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寫完了!!!!

--

 

9.

  從一開始,史帝夫就發現巴奇不一樣。

  他或許病痛纏身但人可不傻,巴奇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們每天像兄弟一樣待在一起,分享巴奇對女孩評頭論足──不是不好那種──長篇大論,分享史帝夫在樹下畫圖、巴奇在一旁陪伴談笑的時光;雖不到同進同出,但也相差無幾,要他不發現巴奇的異狀實在太難。

  不過史帝夫知道他還是巴奇,就算少了活發開朗的笑容、少了喋喋不休的笑語,但是巴奇望向史帝夫的眼神依舊溫和柔軟,巴奇提及雙親弟妹時依舊充滿驕傲與愛。所以史帝夫並不是很在意巴奇突如其來的變化,只要他是巴奇那就夠了。更何況巴奇變得更會打架,還願意教他在面對不公義的事時如何保護自己,誠實來說,比起過往巴奇處處維護他的日子,史帝夫更期待有能力保護別人的未來。

  唯一令史帝夫感到困惑的是,巴奇看起來總像隨時會消失不見。巴奇灰藍色的眼睛中藏滿了史帝夫分辨不了的情感,他看著史帝夫的眼神就好像史帝夫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而他不得不放開手讓史帝夫走得更遠而感到悲傷。不得不說,這種想法讓史帝夫心跳不已、好幾個夜裡只要一想起巴奇的眼神就難以入睡。

  史帝夫試過不那麼直接、婉轉地詢問巴奇怎麼一回事,巴奇什麼都不說,史帝夫只得尊重他的意志,什麼也不問。

  但是,不問不代表什麼都不懂。

  就算巴奇不說,史帝夫也能在那對漂亮的大眼睛裡讀懂愛。

  不僅是親情朋友之間那種愛,史帝夫知道不是。

  雖然史帝夫只有十二歲,貧困艱辛的生活環境足以令他對身邊周遭的感受提早領會。每當母親提及早逝的父親時,眼中散發的光彩也是他嚮往的一部份。所以史帝夫明白什麼是愛,明白當你愛著一個人的時候,看著對方的眼神蘊含了難以言語的深厚情感。

  史帝夫不明白巴奇怎麼會喜歡他這種病殃殃、壞脾氣的瘦小子,但是史帝夫不想錯失這份幸運;這不是在說史帝夫從一開始就對那個漂亮聰明的棕髮男孩抱持綺思遐想,那對一個十二歲的男孩而言不啻是異想天開,更別提對象也是一個男孩。不過就算史帝夫從來沒想過,一旦開始去思考,思緒如同脫韁野馬,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了。

  他開始在每一天的練習結束後帶著期盼去看巴奇濕漉漉的眼睛,他會不由自主瞥向巴奇上唇微微翹起的部份再慌張地移開視線;並肩齊行時,史帝夫好幾次心緒難平地想要去拉住巴奇垂放在身側的手。

  初戀像一場感冒,無論幾歲總讓人患得患失,腦袋發熱。

  事實上,史帝夫感覺自從意識到他似乎也喜歡巴奇之後,沒有一次在巴奇望向他時不臉紅。

  史帝夫不明白巴奇是怎麼做到的?

  巴奇望著他的模樣就像是要用雙眼將史帝夫刻在靈魂上一樣專注,但是巴奇什麼都不說,從來沒有。巴奇現在連拍拍史帝夫的肩膀都得猶豫片刻,以前那些不至於弄痛史帝夫的勾肩搭背更是完全消失。

  史帝夫從來不算是有耐性的人,他只是長了一張──套巴奇以前的說法──看起來很和善很理智的臉孔。

  而人在生病難過的時候,說話更是不經過腦袋。

  史帝夫靠臥在床上看著巴奇為他削蘋果,用著史帝夫前所未見的俐落手法,將那顆蘋果削得漂亮又勻稱才遞到他面前。巴奇總是把所有最好的送到他面前,而史帝夫明白巴奇本身才是其中最好的那個。他喜歡巴奇的手,喜歡巴奇圓鼓鼓還帶著嬰兒肥的臉頰,他甚至喜歡巴奇跟以前不同、帶著淡淡憂慮的微笑。

  好吧,如果巴奇不打算說出口,史帝夫不介意自己是先開口的那個。他們都是虔誠的教徒,沒有少聽過經典裡一再告戒的教義。但愛是不能選擇的,史帝夫不願在明知巴奇也喜歡他的情況下,任由這份美好的情感逝去。

