,真的不行。Dean可以看見他所有表情,但是Dean不能確定他是否發自內心,或是表現出一個Sam Winchester的樣子給Dean觀察。Dean懷疑自己真的有辨法全心信任他嗎?

  「……給我他媽的滾進去,我回來。」如果Sam是在擔心這個,Dean只能給他答案。也是僅有的答案。

 

    ◆ ◆ ◆

 

  Sam翻動腕上的錶,已經過了午夜。

  Impala的引擎聲在雨停的深夜時刻格外明顯。

  Sam坐窗前看著Impala滑進停車場,大燈伴隨著引擎聲一同消失,接著是那個男人搖搖晃晃下車的步伐。

  短金髮在月色下柔軟地散發光芒。

  Sam有時會望著Dean一整夜,在Dean還不知道他失去靈魂前,Dean可以安心地在他隔壁床沉睡;那時Sam會望著Dean被昏黃燈光打亮的臉上雀班、聽著Dean平穩的呼吸聲以及孩子氣的囈語。反正他不需要睡眠,有的是時間觀察周遭一切。

  可自從Dean知道他失去靈魂,這份小小的特權就消失了。

  Dean會醒來,在Sam坐在床沿注視Dean的時候,Dean的警覺性高明得像是不曾睡著。

  Sam說不上那種感覺是什麼,不是遺憾,只是、只是少了些什麼Sam想不出來。

  鑰匙碰撞在門鎖上,Sam回過神往窗外探。

  Dean正拿著Impala的鑰匙試圖開汽車旅館的破爛木門,嘴巴嘟嚷罵著什麼。

  Dean醉了,醉得步伐不穩,連眼睛都有點紅。

  Sam將門打開,那個滿身酒味與菸臭味的男人就這樣站在門外,可憐兮兮望著突然打開的門,鑰匙捏在手上,大著舌頭吶吶說著:「Sammy,你該上床睡覺了。」

  「是Sam。」Sam糾正Dean,伸手將Dean拉進房。

  「好好好,小Sammy~」Dean咯咯笑著,好像說了什麼笑話,自顧自笑起來,在經過Sam身邊時,Sam聞到淡淡香水味。

  Sam不難想像Dean在酒吧會得到多少女性青睞,也不曾懷疑只要Dean願意,隨時可以在酒吧後巷和某位女性幹上一炮。

  但是Dean身上沒有性的味道──至少Sam現在沒有聞到。

  Dean聞上去倒像從水裡撈起來的流浪狗。

  「Dude,你該洗個澡。」Sam催促著Dean,雖然Sam不確定Dean醉得連路都走不穩,還有能力洗乾淨自己嗎?

  一般Dean不會放任自己喝得那麼醉,就算和Sam在一起,Dean還是能夠保持集中力,讓自己那張可恨到連惡魔都憎惡的嘴一逮住機會就嘲笑Sam

  不過現在Dean確實醉了。他含糊地回答SamSam猜想Dean大概是在說好,Sam任由Dean跌跌撞撞往浴室走去,轉身將Dean就算醉了也沒破壞鹽線的門關好。

  一回頭,Sam就看見Dean在浴室門口磨蹭著想把牛仔褲蹭下雙腿。

  Sam相信自己在一瞬間凝住了呼吸。

  皮衣落在床邊,T恤掉在轉角,Dean裸著上半身想在進浴室前將牛仔褲脫在門外。

  不是沒有見過Dean打赤膊,但是DeanDean──Sam不知該怎麼形容眼前的Dean帶給他的衝擊,Sam只能具體化地將他眼前看到的一切刻進腦袋。

  Dean半倚在門邊,嘴裡嘟嚷著類似脫不下來、什麼狗屁東西纏在腿上這些傻話。分散在鼻尖和兩頰的雀斑因為Dean皺起臉抱怨而顯得孩子氣,Dean曝露在燈光下的麥色肌膚閃閃發光,胸口乳暈在冷氣作用下微微突起,以及若有似無的呢喃毫無意義卻刺激著Sam的耳朵──Sam明白全部是自己的錯覺,但那並不影響他對Dean燃起欲望的速度。

