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AU!!AU!!!

我有講三遍了

這是一篇完全不負責任
根本只是想寫而寫的文
若是斷更可敲碗
不然水池play會永遠停留在我腦袋裡了......

--

1.

  愛是不能選擇也無處可逃的命運。

  以前史帝夫在東尼舉辦的酒宴上聽見吟遊詩人低聲吟唱過這句話。

  史帝夫從來不相信那種空泛虛幻、簡直鬼扯蛋的一見鐘情說法。

  如果你不瞭解一個人,你又怎麼會在看見對方的第一眼就愛上那個人?

  史帝夫相信命運是掌控在意志與決心之中的一種過程──哪怕是愛,他會決定自己愛上什麼樣的人,不會任由所謂的命運隨意擺佈捉弄他。

  至少,他曾經如此確切肯定地用這種說法婉拒了東尼將諸多貴族千金介紹給他的好意。雖然東尼語帶調侃、嘴角揚起三分看好戲的笑意,但史帝夫知道他是好意。所以他不會拒絕每位由東尼牽向他,衣香鬢影的美麗女仕,他會與她們跳一支舞,恪守禮儀與分際,令她們不至心碎卻也無法更進一步。

  久而久之,所有貴族千金都知道騎士團團長不會拒絕一支舞,但也僅僅一支舞,無論是社交場合、成年禮上,那位英俊挺拔的金髮男人,此生可能就與妳跳上那麼一支禮貌性的舞,再沒有第二次機會。

  唯一例外的對象是大貴族卡特的獨生愛女,佩姬‧卡特小姐。

  出於禮儀,只要史帝夫必須攜伴出席的宴會與舞會,他總是優雅地挽著那位深棕髮色的美麗女孩翩翩入場。

  城內曾經流傳過卡特小姐是騎士團團長欽慕的對象,出於不為人知的理由,騎士團團長始終無法與其結成連理。他們無法明白史帝夫既是身份高貴的騎士團團長又是城主少數的交心至友,雖無封地與貴族世代積攢下來的大筆財富,可是憑著史帝夫出眾氣質與斡旋在貴族間也不失色的聰明才幹,哪怕他迎娶卡特小姐承襲女方家爵位也算是相得益彰的一門好親事。

  史帝夫並未為此傳聞多做解釋,出於對女仕的名譽尊重以及感激佩姬的友誼,他選擇了沉默以對。他任由那位比起找一位好夫婿、更希望以女子身分繼承家業的堅強女性每隔一陣子便變換說法編造理由,一方面防止登門求親的其他男性變成她的阻礙,一方面讓史塔克公國最搶手的單身漢不至於淪為各家千金的狩獵對象。

  這不是在說史帝夫看不上任何一位女性,他不在乎身份地位,不在乎外貌美醜,千嬌百媚的女孩們總是各有長處與優點,他明白她們都很好。不過愛無法勉強,他僅是純粹簡單地沒有愛上任何一個人,哪怕是眾人眼中美麗與智慧並重的佩姬,也只是他私交甚篤的好友。他尊重敬佩喜愛這位女性,但那不是愛,不是願意相濡以沫、傾盡所有僅求終身廝守的那一種獨特的愛情。

  如果史帝夫愛上一個人,他會明白。

  但絕對不會是一見鐘情、只看重對方皮相那種方式。

 

      ★ ★ ★

 

  哪怕他的朋友確實是關心他,史帝夫實在也無法忍耐東尼明著暗著、三天兩頭替他相親的作法。雖然現在很和平,沒有戰爭、沒有紛嚷不斷的國界劃分問題,但那不代表他就得像東尼說的那樣:『找個漂亮女人暖床,再生幾個閒不下來的小崽子給自己找麻煩。』鑑於東尼根本也沒辦到,雖然他有一個絕口不提卻十分滿意的未婚妻,但東尼確實尚未結婚。所以史帝夫一早就藉著巡視名義,大大方方溜出城堡,而且一點也不感到愧疚。

