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嘰~第二回擠出來了
謝謝小零幫忙
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咦

--

 

2.

  他的名字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史帝夫喊他巴奇,其他人叫他巴恩斯,至於他的第一個名字,早在五十年代開始就流於美國隊長傳記裡的一個名詞,或是評論咆哮突擊隊的書籍中的一道影子。他的生理年齡九十八歲,雖然外觀體能都維持在二十開外──鏡中的棕髮男孩皺了皺眉,還帶著嬰兒肥的腮幫子活像一記重拳打在他臉上。好吧,比起生理徵狀變成九十八歲,不得不說,變成十三歲的男孩是一個尚可接受的範圍,至少能跑能跳,而且不容易因為隨便跌一跤就折斷骨頭。

  總而言之,雖然鏡子裡反映出來那個在鼻尖與顴骨上散佈著雀斑的捲髮男孩看上去連一隻貓都殺不死,但是他的的確確是巴奇‧巴恩斯。十三歲那個,沒有經歷過戰爭與苦難的折磨,也沒有被血腥與罪孽沾滿雙手的巴奇‧巴恩斯。但是這個巴奇也確實保留了那些此時尚未發生卻如同夢魘糾纏他後半輩子的悲慘記憶。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回到十三歲,更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記憶還在,但是他知道自己得想辦法回去;這不是他的時代,這副身軀屬於一個不解世事、仍舊能夠行走在陽光下坦然無懼的少年,不應該被他這樣的人佔據奪走珍貴的時光。

  可是他連自己怎麼突然出現在三十年代都摸不著頭緒,他皺著臉,看著鏡中的男孩也苦大仇深般把小臉皺著一團,他歪著嘴角,男孩也撇了撇粉嫩漂亮的嘴唇。男孩稚氣未脫的臉孔掛著一副小大人的嚴肅表情,看起來格外逗趣可愛。就算他對小孩一點喜愛也沒有,仍舊無法否認鏡中的男孩比起同齡男孩、甚至是女孩精緻漂亮許多。

  史帝夫從小在這個活潑愛笑又討人喜歡的巴奇‧巴恩斯身邊長大,他不意外史帝夫會愛上這個人。

  是的,他一直都知道史帝夫愛著巴奇‧巴恩斯,打自他恢復關於橋上那個男人就是史帝夫‧羅傑斯的記憶,並且擅自逃離九頭蛇的掌控加入神盾局那一天開始,史帝夫從來沒有隱藏對他超乎常人的關切與好感。

  甚至在東尼‧史塔克調侃史帝夫說:「你知道,現代社會並不排斥同志,你們大可結婚。」時,史帝夫挺起胸膛回道:「很感激你的包容,但我想我不是同志,我並不是喜歡男人,我只喜歡巴奇,如果他同意,我確實想和他結婚。」彷彿當時坐在史帝夫身邊被這番話嚇得不輕──他只是沒有表現出來──的人不是巴奇一樣,史帝夫語氣不帶任何遲疑,好像他想了說了一輩子那樣自然坦率。

  惹得史塔克瞪大眼睛,好一會兒才回過神吶吶說著:「賈維斯,告訴我你絕對有錄下這段話。」極其不幸地,那位機械管家一向很稱職,從那天開始,這段影像檔時不時成為史塔克拿來逗樂其他復仇者的材料。而史帝夫何時會向他求婚或是什麼時間會步入禮堂,都是那些在戰場上無比出色、下了戰場無比幼稚的復仇者們的打賭談資。

  史帝夫喜歡巴奇,他深刻體認到這件事並不困難。史帝夫看向他的眼神永遠那麼柔軟又溫暖,史帝夫每一次用手指觸碰他的感覺都像想緊緊抓住卻又怕捏碎他一樣小心翼翼。

  他喜歡史帝夫,從他記起史帝夫而走進神盾局被一干虎視眈眈、隨時想在他身上鑿開幾個大洞的特務包圍時,史帝夫走出人群抓住他的手臂堅定地說著:「我相信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喜歡這個人。不因為史帝夫是閃閃發亮的美國隊長或是他早已沒有印象的青梅竹馬,而是因為史帝夫不顧一切站在他的身邊,那份信賴像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抓住他以為早已停止跳動的心臟。

  就算事後他才明白史帝夫無條件的信任不是出自他本身,他也不知道要怎麼把那種說無法言語的情感割除毁壞。

  他從來沒有想過能和史帝夫建立新的關係,縱使他知道史帝夫唯一想要的東西只有他能給予,但他就是不能;因為他不是那個棕髮男人,至少,他明白自己不是史帝夫當初愛上並且從未停止這份愛意的巴奇‧巴恩斯。

  所以,他不能容許自己僅僅因為是巴奇‧巴恩斯的身分,而擅自取代史帝夫心中最美好無瑕的那個存在。

  這不是在說他一點也不覺得難過。

  因為巴奇‧巴恩斯是他,因此他必須推開史帝夫;也因為他是巴奇‧巴恩斯,他每一次的推拒都是在傷害史帝夫。

  這是一個死循環,他沒有能力解開。

  如果可以,他願意支付所有一切,把原本的巴奇‧巴恩斯換回來,那才是真正能令史帝夫快樂幸福的男人。但是他無能為力,就像此刻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把原本的男孩找回來一樣茫然。

  「詹姆斯~你快遲到了。」母親柔軟的呼喊聲透過盥洗室的木門傳來。

  鏡子裡的男孩又皺起眉頭。他得去上學……上帝啊,他不是笨蛋,他可以徒手拆炸彈、對槍枝武器的使用方式也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操作能力,不過他十分懷疑自己能否記起一個十三歲男孩該學習的課業內容。畢竟這些事距離他本來的生活太過久遠,更不要說,他能否在有限的記憶中挖掘出與一般人正常應對的方式。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他根本不記得上學的路線了。要不是因為他看見自己其中一個弟弟──謝天謝地,他一眼就認出那是比較大的那個弟弟,雖然在他看見他之前,他幾乎不記得自己兄弟的長相──走出盥洗室,他連這個地方都找不到。

  「詹姆斯?」母親輕輕敲門,「你得快點,史帝夫等不到你會心急的。」

  這個充滿魔力的名字在瞬間動搖了他的靈魂。

  十二歲的史帝夫‧羅傑斯,他記得那個乾瘦倔強且體弱多病的小個子,一到冬天就咳得連呼吸都喘不上,一到夏天又虛弱得哪裡都去不了;他得看好他、照顧他,哪怕他只有十三歲,史帝夫‧羅傑斯永遠是他的優先項目。

  他無暇去想之後的日子該如何繼續下去,在母親溫柔的注視下,他踏出家門──隨即他一臉苦惱地回到母親跟前,裝作不在意母親好奇打量他的神色,悶悶不樂地開口問道:「……史帝夫的家,怎麼走?」

  「哇噢。」母親就算驚訝的神情也優雅美麗得令人害羞,如果他還懂得什麼是害臊,他絕對沒有勇氣在此刻直視母親帶笑的眼神。可是事關史帝夫,所以他眨著眼睛再認真不過地凝視母親的眼睛,「這不是一個高明的玩笑話,離你平時那些拿來逗人開心的內容相差太遠。但我很樂意告訴你,你最好的朋友家在什麼地方。」

  母親吻了吻他的額頭,詳細地指出史帝夫家的位置與行走路線。看著他嚴肅得像一個士兵執行任務那樣點頭確認自己該如何抵達時,母親再也掩不住笑意;她體貼地走進屋內,將實在讓他愉快不起來──那完全不是真的,她嘴角揚起的弧度總是令人愉悅──的笑聲掩在門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