  他沒有絲毫為這份欲望感到罪惡──哪怕是一點點也沒有。

  Dean未曾如此無防備過。

  或許有,至少在Sam失去靈魂前,Dean只差沒有在Sam面前裸奔,更別提Sam曾經親眼看過Dean和女人在床上……嗯,總之那時Sam還不曾想過這些事。

  但是現在他知道了。

  Sam想起Dean曾經在他懷裡的感覺,想起Dean的唇是什麼味道,想起Dean柔韌的身軀以及Dean身上的溫度──他都記得,只不過一直沒去想起。

  Dean總算對付完那條可能根本黏在腿上的怪物牛仔褲,他踢開褲腳,打算進浴室的同時──他似乎想起了他的弟弟,Dean懶懶地扭過頭,朝著Sam喊:「小渾球,滾回你床上去。」帶著微笑,就像Sam是十三歲而非二十八歲,口吻並不是那麼尖銳刻薄,甚至還帶了點兄弟間的溫情。

  Sam看著他的笑容,毫不意外有一股暖流飛快往下腹衝去。

  Dean沒有任何防備,其實就算有,Sam也不打算停止。

  Dean再醉也還記得洗澡要鎖門,但是任何一道門鎖都擋不住任何一名稱職的獵人,何況是老舊汽車旅館裡的爛門。

  Sam輕而易舉將門鎖打開,不發出一丁點兒聲響將門帶上。

  窄小的浴室裡只有淋浴設備,熱水並不很燙,微涼的水花灑在Dean頭上,Dean罵了一聲,依舊往漸漸溫熱的水花昂起頭;在Dean唱起荒腔走板的搖滾樂時,Sam順從自己的欲望,將他的兄弟壓在浴室難看的馬賽克磁磚上,惡狠狠地咬住那一對他早就知道很柔軟卻始終忘之腦後的豐嫩雙唇。

 

    ◆ ◆ ◆

 

  Sam非常順從欲望。

  他以前從來沒有用金錢換取過肉體暫時的愉悅,Sam拒絕任何沒有感情基礎的速食性愛,但那也是以前;Sam和陌生女人睡過,在早晨來臨時將鈔票塞進女人手中、胸罩內襯甚至任何可以夾住鈔票的地方。

  現在回想起來,Sam完全搞不懂以前的自己在想什麼?

  不過他也沒打算弄懂,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水花灑在Sam頭上,弄濕他的棉布紅格襯衫和下腹緊繃的牛仔褲,Dean就在Sam雙臂之中,有點清醒──但不是真正清醒的眼珠是淡綠色,打濕的暗金色髮絲讓Dean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幾歲。Sam看出Dean想揍他,礙於空間太小Dean抬不起手,而Sam整個人幾乎是貼在Dean赤裸的身軀上,這種處況令Dean手足無措,至少Dean眼底一閃而過的驚慌讓Dean看起來不像表面上那麼冷靜。

  好不容易推開Sam給彼此一點點距離的時候,Dean粗喘著氣。沒一會兒,Dean兇惡地瞪著Sam平靜的臉──表情一點也不像剛吻過自己兄弟──平靜的像是正想詢問Dean今天過的好不好而已。不過Dean沒有忽略Sam正在他肩膀來回滑動的手指,有一股黏膩的感覺,讓Dean的表情看起像是反胃。

  Dean的目光跟著Sam手指移動,咬牙切齒的聲音從喉頭擠出,「該死的渾球,你以為你在做什麼?」Dean感覺頭有點昏,酒精作用讓Dean眼皮沉重,但還沒不清醒到以為自己在做夢。

  就算是作夢,也絕對不會見鬼的夢見他和他弟在浴室裡袒誠相見、還附帶一個充滿侵略性的吻。

  「吻你。」Sam嗓音暗啞,Dean沒有看著他的臉,反抗似地強迫將那對綠眼睛盯住Sam的指尖。Sam相信自己一定發出笑聲,在他將手心貼住Dean臉側、Dean用力抽一口氣時,Dean望著他的表情幾乎是憤怒。

  「拿開你噁心的、長滿狗毛的手!」Dean看起來像是隨時會跳起來咬斷Sam的手。但是Dean太醉,熱水流過Dean全身也無法讓他再清醒,事實上,熱氣薰得Dean更不舒服,Dean必須緊緊掐住腰側的肌肉,用那些疼痛來激勵自己直視前方。

  「我不這麼想。」Sam咧嘴一笑,「事實上,我需要這個。」Sam喜歡Dean嘴裡的味道,柔軟炙熱還帶點反抗的糾纏,舌尖擦過牙齦的滋味十分甜美,Sam已經開始期待第二個吻。

  Sam沒等Dean一連串的粗口再度爆發,他壓在Dean身上,雙手穿過Dean腋下按在牆磚上,擠得兩人一點空隙都不留。片褸未著明顯讓Dean侷促不安,但是並有沒削弱Dean試圖反抗的意志,Dean抗拒著Sam,拉扯著Sam濕透的襯衫,手掌不停拍打Sam寬厚背部。

