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AU

除了人物設定跟關係外

這一整篇就是BL小說吧XDD

--

7.

  相較於肉體勞動,東尼‧史塔克更相信智慧的力量。畢竟他的聰明才智無與倫比是眾所皆知的事,於是他心安理得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世界中,樂得輕鬆快活。知人善任、適才適所才能得到最大的效益,他從來不以自身武力低於任何一名騎士──甚至不如農民──為恥。

  穿著笨重盔甲、野蠻地揮動武器的粗重活兒交給那些傻瓜去做,聰明人負責動動腦袋、耍耍嘴皮就能解決事情。他一直覺得這樣分工合作很好,所以不會自找苦吃,非讓自己把石頭一樣硬的肌肉往身上拽。

  不過凡事沒有兩全其美,有些事就是不能讓人代勞,東尼得趕在最前頭一探究竟才能滿足自己的好奇心,省得事後只得窺見整件事的邊邊角角,那簡直比浪費時間看一齣三流諷刺劇──而且只看到結尾──還來得枯燥乏味。比如他研發出來各式各樣的便利玩意兒,那可是他用盡心思做出來的東西,他總得驗收實際操作時的情況,才能決定是否要進一步改良或去除不必要的奢華裝飾品(他真很愛那個)。又比如他若是想看一場好戲,就算賈維斯能將場面對談形容得分毫不差,怎麼也比不上他親眼目睹現場來得痛快歡愉。

  尤其當不幸被他當成娛樂對象的那個人是史帝夫‧羅傑斯時,要他帶著一隊士兵及砂金髮色的騎士團副團長躲在史塔克城最邊陲一隅的牆角,靠著與賈維斯鬥嘴來撐過一夜不睡都不成問題。反正才剛進入初夏,待到清晨時分也不覺寒冷。

  實話來說,東尼並不討厭那個老古板。雖然他對那頭漂亮金髮底下裝載了七十年前的守舊思想敬謝不敏,那不代表他不懂得尊重他。只不過當他想起自家老頭花費大把時間追尋寄託巫覡神諭與魔法力量勝過於家人相處是為了喚醒那個金髮男人時,實在不能責怪他偶爾興起戲弄與調侃史帝夫的微小惡意。

  比起早逝但溫柔的母親,東尼對父親的印象如此淡薄;他總是看著父親的忙碌奔波、吝於分出一絲親情的寬大背影,一次又一次,最後他不再等待父親回首的那一天,父子關係也僅是文書上的象徵。只能怪霍華‧史塔克將這段友誼不可挽回的遺憾看得太重,在國事閒暇之餘從未停止找尋方法,但窮極一生,他始終沒有等到史帝夫睜開眼睛那一天。

  反倒是東尼這個完全不相干的人見證了神蹟,見證了年邁父親提及過往時,彷彿詩歌傳說中的英雄人物,甦醒重返這個世界。

  東尼知道霍華也是那個傳說中的一員,雖然身處後方,不過誰也不能忽略霍華在戰爭時付出的心血與大筆大筆投入的財產。可能他不如當年以星盾騎士為首的咆哮騎士團出名,但是他無私付出得到回報,他的名聲替他在建國初期帶來人民愛戴與一批批足以填補國庫買授爵位的商人。

  霍華是一位英雄這點無庸置疑,他也是一位優秀慈悲──但仍然很有手段──又聰明的開國名君,他更是一位不可多得、忠誠且友善的朋友;但他不是一位好父親,東尼最有資格說這句話,哪怕霍華活生生站在他面前也不能反駁這個事實。

  霍華這一生只有幾回特意挪出時間與東尼單獨相處。

  年幼時,霍華是拉著他的手走進史帝夫沉睡之處;少年時代,霍華得皺著眉喊他一起去探望那個似乎永遠不會清醒過來的金髮男人;最後一次,霍華將東尼喚至床褟前疲憊地重申:「如果史帝夫醒來,答應我,你會好好照顧他。」那時的霍華已是暮年,壯年時期的舊傷與老邁擊垮了他的健康,國政重擔壓在東尼肩上,霍華卻連一句關切的話都沒說過。

  東尼記得那天霍華給他一張邊角破損、質地泛黃的圖紙,他隨便看一眼,是一個笑容可掬、英俊瀟灑,深色短髮的男人畫像。霍華依稀對他說了什麼,但是他滿腔憤怒,一個字也沒聽進去。最後霍華拉著他的手,喊著母親的名字向他道歉。