  哪怕就只有這麼一次,史帝夫希望巴奇能知道他的感覺。

  ──但是史帝夫沒有得到機會,巴奇奪門而出將他的話語扼死在胸口,史帝夫震驚到說不出話,只能怔怔地看著巴奇匆忙起身時翻倒的那把椅子,良久,他才慢慢爬下床將它扶起。那天夜裡,史帝夫病得更重,母親不得不請託同事幫忙值班徹夜照顧高熱不退的史帝夫,用巴恩斯夫人讓巴奇帶來的奶酪混入稀薄的玉米粥,好讓虛弱無力的史帝夫填填胃。

  第二天巴奇沒有來找史帝夫,而莎拉不得不在第二天夜晚去上班為這個月的房租湊數。幸運的是史帝夫已經好轉許多,在得到母親的告別吻後,史帝夫獨自在床上輾轉難眠。或許是他太過莽撞冒犯到巴奇,也或許……巴奇並沒有那麼喜歡他。史帝夫很難停止這些想法,他預想到巴奇可能再也不想見他,再也不會有人跳著腳步爬上長廊盡頭那座生鏽的鐵架樓梯來找他了。

  這不是一般的朋友吵架,史帝夫心知肚明。

  史帝夫拉起被子,為了自己過於粗魯無禮而破碎的友誼哀悼。

 

      ★ ★ ★

 

  「但是第三天早上,你咧著嘴、一臉愉快地踏進我的房間。你坐在我的床沿告訴我,你生了一場病,好幾天的記憶都模模糊糊記不清楚。還要我快點好起來,才能一起上學──」史帝夫頓了頓,背脊直挺挺地坐在沙發上,像是一個正在向上級報告的士兵那樣嚴謹,正對著坐在另一張長條沙發上的他。「我本以為你只是不想再提,畢竟在以前的時代,男人喜歡男人並不容易。但是我後來發現你是真的完全不記得了,連你和我一起進行體能訓練內容也沒有記憶。」

  史帝夫緩緩吐出一口氣,「你什麼都不記得,我卻沒有忘記──」

  他知道史帝夫所指為何,同時他驚恐地意識到,是他改變了史帝夫的未來。如果不是他回到過去,在年幼的史帝夫心中留下一個印記、一個……傷痕,史帝夫不可能不愛上那個堪稱完美的佩姬‧卡特──

  「是你,對吧。」在史帝夫對答案早已了然於心的視線下,他艱難地點頭。「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時候?」

  「我不知道。」就算想破腦袋他也確實沒有答案,他甚至連自己為什麼又回到新時代都沒有頭緒。

  「好吧,自從在新時代清醒後,我注意到無法解釋的事情實在不勝枚舉;光是索爾來自阿斯嘉德、班納博士在體內有另一個室友,在我們那個時代看來都超乎想像了。」史帝夫聳著肩膀,「我只需要確定當時是你就行。」

  「是的,是我的錯。」他得正視自己的錯誤,如果不是他插手,或許史帝夫根本不需要承受生離死別之痛,不需要在與紅骷髏的最後一戰選擇沉睡在冰封大地。「我本來希望能夠陪著你到最後,讓你有機會選擇更好的──」

  「你還是不懂。」史帝夫打斷他,湛藍色的眼睛毫無疑惑地直視著他,「你一直以為我愛你,是因為我延續了以前愛著你的情感。是的,我一直都知道,巴奇,我沒有那麼遲鈍也沒那麼不解風情。」史帝夫挑了挑眉,看著他張了張口卻只能默默閉上的樣子似乎有些得意。「事實上,若不是因為你,我不會意識到我愛著巴奇‧巴恩斯。無論是那個笑起來眼中溢滿星光的布魯克林男孩或是此刻在我眼前頑固得讓人想揍你一頓的渾球,就只因為你是巴奇‧巴恩斯,所以我無法不愛上你。」

  霎時間,那個小小的金髮男孩彷彿就在眼前,男孩紅著臉、眼中帶著他看不懂的含意的神色,與此刻坐在另一張沙發上的金髮男人的樣貌重疊在一起。

  有那麼一時半會兒,他瞪大眼睛望著傾訴這麼一長串告白也毫不羞澀的金髮男人說不出話。

  他本來以為,那個男孩是因為憤怒而漲紅了臉。因為那個男孩應該愛上的是迷人多情的巴奇‧巴恩斯,而不是一個被打碎又勉強拼湊起來的仿冒品。他從來沒想過,男孩當時激動得幾乎喘不上氣的模樣,是因為男孩意識到自己愛上他──