  Dean的反抗對Sam沒有造成影響,他貪婪地用嘴追遂Dean不安份的雙唇,Dean頑固地將牙關咬緊,想在Sam發瘋用體重壓死他之前,狠狠踹Sam好幾腳而胡亂掙扎。Sam用力壓緊Dean,不屈不撓的舌尖舔拭著Dean的牙齦,並不時啃咬用力吸吮Dean下唇直到它們疼痛腫漲;一隻腳插入Dean雙腿之間,感覺到Dean的陰莖軟軟地垂在他腿上,Sam想,Dean是太醉了,才沒有辨法馬上勃起。

  Sam將雙手往下移動,摸到腰側肌肉時感受到Dean整個人震驚地彈了一下,Dean拍打Sam背部的手握成拳頭,幾乎是激烈地搥打Sam。幸好Dean醉了,Sam想。Dean的力道不如平常沉重,酒精在Dean體內發揮作用,雖然驚慌讓Dean意識集中,不過身體跟不上大腦反應,Sam只需要用力就可以箍住Dean,強迫Dean的身體為他打開。

  沿著Dean腰側的線條上下撫摸,充滿情欲的手反覆按壓Dean彈性十足的肌肉,Sam將牙印留在Dean的頸動脈,深深地咬出一個模糊不清的血痕。

  「操你媽的賤貨,快給我停下來!」Dean忍住痛楚試著逃開,「你他媽的失心瘋啊!連看自己兄弟都要上!」水花沖得他看不清Sam表情,Sam明明就在他面前,他卻完全認不出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就像Cass說過的,Sam沒有靈魂。

  Dean一直不想相信,一次又一次的事實卻血淋淋攤在Dean眼前。

  見鬼的,他都快被自己壓在牆上弟弟強暴了,內心深處卻不曾停止告訴他:這是Sam,是你的小Sammy,是你這輩子最重要、必須保護的家人。導至Dean無法狠下心一槍幹掉這個畜生。

  直到Sam的指尖探入Dean臀縫之間,濕潤的指尖緩慢又堅定地伸入穴口時,Dean也無法真正發自內心憎恨Sam

 

    ◆ ◆ ◆

 

  Dean發出無聲的悲嗚,幾乎無法呼吸地張大嘴巴,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在Sam急切地掏出自己的陰莖,將它一點一點、深深埋入Dean體內時,Sam看見Dean因為痛楚而散渙的淡綠色雙眼瞬間瞪大,可能還有一點不敢置信夾雜在那對痛苦的眼睛裡;Dean身軀緊繃、脖子因為肌肉拉緊而展現出一個漂亮的弧度,Sam不能自己地把嘴湊到那個地方,讓難以分辨和舒解的情緒沿著接觸Dean肌膚時傾泄而出。

  Sam撕咬著Dean的脖子與肩膀,陰莖困難地在Dean體內緩慢移動。雖然Sam已經用三根手指打開過Dean,但是Sam的陰莖遠遠比三根手指大得多,他幾乎撕裂漲滿Dean的腸壁,只要輕微的抽動都能讓Dean痛得臉色發白。

  但是Dean固執地咬住下唇,不肯輕易讓痛呼或是其它什麼溜出他的嘴巴。

  「DudeEasy,你不會想一個晚上都保持這樣的。」Sam當然可以強行抽動,儘管那麼做他也不會太好過,但大抵上受罪最多的還是Dean

  「你只要……操你媽的──停下來,」Dean把額頭抵在難看的瓷磚上,大口喘氣,好像不這麼做,Dean連站穩的辨法也沒有。「或是我跟你換個位置,Bitch。」最後一句話Dean是咬牙帶著憤怒吐出。

  Sam知道Dean說的不是真心話,Dean一點也不想操他,不過縱使這種情況下,Dean哪怕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也要回嘴的固執逗樂了Sam,「我想你對我的服務不夠滿意,我很願意提供更好的方案。」Sam伸手抓住Dean始終沒有勃起的陰莖,算不上溫柔卻足以挑動男人欲望的上下擼動,Sam殘存的服務精神此刻似乎甦醒過來。

  配合著手掌摩擦速度,Sam堪稱粗暴地頂進Dean身體裡。雖然是一時的情欲讓Sam侵犯DeanDean包覆住他的感覺卻出乎意料美好──非常美好。Sam能夠感覺到Dean體內的熱度,抽動時緊緊被腸壁吸住吞吐的快感像一把火,幾乎要燙傷他的陰莖。

