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渣~
中華隊VS古巴隊
4:1
吾心甚悅~~~~
所以不想更文也更了XDD

在此借用小零的作品
藍棉襖的設定
巴奇的初戀情人是羅傑斯媽媽
以上

--

 

3.

  「早安,巴奇。」打開門的金髮女性親切地向他微笑,雖然一絲抹不去的疲倦刻劃在她美麗的臉上,但是她仍不吝於展露笑容。「史帝夫已經準備好了,你稍待片刻。」

  他看著女人轉向屋內纖細瘦弱的背影,心中默默複頌她的名字。

  莎拉──莎拉‧羅傑斯,他十五歲前的初戀情人,溫柔美麗又堅毅的女性,她完美得令人無法忽視。不得不說,他偏愛淺色頭髮與湛藍色眼睛有一部份是因為她。但那不代表他愛史帝夫是因為那頭金髮與那對漂亮的藍色眼珠。比起莎拉,史帝夫無論樣貌脾氣,更像那個在戰場上勇敢犠牲的嚴肅男人。雖然他只看過一次喬瑟夫‧羅傑斯的相片,除去髮色眼睛,史帝夫完全就是小一號的喬瑟夫‧羅傑斯,莎拉曾經帶著懷念的微笑說他們就連頑固的地方都一模一樣。

  這真的很奇妙。他不動聲色地打量羅傑斯家的擺設。曾經,這些旁枝末節於他彷彿毫無關聯,他知道史帝夫的母親是他的初戀情人,知道他兒時常與史帝夫拖下沙發墊躺在上頭玩,也知道史帝夫常年為疾病所苦。但知道僅是知道,那些刊載在記錄上的過往與他腦中所知完全契合,卻從來沒有為他帶來任何感觸。而今,望著莎拉強打起笑容的招呼笑語,望著陳舊卻整潔的傢俱,一種無法形容的懷念與衝動趨使他向前踏出一步,伸出手指一一撫過他年少時代所能隨意觸及的一切。

  他以為他永遠不會記起這些感覺,他記得史帝夫,因為史帝夫就在他身邊、就在他眼前。

  史帝夫高大強壯,彷彿永遠不會疲倦的巨人,堅定地用臂膀為他重新面對世界與責任打開一扇門,就像他記憶中那個在戰場上衝鋒陷陣也不畏懼的金髮男人。所以他和史帝夫待在一起的時間越長、記起關於史帝夫的事就越多。間接地,他也會想起史帝夫提過的往事,他的妹妹總像一條小尾巴跟著他,他的兩個弟弟尊敬仰幕他,而他是最令父母感到驕傲的孩子。

  這些事就像一份筆記,像貼在他身上的標籤,屬於每一個人認識聽說過的巴奇‧巴恩斯,但不是他。

  他是一個拙劣可悲的模仿者,套上巴奇‧巴恩斯的外皮,卻找不回巴奇‧巴恩斯的靈魂。

  如果──如果不是在他第一眼看見母親時,擅自充臆胸膛的溫暖;如果不是試探地勾住妹妹抓握他指尖的柔軟小手;如果不是父親寬厚的手掌輕輕撫過他的背脊,以及兩個淘氣卻活潑的弟弟爭先恐後地在他面前討論鄰人間的趣事。他永遠不會回憶起這些家人、這些曾經在每個早晨醒來都能看見的光景,出乎意料卻強而有力地觸動他的心。

  他想不起來,只因為他無法像觸碰史帝夫那樣去觸碰這些構成巴奇‧巴恩斯靈魂的每一個重要部份。

  這些無止盡為他付出親情與愛意的家人,無法如同史帝夫創造出跨越時間洪流的奇蹟,將他的每一個碎片完整無缺地帶回他的靈魂。他是如此殘缺,殘缺到連對這些人的情感都找不回來;殘缺到縱使每一個場景與每一次對談都令他觸及記憶之門後方的一線曙光,他仍舊抓不住。