  母親在床沿伴隨搖籃曲而來的柔聲細語悄悄浮現在他的腦海,或許……他不由自主看了神色認真肅穆的史帝夫一眼,心中燃起小小的期盼。或許,母親說的也是真的。無論他變成什麼樣子,在他們眼中,他永遠和他們認識的那個巴奇‧巴恩斯沒有分別。

  「這算什麼……」最後他只能悄悄咕噥著抱怨,藉以掩飾他心底突如其來的羞赧,「新時代版本的似曾相識嗎?現代人早就不追崇這種老掉牙的片子了。」

  「哇噢,我得說那個故事是挺羅曼帝克。」史帝夫無視他翻了一個白眼指出現在沒有人用『羅曼蒂克』這種老派說法的嘀咕,帶著微笑說:「但是我們不一樣,我們不會因為一個錢幣而分開,我們也不用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一抹記憶中的身影,再也不用了。」

  看著史帝夫臉上真摯的笑容,不知怎地,他感覺有點想笑又有點難過。

  理智上來說,他明白史帝夫的感受與堅持;情感上來說,他缺少足以轉換思緒的時間。那無關他愛著史帝夫,只關於他該怎麼踏出那一步。

  而這些事沒有一蹴而就的捷徑。

  但是他忍不住想要回答史帝夫,「那麼,你至少得送給我一個懷錶,蠢蛋。」

  這次輪到他無視史帝夫咧開嘴說『懷錶也是老古董』的笑聲,轉頭望向窗外湛藍寬廣的天空,久久移不開視線。

 

 

尾聲

 

  不知道什麼人說過:「一個美好的日子,取決於你和什麼人一起渡過以及怎麼渡過。」

 

  關於那段『似曾相識』事件過後兩星期,史帝夫不敢奢望巴奇馬上偋棄成見,進展迅速到山姆或克林特苦著臉要他們停止墨鏡耗損量過大行為的程度,那太不切實際了。不是說史帝夫不想,不過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與隱忍,史帝夫不再是那個被衝動支配的十二歲男孩。誤會不再的現況下,史帝夫可以很有耐性地等待巴奇調適心態。他不希望自己追得太緊,他希望讓巴奇自己決定他何時能夠靠近,可以靠多近。

  相較先前巴奇堅持他們只是朋友、連待在同一個客廳都得各自盤踞一隅、拉開生物距離的詭異場景來說,現在已經好上太多了。

  巴奇抓著上次看到一半的【近代武器發展史】坐在他喜歡的沙發上,他沒有伸長腿躺在沙發向陽那側沉浸於書本中;這次他分享了他另一半的沙發,用一種史帝夫差點聽漏涵意的方式,一邊低著頭看書、一邊不經意般說道:「你知道的,這個沙發位置的光線更好。」

  當時史帝夫專注在素描簿上,手中鉛筆沒有停擺地應了一聲,隔了兩秒他的思考能力才跟上巴奇。抬起頭看著那個視線沒有離開書本,卻不知在何時挪出一個沙發空位的棕髮男人。

  史帝夫得到了機會,而他向來很懂得把握。

  沒有外星人進攻地球,沒有企圖征服世界的邪惡組織出來搗亂,巴奇靠在史帝夫身邊閱讀自己感興趣的書;肌膚的溫度與心跳平穩的脈動透過兩人接觸的地方傳遞過來,巴奇似乎不以為意,仍舊一頁翻過一頁沒有移動身體。

  窗外吹進來的風帶著夏季特有的氣味,柏油路面被烤熱的瀝青味混雜著不知道從哪裡飄散而來的藍莓派香氣;街道上車聲鼎沸,在他們居住的樓層聽起來變成小小的白噪音。

  看著手指鬆開書冊,將重量完全托付在他肩上,微微張嘴睡著的棕髮男人。

  史帝夫微笑著從上方角度開始描繪藏在凌亂脈絡中的髮旋,描繪著男人攤放在腿邊的指尖與手背關結。他可以就這樣畫上一整天,樂此不疲。就像他們還是孩子時,比起身體健康的玩伴們邀約巴奇去進行各式各樣的球類遊戲,巴奇更願意把時間花在史帝夫身邊看他畫畫、陪他聊天。有時巴奇說累了,也像現在這樣靠在史帝夫身邊睡著,有時擰著眉囈語,有時張著嘴像孩子一樣傻氣地打呼嚕。

  再過幾小時太陽就要下山了,一個平淡無奇的一天即將隨著夜幕低垂而結束。

  對史帝夫來說,無論過去或現在,只要有巴奇和他一起歡笑、一起面對生活,每一天都是美好的日子。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