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AU
--

8.

  「其實他也沒說什麼,他只說了你不存在、不用找你、盡一切所能幫忙。他交給我一張畫像,吩咐我藏好別讓任何人看見。不過他可沒具體告訴我,你還這麼年輕。我一度以為他替私生子取了老戰友的名字。」東尼瞥了賈維斯一眼,賈維斯不是任何人,如果小辣椒是他的真愛,那麼賈維斯就是他的一部份,所以賈維斯替東尼記住了畫中男人的樣貌、記住了霍華的遺言。

  「他是對的,我並不存在,但我感激你們的友誼。那真的對我意義重大。」巴恩斯歪著腦袋微笑,「我可不認為霍華能有我這麼大的孩子,鑑於我們認識時,我頂多比他小幾個月。」

  「他,嗯,我們難得說上幾句話實在不能怪我把事情想岔。」東尼邊說邊走,時不時用誇張表情逗弄依偎在巴恩斯身邊氣呼呼的紅髮女孩。一大隊士兵被賈維斯下完封口令便就地解散,現在只有賈維斯、克林特、東尼及那對兄妹用前三後二的隊形往城門口前進。

  巴恩斯驚訝地望著東尼,見東尼臉上僅是陳述事實的平淡表情,想了一會兒才慢慢吞吞地說:「霍華一直想要一個溫暖的家。他總是拿著瑪麗亞的畫像向我們炫耀,他不停說著戰爭結束後要和漂亮可愛的未婚妻生一窩小崽子,說他要怎麼看著孩子長大、怎麼手把手教孩子們發明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巴恩斯語帶嚮往,連那張總是皺著眉頭的臉孔都生動起來。

  他總是這樣,一講到過去的事,表情顯得格外豐富。

  「喔,那我跟你講的那個霍華‧史塔克大概不是同一個人。」東尼不以為意地聳肩,「我說的那個史塔克有點忙,忙得連好好坐下來和妻兒吃頓飯的時間都挪不出來。」

  「或許,建立一個國家必須肩負的責任不是旁人所能想像。」巴恩斯小心翼翼、語帶誠懇地安慰東尼,東尼沒有反駁,僅是露出在熟人眼中一看便知那種帶上面具般的壞笑。

  克林特知道那個笑容是什麼意思,東尼可能時常自大狂妄──還很幼稚──到令人想要像擰毛巾一樣擰死他,不過東尼不是完全不顧慮別人感受的自私鬼。尤其當一個為世界奉獻犧牲──具體克林特還不清楚,但他不懷疑這點──並存活下來的英雄站在眼前時,東尼偶爾還是可以很得體地發揮小小善意隱瞞一些事實。

  換作平常,克林特才懶得聽這些閒話家常。他覺得自己不算在偷聽,因為他們就在他二步外的距離邊走邊講。如果他們不想讓人聽見,就應該知道躲起來或支開旁人說話。而賈維斯就像東尼活生生的隨身筆記,替東尼記下一切需要或現在不需要卻總有一天派上用途的事。克林特自認嘴巴還算牢靠,至少,東尼是有足夠信心。

  克林特不打算辜負這份信賴,所以他默默聆聽兩人對談,像那個女孩一樣好奇卻不多嘴地在腦袋裡試圖構成一個破碎的事實經過。那有點難,東尼本身知道不多,巴恩斯嘴巴又太過嚴實,探聽不出傳說以外的事實經過。雖然他確實親切健談──考慮到第一印象中那個有點憂鬱寡言的男人,這個事實簡直讓克林特震驚了──能把七十年前那些戰爭中與戰友的過往經歷說得栩栩如生,甚至還能風趣地將危急情況講述得活發有趣,逗得東尼哈哈大笑。