  Dean突然大幅度甩動頭,看起來像是要給Sam一記頭錘,Sam無聲笑著Dean的無謂掙扎,重重地在Dean受刺激而半勃的陰莖掐一下,Dean破碎的痛叫就這樣猛然撞進Sam心裡──這是Dean第一次在這個過程中發出的悲嗚。他能看見Dean因為疼痛而掛在眼角的淚水,有那麼一瞬間,Sam覺得胸口悶痛,他溫情脈脈地吻著Dean藏在陰影的眼角,悄聲安撫從頭到尾沒有任何回應的Dean

  「shh……會好起來的,我保證。」Sam用著自己也想像不到的憐愛,輕撫摸Dean光滑的肌膚,落在Dean後頸和肩膀的吻像羽毛一樣輕柔;那種感覺Sam也說不上來,就像什麼東西被打開或是戳穿了,Sam停止不了對Dean心動的感覺,心臟因為靠近Dean而激動叫囂,雙手因為觸碰Dean而顫抖,嘴唇吻在Dean肌膚簡直是在膜拜。

  那是一股強而有力的愉悅歡欣,像潮水一樣沖刷湧入Sam每一吋角落毫無保留,Sam熟悉那種感覺卻又感到困惑──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有這種情感。

 

    ◆ ◆ ◆

 

  Dean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被Sam帶出浴室,他記得的經過不很多,但是Sam射在他體內的感覺跟在地獄被活活剝下一層皮相差不遠,當下Dean噁心到覺得可以把自己心臟從嘴巴吐出來都不是問題,可惜Dean什麼都吐不出來,否則Dean十分樂意表演給Sam看,看看他那婊子弟弟會不會嚇得這輩子都不舉。或許Sam還做了其它什麼事,感謝上帝,Sam至少替他清理過身體,讓Dean不至於得一身黏膩地躺在浴室地板,雙眼無神地盯住磁磚直到他的體力恢復到能照顧自己為止。

  Dean的頭很重還很痛,不過Dean痛的地方可不止這些地方;被Sam怪力狠狠掐住,Dean手臂和腰側的瘀傷隱隱作痛。Dean可以忍受疼痛,從小到大Dean認識的痛苦多不勝數,他被電擊、被車撞、被爪子撕裂、被子彈打中,連內臟腸子都被地獄犬希哩嘩啦拖出來過,更不用提他下到地獄、靈魂飽受四十年之久的折磨,疼痛說是Dean再熟悉不過的損友都不奇怪。

  但是Dean慣於忍受,每當他親手除去一個怪物、惡魔,總之那些奇奇怪怪的邪惡生物在他手中慘叫著死去,Dean感到放鬆;那些死裡逃生卻不自知的人群,普通平凡的生活在世界上,永遠都不需要知道在夜的深處有什麼東西正在窺看他們,Dean知道不會有人感謝他,不過Dean並不後悔讓自己在生死關頭打滾,在每次傷痛中默默承受疤痕的記憶。

  那是伴隨他一生且極有可能持續承受下去的東西,Dean早就準備好面對它。

  但不是這個──不是在他弟失去靈魂時,背德、亂倫的操他這種觸及Dean底線的傷痛。

  Dean感覺自己緩緩沉進床墊,雖然充滿霉味又冷硬,至少沒讓他的肌肉發出尖叫。廉價汽車旅館不可能有什麼高級水床,一般時候只要彈簧沒跳出來Dean就謝天謝地。當然,像水床那麼娘的東西,打死Dean也不會想躺上去。

  可是──那都不在今日,Dean渾身發痛,腰部肌肉重得無法轉動,Dean知道明天那個地方就會因為肌纖維撕裂損傷和乳酸累積而痠痛不已,被強迫侵入的肛門搞不好也裂開,Dean感覺那個部位幾乎是熱辣刺痛,彷彿有人拿了一把刀在那裡反覆切開過。

  整個過程只有無止盡的痛楚撕裂Dean,連Sam替他手淫都無法讓Dean真正勃起。

  Dean失去時間感,他只是冷,發自靈魂深處漸漸蔓延至全身的冰冷包覆住他。Dean知道自己表現出來的樣子是什麼,他不願相信Sam、嘗試忽略那個該死的婊子只有Sam的皮而非他弟;但是Dean始終知道自己沒有這麼想過──沒有認真這麼去拒絕眼前的大男孩。