  城外的街道很熱鬧,天氣又好,看著市集上人來人往叫賣吆喝的小販們活力十足,實在很難想像眼前這座乾淨漂亮、舒適宜人的城市曾在七十餘年前被戰爭破壞得瘡痍滿目,除了久久不散的硝煙,什麼都沒有剩下。

  那些殘敗頹圮的光景不復存在,當時的城主霍華‧史塔克,也就是東尼的父親,運用他的聰明才智與商人的手腕,完美地重新建立起一個國家。雖然史帝夫完全沒有當時的記憶──考慮到他曾經是當事人卻失去那段記憶──但是他一點也不想看見那種景色。

  在人群聚集的場所,史帝夫向來喜歡步行。陽光很溫暖,夏季偶爾吹撫髮梢的微風簡直像愛人最體貼的吻,清醒過來二年餘,已經足以讓史帝夫將史塔克城當成自己的家。考慮到他對以前的事毫無記憶;考慮到他從漫長但無人知曉原由的七十年後醒來;考慮到他過往友人不是死在那場戰爭、就是隨著歳月消逝;他在這裡重新擁有新的朋友,有了一個新的棲身之所,他毫不懷疑自己會為這個城市付出一切,只要他的朋友、他的家還在這塊土地上。

  「嘿,你不能就這樣丟下我們!」

  扭過頭是史帝夫在騎士團的兩位副團長,山姆與克林特追了上來。

  兩人一前一後,一黑一白,混在人群中也格外顯眼。

  倒不是因為他們的膚色差異引人注目,而是他們不像史帝夫換上便裝,身著騎士團簡易的制服就這樣出現在人群。史塔克城並不像其它國家有蓄奴的習性,一般而論,黑皮膚的人種,在別的國家幾乎都是終身為奴的階級。除了史塔克城,以及隔了一座山的神盾城之外,其餘國家皆有買賣黑奴的惡習。

  平心而論,東尼雖然不正經的時候居多。一旦有黑奴歷經千辛萬苦逃進史塔克城,東尼一向是先讓士兵收容他們──不論人數多寡──然後再偷偷安排這些吃盡苦頭的人們在史塔克城內定居。他壓下貴族大臣們自私且令人作噁──東尼就是這麼說──的反對意見,建立一個完善體制讓史塔克城不至於因為收容過多難民而產生社會問題。一開始史塔克城會先提供半年的生活補助,再由專業人士教導他們營生方式,不知不覺,史塔克城儼然是整塊大陸上黑色皮膚人種最多的國家。

  幸虧東尼與他父親一樣聰明,甚至更加聰明。他研發出別的國家無法比擬的武器,並且大量外銷才沒讓難民們壓垮史塔克城的經濟。東尼總是在城堡中的地下室搗鼓那些小東西,例如會發出巨響噴火射出小鐵丸的槍,雖然他發明那項武器的主要目的是因為他的弓箭技術太差,連一頭鹿都打不著。不過也不是說他改用槍就能打中獵物,比起打獵騎射,他更拿手研究一些史帝夫不甚瞭解的鐵器。

  山姆是黑皮膚人種第二代的移民,在史塔克城並無人種階層問題,只要你有能力,連貴族也得向你的才幹低頭。話又說回來了,史塔克城並不是歷史悠久的國家,認真說起來,這些所謂的貴族也不過是霍華‧史塔克在建國初期需要大筆──那真的是很大一筆錢,不是當初已經富可敵國的史塔克家能獨力支撐的金額──資金,開放貴族階層讓人購買下來的地位,多得是第一代祖上根本是大發戰爭財的黑心商人,所以東尼一點也不覺得讓那些大部份腦滿腸肥的貴族氣得跳腳是什麼壞事。

  當然也有少部份的人不是,像東尼的未婚妻波茲女士與勇敢的卡特女士,皆是霍華當年戰友的後代子孫,他們一起經歷戰爭與生死交關的友誼,就算他們高官顯爵,其他只花錢沒動手的蠢蛋貴族也不敢多吭一聲。