  一旦談及最後那一戰以及他身上的諸多疑點時,無論東尼怎麼旁敲側擊,他的嘴閉得比蚌殼還難撬開。克林特懷疑就算史帝夫在場,也不見得能從巴恩斯嘴裡挖出更多東西。

  史塔克城再大,城門總不會長腳逃走。當人來人往的城門口出現在視線可及範圍時,這場不明所以的對談也拉下閉幕。東尼知道巴恩斯急著要走,為此婉拒東尼邀請他們留下作客至少三次──東尼就是這麼煩人──也不鬆口下回到訪一定留下。靠著東尼死纏爛打才說定若有下回,非得留給他半小時鬼扯也好,巴恩斯哭笑不得答應了,隨即就是紅髮女孩惡狠狠往東尼腳背重踩一腳作為收場。

  克林特莫名地感到欣慰,至少她不是針對他,而是針對任何想在巴恩斯身上打主意的人。

  東尼厚顏無恥地濫用城主特權給巴恩斯給小門優先放行,臨別在即,巴恩斯提出非走不可之外的另一個要求,不知怎地,在克林特聽來也不覺得特別奇怪。

  「我懇求你們不要告訴史帝夫這件事。」巴恩斯語氣堅定,「我僅是無關緊要的陌生人,我永遠不會再出現於他的生活中、不會出現在他眼前。巴奇‧巴恩斯已經死了,死在七十年前的戰爭中,這就是事實的全部。」

  東尼翕張著嘴巴卻沒發出聲音,克林特與賈維斯對此無意見,在得到眾人同意後,巴恩斯牽著紅髮女孩快步走出城外,他們走得很急,幾乎要跑了起來,毫不留戀地越走越遠,直到再也看不見他們的身影,東尼才愁眉苦臉地開始抱怨。

  「不記得和不知道是兩回事,我像是會向朋友撒謊的人嗎?」

  克林特慣例地聳聳肩不作聲,賈維斯給東尼留面子轉移話題。

  「我估計威爾森副團長與羅傑斯團長隨時都會出現。」賈維斯與克林特對看一眼,復而同時看向東尼。

  克林特邊往人群中閃躲邊想著,自從史帝夫加入騎士團之後,他們或多或少,躲藏功夫都有顯著的長進了。不管面對敵人──那叫戰略性的撤退──或是朋友,都一樣好用。

 

      ★ ★ ★

 

  憤怒難過的情感像一道焰火舔舐捲去史帝夫全身力氣。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朋友會隱瞞他做出那些會令他感到懊悔痛苦的事。

  他知道這種想法不可理喻,東尼從不會用事關國家安危的事情取樂,他說詹姆斯沒問題就是沒問題;他對詹姆斯過度的好感,確實足以令他的兩位副團長越權上報城主處理。他知道所有問題出自己身,他沒有權力責怪別人。但是釐清事實無法減少他在得知山姆用半真半假的說詞絆住他──他們總有出門的權力,真是一個好說法──東尼下令放行而他連那個男人去往何處都無從知曉的沮喪感。

  史帝夫甚至連與詹姆斯道別的機會也失去了。他不知這種痛徹心脾的情感由何而生,他認識詹姆斯不到一天,此時此刻他卻無法想像再也見不到詹姆斯的日子。彷彿他從未真正清醒,閉上雙眼在黑夜中行走多時,直到詹姆斯出現,像一道遙不可及的光芒為他驅散迷霧、為他衝破黑夜;彷彿在他第一眼見到詹姆斯那刻起,他才開始重拾心跳呼吸、才是真正意義上地睜開眼睛。

  這不是在抱怨他的友人們哪裡不好,認真來說,他們已經是史帝夫能想到最好的朋友了。克林特豁達不羈、山姆忠誠樸實、東尼慷慨大方,史帝夫沒有一刻不以他們為傲。但是詹姆斯不一樣,更具體的感覺他說不上來,史帝夫就是知道他和他的朋友不一樣。

  史帝夫沒有記憶,他的過去是吟遊詩人傳唱的歌謠,是圖紙本上七彩繽紛的故事。雖然他能夠接受現實並勇往向前,那不代表他不難過不在乎。過去的史帝夫‧羅傑斯是怎樣的人已不可考,至少傳說裡的那個男人聽起來不是太糟糕。但史帝夫很難將那個高貴英勇的英雄想像成自己,那個連巡迴劇團都會拿來作題材表演、活得像樣版劇裡才會出現的完美男人不是他,如果他是,他會知道。就像他知道詹姆斯的出現能夠填補他生命中的缺憾,能讓他感覺胸口那處一直都在的空洞被填滿,能讓他覺得──他曾經愛過一個人、直到現在他都無法停止愛著那個人,而所有感覺都指向詹姆斯。