  Dean無條件信任Sam是一種機制,長久以來鎖在他靈魂上,哪怕Dean自己都沒辨法打開那一道鎖。

  但是Sam──Sam就這麼敲擊它,用蠻力硬扳、徒手將那塊長在Dean心底的金屬狠狠刨下來,然後不屑一顧。

  Dean不以為自己還有力氣做些什麼,直到Sam從背後抱住他,大手環住Dean僵硬的腰部,Dean注意到自己全身赤裸和Sam蓋在同一床被,那個喪心病狂的變態也光裸著,在Sam伸長脖子吻住他的眼角與左頰時才發現自己哭了。

  「──我會照顧你,好嗎?」語氣溫柔的不像是前一刻把他哥按在浴室裡操得痛不欲生的怪物。

  「滾開,」Dean想要拍開Sam在他腹部與胸口緩慢撫摸的手,可是他太疲倦,Dean暗自承認Sam粗糙雙手滑過肌膚的觸感很好,比起先前好上太多太多,但Dean仍舊不想要。「就只是──滾開。」

  Sam裝作沒有聽見,Sam和他之間完全沒有距離,根本不可能沒聽見。

  「shh……我保證你會喜歡這個,我保證。」

  Dean忍不住笑了,苦澀的笑。Sam的語氣就像在自己的話裡加上裱褙過的文件證明。那不能證明什麼,永遠不能。

  Sam雙手靈巧地握住Dean還在發痛的陰莖,Dean相信那裡一定有個深紫色的瘀青,Sam方才掐過的那一下可不像是對它有什麼善意。但是Dean可悲的發現,自己還是慢慢在Sam雙手輕柔的摩擦中勃起。

  Sam啄吻Dean的背,像星光落在Dean肌膚上,充滿熱力與渴望的吻,Dean感覺到末梢神經在悄悄準備叛變去享受那種快感。Dean不懂是什麼令Sam由粗暴轉變成憐愛……真他媽噁心,Dean光想到把那個詞用在Sam身上就反胃想吐。

  顫慄的快感猛然由背脊衝擊Dean大腦,Sam一定查覺到Dean的身體在他懷中用力抖了一下,因為Sam令人厭惡的指節一下一下反覆按壓那塊肌膚,在胸口下方靠近心臟和乳暈之間。Dean喜歡女孩舔吻那個位置,每當一個吻痕留在那個地方,總能讓Dean感覺到近乎執著的快感──被需要的感覺,像一枚小小勳章留在Dean心臟跳動的地方。

  「停下來,你不能這麼做──」Dean粗喘著氣,重重噴著鼻息,好像經過一次強迫式性愛後,他說的話Sam還肯聽進去一樣。

  「你喜歡這樣,」Sam含著他的耳垂,含糊不清的嘴巴卻說出最惡毒的咒語,「Dean,你可以承認,你喜歡這個。」

  Dean幾乎是咒罵著所想到的一切,關於Sam,關於他是多麼厭惡Sam觸碰他的感覺,卻還是不能阻止自己在Sam加快擼動的摩擦裡達到高潮。短暫的失神過後,Dean說服自己,好吧,這只是一次手淫下不可抗拒的雄性本能。他一點也不喜歡Sam靈巧的大手和溫潤的雙唇,任何男人都有可能在這種狀況下射精。

  Dean覺得好累,為今夜第一次的高潮、為Sam在他身上予取予求、為所有發生的事感到疲憊,他根本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不過Dean沒想到的可不止這樣──Sam毛絨絨的大手──嗯,他沒法抑制自己將Sam和大狗狗的形象結合起來,這個形容詞要是在平時Dean已經笑出聲了,但絕對不是現在。好的,總之Dean感覺到Sam的右手穿過自己脖子攬住他,把Dean的背緊緊貼在Sam胸口,見鬼的像個女孩一樣被Sam抱進懷裡。

  該死的娘娘腔!Dean心裡咒罵著。但Dean還是為Sam含帶感情的溫暖擁抱而鬆懈。如果不是一股強烈的疼痛突然劇烈地刺痛了DeanDean幾乎在Sam的愛撫下睡著。

  Dean費了好大力氣才把那股快要衝破喉嚨的尖叫壓抑下去。

  可是那股撕裂他的疼痛卻壓不下去,Sam本來放在腰間的手指在Dean漲痛不已的肛門外環摩擦打轉,指尖濕涼的觸感也不能讓Dean感覺好過。突然,Dean意識到Sam的指尖為什麼是濕潤的,天殺的Sam用他射在Sam手中的精液去打開他的身體!