  史帝夫聽說自己也曾經是霍華的友人,在那場戰爭尾聲,史帝夫傷重昏死過去,霍華在戰場上只找回他一個活人以及他的盾牌。從那時候起,就是霍華肩負起照顧他的責任,哪怕他一直到霍華老死、史帝夫都沒來得及見他最後一面,霍華仍舊讓自己的獨子東尼繼續看好幾乎不曾老去卻沉睡不醒的史帝夫。

  然後就是現在,史帝夫在漫長的沉睡中清醒過來。當初在戰場上受到的致命傷不經任何外力皆痊癒。因為是東尼從小到大看著史帝夫腹部那道不再滲血的大口子一點一點癒合,連東尼這個不信神的自大狂都不得不相信世界上真有神蹟這麼一回事。

  這些事都是史帝夫醒來後聽東尼口述,當年的文獻資料,隨著東尼少年時期做研究時將城堡炸出一個大洞的火災中消失,而東尼並不熱衷那些老掉牙的過去,只能七拼八湊將史帝夫完全想不起來、東尼兒時聽過霍華口述的過往,零零散散地裝進史帝夫空蕩蕩的腦袋。

  「東尼在發脾氣?」史帝夫笑了笑,任由友人,一左一右搭住他肩膀喘氣。

  克林特,有著一頭砂金髮色,看起來年輕爽朗的男人咧著一口白牙,拉了拉他背上的弓調整位置,才喘著氣笑道:「你沒看他被佛克斯家那位有著狐狸長相的千金纏著團團轉的窘迫模樣,她掐著嗓子裝出的嬌嗔口吻,簡直能讓騎士團所有成員笑尿褲子。」

  「你太失禮了,她只是、只是──」山姆搖著頭微笑,想了一會兒才勉強維持禮貌婉轉地形容:「她只是下顎尖細了點,雙頰不如旁人那麼豐潤。」

  「你就算拐彎抹角,也不能改變她長得像狐狸的事實。」克林特擺擺手,全騎士團最好的弓箭手,同等地,也有全騎士團最刁鑽的嘴巴。雖然不如東尼有創造力,對上那些自視甚高的貴族千金也足夠讓她們擰斷好幾條蕾絲手帕。

  「東尼氣呼呼地要我們出來把你回去,不過考慮到我以後也不是那麼想看見佛克斯小姐就得稱呼她一聲尊敬的羅傑斯夫人,」山姆聳聳肩,「所以,我想,我可能沒在市集上看見你。」

  史帝夫哈哈大笑,拍著兩位摯友的肩膀,準備邀請他們一同享受今日的陽光、微風以及平淡卻得來不易的普通日子。

  突然,史帝夫感覺到一道視線。

  那很直接,穿透人群,毫不猶豫地從史帝夫右側後方、幾乎刺痛史帝夫皮膚的一道視線。

  史帝夫抿了抿嘴,眼睛微瞇,克林特與山姆默契十足地裝作什麼也沒發現,繼續他們之間的無聊調侃。史帝夫不動聲色用眼角瞥向那道視線傳遞過來的角度。現在的世界很和平,但那不代表是永遠的和平,土地資源與國力強盛一直有極大的等比。要說史塔克城強大繁榮卻不讓別國眼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更何況,史帝夫知道東尼也有派出密探潛伏滲透別國,那是檯面下的政治角力,無所謂骯髒與正派,所以史帝夫不意外有別國的密探潛伏在史塔克城。

  揪出那些人勉強也劃分到騎士團的工作裡,史帝夫並不介意為自己的國家盡一分心力。

  史帝夫小心翼翼看向那道視線來源,夾雜在人群中,路過的賣花女孩,叫賣果物的小販,噴水池後方站著一個披著斗篷的身影。天氣這麼好,戴上帽兜只會更加顯眼,所以那個男人──應該是男人,雖然史帝夫只看見他露在及肩長髮外的耳緣──露出棕色頭髮,似乎正低著頭和他身前略為嬌小卻同樣披著斗篷的孩子說話。

  根本不用懷疑,雖然史帝夫毫無根據,但他確定就是那道視線的主人就是那個棕髮男人。

  趁著對方並未看向他們,史帝夫暗暗比了一個手勢,山姆與克林特略一點頭,三人分別從不同方向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