  東尼感覺當時自己一定鬼迷心竅,才會咬牙答應霍華照顧史帝夫。隱隱約約,東尼記得自己似乎還答應另一件事。但是繁忙的國事,霍華的喪禮,接踵而來的大小事務讓東尼既使有辦事效率高的賈維斯與聰敏的未婚妻小辣椒陪在身邊,也忙得不可開交,長達半年時間,東尼一沾上枕頭就呼呼大睡。

  待國家穩定下來,換史帝夫醒來。秉持著對亡母之名許下的諾言,東尼以貴賓之禮款待史帝夫。再後來,他發現史帝夫是一個好人,雖然頑固卻不愚笨,雖然古板但是真誠。史帝夫非常擅長格鬥技巧,持盾拿劍都難不倒他,他勇敢聰明,還有閃閃發亮的笑容,就連開得起玩笑也會適當回擊的應對方式,都很難不讓東尼欣賞這個男人。

  不知不覺,史帝夫成為他的朋友;不知不覺,史帝夫憑著實力加入騎士團爬上團長位置;不知不覺,東尼忘記了那張霍華交予他手上的圖紙藏在國王寢室的暗格內;不知不覺,他為了看史帝夫出糗整整一夜蹲在自己國土牆角等待時機來臨。

  東尼有點理解當初霍華為何放棄不了讓史帝夫甦醒過來的任何一個渺小希望。

  因為史帝夫是他的朋友,因為史帝夫願意為朋友、願意為正確的事付出一切。

  雖然東尼從沒有承認,可是他確實以擁有史帝夫這樣的友人為榮。

  所以他願意在清晨時分,帶著一隊士兵圍住走在陰影處,準備攀牆不走正門脫逃的一對男女。

  他可是史帝夫的摯友,替史帝夫處理一下身邊的小蟲子也是朋友應盡的職責。

  處於假寐的克林特在那一對披著斗篷的男女走過來時飛快起身,他蹲跪在東尼身前,沉穩地抓起弓搭上箭,他望了東尼一眼,只要東尼一聲令下,他可以毫不手軟地射穿任何人的心藏。

  「嘖嘖嘖,有美麗女士在場,你得溫柔一點。」東尼嘀咕著揚起手,城內最好的士兵訓練有素將一副旅行打扮的兩人圍在中央。東尼大咧咧地站在人牆之外,一左一右站著斯文冷靜的賈維斯與蓄勢待發的克林特,他對著人牆中張望過來的紅髮女孩吹響一聲口哨。

  「女士?」克林特冷哼一聲,視線對上被棕髮男人用手臂護在身後的女孩,「我猜她用手指就能摳破你的喉嚨,你最好不要小看她,她不是普通女孩。」

  「哇噢~老古板看上的女孩也太特別了。」東尼裝模作樣地渾身打顫,「難怪他對城裡那些嬌滴滴的貴族千金沒興趣。」

  克林特瞥他一眼沒說話,僅是按在弓弦上的手緊了一些。

  一旁的賈維斯適時插話,「陛下,就我所知,羅傑斯團長感興趣的對象並非那位紅髮女士。」淡金髮色的男人維持一貫優雅姿態,指向背對三人的棕髮男人續道:「那位男士,才是羅傑斯團長投予關注的對象。」

  克林特咕嚷地抱怨,「沒什麼事能瞞住你對吧。搞不好你連上個月我在哪間妓院睡了哪個姑娘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妓院?」東尼不贊同地看著克林特,「這真是太不體面了,副團長麾下,你可是銀星騎士團的臉面之一。」

  「嘿,我只是打個比方好嘛。」克林特翻著白眼,「我並沒有真的去妓院。」

  「是的,巴頓副團長上個月並未涉足煙花之地,不過他在城南的小酒館因為打牌輸掉半個月薪俸,為此他不得不在下半個月──」

  「停停停!」克林特按住弓弦的手臂浮起青筋,氣得臉色發白嚷道:「那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我們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吧!」