  「把你的手──從我屁股上移開!」Dean幾乎是暴怒吼著Sam

  Dean不管脖子上的咬痕因為他扭頭瞪著Sam而再度滲血,Sam只是湊上前在Dean頰邊吻一下,「別擔心,我可以讓你感覺很好。」Sam將指節伸進Dean體內,緩慢挖掘折皺直到那根手指完全沒入才停止。Sam動作很輕,但是Dean痛得渾身顫抖,若不是Sam環在Dean胸口的粗壯手臂緊緊壓制他,Dean對天發誓自己會不顧形象跳起來大叫。

  哦,上帝啊,那真是──真是太他媽的痛了。Dean不懂怎麼會有男人願意讓另一個男人把陰莖插進肛門裡飽受這種蹂躪。

  「就只是、放輕鬆好嗎?」Sam用親吻溫柔地撫觸Dean,就好像他看見Dean強忍住不讓淚水逃出眼睛的倔強令他心疼。這個念頭並沒有讓Dean感到安心,Dean最怕這樣。他怕自己不夠堅強、不夠強壯,不能夠在Sam面前承擔所有──任何一切事情,哪怕他現在要面臨被Sam壓在床上再幹一次,Dean也不能容許自己的軟弱暴露出來。

  「放你媽的──」Dean沒辨法把話罵完,Sam伸進第二根手指讓他痛得倒抽一口氣,嘶叫聲洩露了他的痛苦,而Sam只是不停地吻著他,親暱地用鼻子在Dean頸窩拱了幾下,彷彿這麼做就能讓Dean忘記痛楚。

  就只是痛,Dean試著催眠自己。他可以挺過去,他是Dean Winchester,沒有什麼痛苦折磨是他無法忍受,也沒有什麼光怪離奇的傷害可以打倒他,以前沒有──未來也不會出現。

  哪怕披著他弟外皮的怪物正用手指挖穿他的內臟或是其它什麼器官都一樣,他可以咬牙挺過去。

  突然,Dean感覺脊椎麻了一下。

  大腦來不及分辨那種感覺是在傳遞什麼訊號,畢竟痛覺已經是他腦袋裡頭的優先項目;Dean忍著Sam簡直是在撕裂他的手指動作,固執地回想以前所有嚴格、艱辛的獵人訓練來進行腦部抗爭。

  接著,那種奇異的感覺再度刺激Dean腦袋。

  和疼痛感覺完全相反,甚至有片刻凌駕在痛覺之上。Dean在第三次感覺頭皮發麻的時候就知道那是什麼了。Dean又不是處男──就算他說是也絕對沒人會相信,哪怕是撲搧著小翅膀、一臉呆樣的Cass也不會相信。嗯,好吧,反正Dean的性經驗豐富是上達天堂、下傳地獄的公開事項,他可是睡過天使、吻過惡魔的男人,只不過──那是指Dean在面對女孩、而不是被當作充氣娃娃摧殘的時候。

  Dean不明白Sam做了什麼,事實上,Sam除了在他身後用手指捅他,讓他痛得每根神經倒刺之外,最多就是用另一隻手擺弄他頂多只能半勃的陰莖。當然不是說Dean那方面有什麼問題,Dean正常的很,正常到不會喜歡靠某些情趣來激勵自己在床上的表現。更不用提被男人用手指操他的時候會爽到哪裡去。

  他不應該在Sam的指節若有似無擦過某個點而感到興奮與難耐的快樂。

  可是Dean無法忍住身體顫抖的反應、他控制不了鼻息逸出的重量,就像那個地方有什麼標的,Sam花了一點時間但終究找上它一樣。每當Sam帶繭的指腹滑過那個奇妙的開關,Dean幾乎可以忘記其它部分沒有停止過的疼痛,滿心愉悅地接收直擊腦門的快感。

  最糟糕的是Sam發現了,從Sam收緊握住他幾乎漲痛的陰莖的手掌,Dean完全肯定Sam一定發現那個地方。

  「我知道,」Sam刻意加重摩擦力道,Dean的身體完全違背意志在Sam懷中不停顫抖,水霧爬上Dean眼眶,Dean嚇得連眼皮都不敢動,他知道一但閉上雙眼,流走的不僅是淚水與尊嚴,還有他的驕傲與意志都會被打碎,他害怕那種失落,害怕破碎成灰、再也無法掌控自己的挫敗感。Dean不想這樣,他不想──天殺的──感覺這麼好,「你會很安全、很舒服的,Dean。」Sam落下灼熱的吻痕,在Dean肩膀、佈滿雀斑的麥色肌膚上重重地留下幾個瘀痕,不至於咬傷Dean,讓Dean覺得Sam像一塊烙鐵,像是想把刻印烙在他身上一樣。