  而今,他終於記起自己曾經多麼愛那些家人,記起莎拉每一次微笑時帶給他的悸動,記起史帝夫那張小臉上、大得不合比例卻倔強地探索理想的湛藍雙眼,他全部想起來了。

  但是免不了在第一眼看見現在的史帝夫是如此瘦小虛弱時,用力嚥了一口唾沫。

  你比我記得的還要瘦小。他忍了忍,沒將這句話脫口而出。

  「早安,巴奇。」史帝夫瘦得像隻沒斷奶的小奶貓,不忍說,就連那聲招呼,都像一團軟綿綿、輕飄飄的虛弱呻吟。

  「早。」秉持著少說少錯,他拉出一步之隔,不敢過份親熱。

  他知道巴奇會在每天見面時用一種不輕不重的力道勾住史帝夫細瘦──或說脆弱──的肩膀,親親熱熱地拉著史帝夫一起走。史帝夫由一開始的不安躁動,到後來的無可奈何,史帝夫總是寬容地笑一笑,就隨便巴奇將熱騰騰的呼吸撒落在他蒼白的頸項間。

  史帝夫奇怪地看他一眼,女孩般的大眼睛,漂亮又迷人,如果不是那張小臉幾乎沒有血色而且過於乾瘦,史帝夫的少年時代或許──只是或許──不會那麼缺乏女孩青睞。現在那對大眼睛直勾勾地望著他的臉,然後皺了皺眉頭,口吻帶著些許疑惑輕道:「巴奇?你……還好嗎?」

  「我很好,」他心中警鈴大響,想方設法扯出一個不知道看起來像什麼樣子的笑容,按壓住緊張的情緒,他有些笨拙地說道:「怎麼了,我,我今天看起來──哪裡不一樣?」冷靜,巴奇只有十三歲,還不必像隻花枝招展的孔雀一樣──是的,他就是覺得當年的巴奇‧巴恩斯風騷得嚇人──引人注意。

  史帝夫眨眨眼,視線滑過他的眼睛鼻尖,最後又從下顎移回雙眼。

  「你太安靜了。」金髮瘦小子自然而然伸出手捏了捏他的手心,「今天蕾貝卡沒有弄髒你的襪子?兩個弟弟沒有在餐桌吵起來?平時你可沒少抱怨。」

  他暗自鬆一口氣,如果是這些瑣事,他尚可應付。

  只要他把小女孩弄亂他的書包、抽出手帕拿來沾著牛奶玩,還有兩個男孩打得不可開交、直到父親一聲令下才打住的傻事說出來,史帝夫就不會再有疑心。

  「當然有,我只是,怕你,聽膩了。」一段話他說的支支唔唔,他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那些場景明明暖烘烘地托住他的心,但他就是無法真誠坦率地表達出來。彷彿那些美好的景色是壁爐中的火焰,熾熱又溫暖,可是一旦伸手去觸碰,就會被那份不屬於自己的痴心妄想灼傷。

  「你知道不會,永遠不會。」史帝夫拉著他的手臂,朝門內輕聲回應莎拉告訴他們快遲到的提醒,「我喜歡你的家人,也喜歡聽你說那些傻氣的話。」

  他知道自己必須在這個時候沒好氣地反駁一句:「你才是淨說傻話的那個。」

  可是他說不出口,他知道並不代表他能做到。

  史帝夫似乎對他的沉默不以為意,帶著微笑與他並肩走在一起,他不得不拉緊史帝夫的手臂,史帝夫嬌小瘦弱得讓他擔心被秋天的涼風一吹就飛走了。

  他記得他想保護史帝夫的心情,一直都想。

  無論史帝夫幾歲,也無關史帝夫是強壯或虛弱。

  只是因為他喜歡史帝夫,在十三歲的巴奇‧巴恩斯心中,史帝夫的勇敢與聰明、成熟又體貼的善解人意,完全不會因為史帝夫不利的外在條件而減少一分一毫。那些看不見這些優點、成天欺負嘲笑史帝夫的傻子,遠遠不及史帝夫的一根手指。

  所以他喜歡史帝夫,所以他一直很高興自己是史帝夫最好的朋友。

  以前的巴奇‧巴恩斯,從來也沒有像他那樣,對自己的摯友抱持任何不適當的念頭。

  所以他永遠不會是史帝夫愛上的巴奇‧巴恩斯,他知道他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