  「說的對,」東尼打個響指,恍然大悟般壞笑道:「我們確實有更重要的事,那個老古董羅傑斯居然──該怎麼說才好,賈維斯?」

  「羅傑斯團長有權力喜歡任何人,我不認為陛下意有所指的暗示為何。」

  賈維斯中規中矩的應答讓東尼氣歪臉,也讓克林特笑得渾身顫抖。

  一時間,這場在克林特協同山姆瞞著史帝夫通報、賈維斯策劃行動、東尼動動嘴皮下令的圍捕顯得像鬧劇一場。

  「你閉嘴。」東尼氣得指著賈維斯低叱,但是三人心知肚明,東尼不可能真正為此惱羞成怒,「嘿~棕色頭髮那個高個兒,你得轉過來,我們才有機會談話。」

  沒有東尼下一步指示,士兵們僅是圍住穿著斗篷的一對男女,但是士兵訓練有素的持劍姿勢也足以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東尼的高喊打破人牆中壓抑緊繃的氛圍,棕髮男人才緩緩地轉向東尼,與紅髮女孩同時面向史塔克公國的城主。

  棕髮男人有一張,呃,東尼無法三言兩言形容的漂亮臉蛋。一雙又圓又大看起來濕漉漉的灰藍色眼睛,削瘦卻可愛的腮幫子,微微拉扯出一抹苦笑的紅潤嘴唇。實事求是地說,史帝夫會喜歡這種長相──哪怕是男人──也不算太奇怪。東尼細細打量著男人右側一條別至耳後的小辮子,耳緣上方夾著一個模式簡單的銀白色耳扣,太陽漸漸升起的同時,一道白光閃得東尼兩眼不適,不得不別開頭。

  一股奇特的既視感令東尼忍不住避開白光再度望向那個男人。

  男人臉上仍是那抹無可奈何,既不討好也不卑屈的苦笑。

  不是這種笑容。東尼皺著臉思忖。他總覺得在哪裡見過這個人的樣貌。不是現在這樣長髮及肩,也不是這種憂愁無措的神情。東尼煩躁地抓著頭,他記憶中的那個笑容應該更開朗,頭髮應該更短一些。他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看過這個男人,但是他知道那很重要。

  賈維斯看了棕髮男人一眼,又看著東尼急得搔首抓腮、一副坐立難安的模樣。他上前將嘴唇貼在東尼耳際,喃喃說了幾句話。一旁的克林特什麼也沒聽見,僅是抓緊弓箭不敢鬆手,紅髮女孩恨不得跳上來咬他一口的眼神刺痛了他的皮膚。

  「啊。」東尼突然發出一聲驚嘆,克林特不敢分神去看,但依他對東尼的瞭解,下一刻東尼不惹出驚天動地的事,他就不是史塔克。

  果不其然,東尼咧嘴一笑,指著那個棕髮男人嚷道:「我想起來了,你是巴奇‧巴恩斯!」

  克林特愣了愣,順著東尼手指方向看向那個就他所知、名為詹姆斯‧羅曼諾夫的棕髮男人。克林特驚訝地瞥一眼滿臉得意的東尼,又移開視線去看與女孩雙手緊緊交握、垂著頭不發一語的男人。

  不能說克林特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事實上,整個世界的人都知道這個名字。

  那是七十年前,咆哮騎士團副團長的名字。而咆哮騎士團在七十年前的戰爭中除了星盾騎士存活下來,並奇蹟似地在七十年後甦醒過來,其餘全員戰死。

  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歷史,克林特不能理解為何突然平空跑出一個副團長,而且他的外貌可不像七十多歲──或者更老──他看起來就像克林特或史帝夫一樣,年輕強壯,至多不過三十歲。

  「……霍華向你提起過我?」棕髮男人──巴奇‧巴恩斯緩緩抬起頭,他的臉色一片蒼白,憂傷地望著東尼,「為什麼?我以為,他會永遠保守這個秘密。」

  「──因為,」東尼扭曲著臉,強忍因為即將誇獎自己父親的噁心感勉強說道:「因為你也是他的朋友,他要我像看好史帝夫那樣,盡我所能幫助你,他要我告訴你,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是史塔克的朋友。」東尼雙手按在腰側長長吐出一口氣,像是心裡剛經歷一場重大的戰爭活動。

  巴恩斯怔怔看著東尼,好像一時半會兒沒弄明白東尼說了什麼。

  陽光漸漸照亮填滿這一處陰暗荒僻的城市一隅,巴恩斯朝東尼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你很像霍華,能夠擁有你這麼出色的孩子,他一定感到很驕傲。」

  看著巴恩斯目光柔和、嘴角上挑的表情,克林特突然意識到,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這個男人不同於平時、發自內心真正感到快樂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