  Dean不想承認,但是那股從靈魂深處竄逃出來的快感,毫無羞恥地往Dean全身沖刷撫摸。Dean熟悉那種感覺,每當他射在女孩胸脯或是腹部時,高潮的快感會淹沒他,全身細胞同時叫囂著極度快樂。

  那種感覺太強烈,來得太快,又像蘊釀已久──在Sam將指節按在Dean體內反覆摩娑在同一個點時,Dean低啞嘶叫、扭動著腰在Sam手中射出來。

  腦袋這次的停頓比上次還長一些,Dean甚至看不清眼前,茫然地睜大變成墨綠色的眼,但是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穿越臨界點的高潮攪亂了Dean的思考能力,在餘韻之下Dean清楚有些什麼藏在那裡。羞愧──Dean為自己感到難堪與羞恥,那感覺不對,真的真的不對。在Dean痛哭尖叫之前,他只想把自己縮得很小很小,最好能夠小到消失在世界上,Dean浮現這個念頭。

  漸漸地,Dean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擦過他的鎖骨,來來回回,在臉頰和肩膀之間流漣不去。很溫暖又輕柔的撫觸,Dean無法忽略那是一雙手在他身上持續觸碰的感覺。

  Sammy──Dean差點脫口而出。那個名字,像該死的魔法,把Dean強硬且兇狠地拋回現實生活。

  「……你是如此美麗,溫暖。」Sam的呢喃滑過Dean耳際。

  Dean知道Sam並沒有期待回應,從Sam的語氣可以聽出,他單純在陳述一個事實。噁爛到讓Dean想大罵,叫Sam收回那見鬼的評論,但是Dean並沒有魯莾到在這個時刻對Sam挑釁。

  Dean必須很用力吞下恐懼,才能假裝Sam並沒有在愛撫他。假裝Sam的手指沒有埋在他體內,並且持續著讓Dean打從心底發毛的手指運動。Dean禁止自己亂動,哪怕是一根手指,都得像鐵塊一樣待在原來的位置不準動彈,他不敢想像刺激到Sam之後接踵而來的後果。

  微乎其微地,Dean聽見一聲嘆息。

  「Dean……」Sam用鼻子拱了下Dean的頸窩,「那沒有用,你知道的。」Sam不等Dean反應過來,突然抽出手指,將巨大的手掌貼在Dean大腿。Dean一直刻意忽略的粗熱肉塊抵在穴口時,Dean簡直忍不住害怕,不顧一切掙扎著想逃下床。

  Sam箍住Dean,無論他怎麼掙扎、滿口髒話威脅SamSam仍是一派平靜地吻了他的臉頰,「Dean,這不是誰的過錯,但是你必須學會接受它──接受這個事實。」

  Dean看著Sam,彷彿聽不懂Sam在說什麼。但是,操,Dean清楚的很。他完全明白Sam一再踐踏他的認知、他的希望。

  「──你不是Sam,操他媽的,你不是我弟弟!」Dean雙眼發紅,扭頭瞪著他身後的高大男人。

  「well,很高興你終於明白了。」Sam笑了笑,在吻住Dean雙唇的同時,再度將自己的陰莖深入Dean身體裡。Dean咬緊牙關才勉強沒讓自己痛叫出來。

  不知怎麼地,Dean覺得那個悲傷的笑容,就像Sammy小時候跌倒或是傷心時的模樣,在他眼裡沒有任何改變。

 

    ◆ ◆ ◆

 

  當Sam放開雙手的時候,Dean整個人已經虛脫無力,額頭軟軟地靠在Sam肩上。

  Dean就在他的雙臂之中,雙腿打開在Sam腰側不停顫抖,要不是Sam扶住Dean的腰,Sam相信Dean連撐起自己的力氣也沒有。Sam來回撫摸Dean汗濕的背,兩人皮膚緊貼讓Sam感到平靜。

  他喜歡自己和Dean連結在一起,Dean的裡面濕潤柔軟又溫暖,Sam控制不住自己將Dean完全打開,深入再深入Dean所有一切、直到兩人完全融化成一體。Sam聽見Dean在啜泣,眼淚滴在Sam滾燙的皮膚上,Dean難耐的呻吟強烈地催化Sam的欲望,他覺得自己不能就這樣放開Dean,他需要更深入地挖掘Dean,直到確定Dean是屬於他的。