  如果這就是所謂的命運,史帝夫欣然接受,儘管他還是覺得這種說法簡直鬼扯又……又愚蠢。反正他又不是聖人,偶爾幹點蠢事──為了詹姆斯又何妨──是合乎情理的表現。

  「我得知道他去哪裡。」史帝夫喃喃自語。

  山姆不贊同地皺眉,「你不能──我是說,你不可能找到他。他是流浪者,不是罪犯,他們身上的嫌疑被洗清之後,他們自由自在、無所拘束。沒有人能找到他們,這種想法不切實際。」

  「不,東尼會知道。」史帝夫不是笨蛋,他知道他的城主朋友有多聰明,聰明到不會讓眼皮底下的事──尤其是他感覺有趣的事──沒有後續結果。「如果他願意一整夜蹲在牆角就為了一睹詹姆斯的樣貌好用來嘲笑我,沒理由他會白白放走詹姆斯,卻沒留下任何線索供自己取樂。」

  「……他說他不知道。」山姆可沒忘記史帝夫怒氣沖沖拉上他去見東尼時,東尼一邊瀏覽文件一邊咬定自己什麼都沒幹的平淡表情。不得不說,那實在太不像東尼,導至山姆說出這句話都有點心虛。

  克林特一定知道些什麼,或許沒有東尼多,而克林特不想談論這件事。山姆覺得正好,因為他也不是很想知道。否則他就得忍受愧疚對著史帝夫發愁。他不想對朋友有所隱瞞,哪怕一點小事也不想。這件事就史帝夫目前的表現來看,用小事遠遠不足以形容。

  「我不相信,」史帝夫解下佩劍放在桌上,「或許這件事在你們看來極度不合理,但是對我來說,沒有什麼事比找到詹姆斯更重要。我在史塔克城裡醒來時,戰爭已經結束很久很久。作為一個不合時宜的過時之人,我就像一塊別在英雄稱謂這件漂亮斗篷上、閃閃發光卻毫無用處的徽章。我很感激你們給予我友情與容身之地,我也很慶幸一覺醒來面對的是和平世界,並非那些我無法回憶也不能想像的戰爭時期。」

  史帝夫深深吐出一口氣,神情落寞地看著山姆,「但是我沒有想要的東西,我沒有值得回憶的過去,在遇上他之前,我甚至想像不到自己未來的生活要怎麼繼續下去。」他解下盔甲與佩劍放在一起,一身輕便打扮挺起腰脊往外走,「而現在,我知道我想要的東西就在那裡,我得去找到他。我不能不去爭取,如果我想讓自己的腳步往前邁進,至少我得讓他親口拒絕我,又或許我足夠幸運?我不清楚。在我真正瞭解他之前,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

  山姆知道他要去找東尼,卻說不出話阻止。

  在他看來,史帝夫勇敢無畏,而且意志堅定。從他們第一天成為朋友開始,史帝夫總是盡力做好每一件事,他贏得他們的友誼,贏得人民的尊敬似乎理所當然。但他總是帶著微笑謙遜地不居功不驕傲,好像他無足輕重,和世界上每一個隨處可見的普通人一樣平凡。

  他們不是不清楚史帝夫很寂寞。所以克林特和山姆是他最親近的朋友,他們很樂意花時間陪伴史帝夫;所以東尼才變著花樣替他相親,因為他希望史帝夫有歸屬感。但是他們都不是史帝夫,他們無法替史帝夫決定他真正想要的東西,更不可能替他決定要愛上什麼人。

  這是史帝夫自己的決定,他需要的僅是友人們的尊重與支持。如果他們真的愛他,會知道該怎麼面對。

  山姆知道史帝夫終究能像說服他一樣說服東尼,不僅因為他付出的一切值得為自己做點什麼,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史帝夫的朋友,而你總會希望為自己真心喜愛的朋友做一些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