  Dean微弱的喘息輕輕撫過他的肩膀,在Sam輕輕搖晃腰部的時候,Dean不時發出艱難的呻吟。Sam很想就這樣抱著Dean倒回床舖,在Dean濕潤緊窒的腸道再次抽插,讓Dean連呼吸都困難到只能發出破碎的呻吟。

  但是Dean太疲倦了。Sam吻著Dean深陷的眼窩,吻著Dean顫抖的眼皮,在Sam伸手擦過Dean黏膩的下腹時,Dean也只是反射性動一下身體,完全沒有睜開眼睛。

  總有一天Dean會習慣的,Sam露出微笑。

  Sam退出Dean的身體,滑膩的觸感直到Sam抽出陰莖那一刻仍舊停留在身體裡。

  Sam知道不能就這樣抱著Dean睡到天亮,他必須讓Dean乾淨舒適地休息一晚。Sam撿起褲子走進浴室擦拭自己,而後擰乾一條毛巾回到床邊替Dean清理身體。

  SamDean抱到另一張乾淨的床,Dean睡得很沉,任憑他將Dean放進床舖,吻著Dean的額頭、廝磨Dean紅腫的唇都沒有動一下。Sam知道是他讓Dean累壞了,但是他並不後悔,這場性愛對Sam而言不過是早該如此卻白白浪費時間到現在才發生的事。

  Sam轉身將沾滿汗水與精液的床單抽起來,捲成一團隨便丟在浴室門邊。在Sam草草善後、準備回到Dean身旁時,Cass已經站在床邊垂著頭注視DeanSam看見Cass的背影,卻看不見Cass的表情。

  「哇噢!」Sam嚇了一跳,若是平時,Sam不會真正被Cass嚇到。

  至少不是現在──在SamDean做愛結束的這個時候。

  「Dude,你到現在還不知道人類需要隱私嗎?」Sam嘆一口氣,走過去搭Cass的肩。

  還沒碰到Cass,天使突然擋住Sam,不讓Sam走近床邊,清澈藍眼瞪著Sam,口氣是不同以往的沉重,「你保證過的──」

  「What?」Sam看著天使,只是疑惑。

  「你保證過不會做下錯事,你是真心誠意的,我感覺到了。」所以Cass當時才會幫Sam混淆Dean的記憶,Cass不想看見Dean悲傷。

  一瞬間,Sam明白Cass的意思,也記得當初他答應過天使的事。

  Sam聳聳肩,望著天使的眼神卻很堅定。

  「我沒有答應你任何事,,沒有。」

  「Sam!」天使自從天啟過後,表情豐富不少,但是不善言詞與表達的能力進展不多。所以天使只能瞪著Sam,不知該說什麼來表示自己內心的沉痛。

  「如果你是想說這個,我聽見了。」Sam越過天使,走到床邊望著Dean憔悴的臉孔,「我沒有靈魂,那是你們說的。你們寄望一個沒有靈魂的人感到抱歉?還是懺悔?」

  「你是Dean的兄弟……你們是有血緣關係的親兄弟。」

  「那是認知上的,」Sam在床沿坐下,伸出手搭在Dean手背上,「我感覺不到自己必須停止渴求他的罪惡與不堪,我想要愛他,我不認為那是錯的。」

  「Dean會很傷心的……」Cass的眼睛是天藍色。每當那雙純粹的眼睛望著所有一切,Sam總是記得包含其中的慈悲與憐愛。「我可以再一次──」

  「他會好起來,他是Dean,沒有什麼是他不能承受的。」Sam打斷Cass,他不需要Dean忘記或是把今夜發生的事當作一場夢。反手握住Dean帶著細小疤痕的手指,他喜歡Dean的手,其實,他願意承認自己喜歡Dean所有一切,一切,而他希望Dean也能知道。

  「我不希望你後悔。」Cass垂頭喪氣地望著Sam,「你也是我的朋友,我想幫助你、幫助Dean。」

  Sam只是微笑,看著天使垂下肩膀,然後就這樣憑空消失,Sam克制著沒讓笑聲溜出嘴巴。

  一年多以來,Sam沒有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困擾或後悔。

  過去不曾,未來──他想自己永遠也不會後悔現在所做的每一件事。

 

                             Fin

 --

個人喜歡Sam說的最後一句話

雖然我偷偷寫了一點點後續,不過並未成功

腦洞仍在腦子裡(合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