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系列第四回

1.Wonderful Life
2.Perfect Life
3.Different Life

那個某某某,高抬貴手,放小的一馬吧(準備上吊)

--

  趁著暑假到來,巴奇挑了詹姆斯吃完葉子一週後開始、為期兩週的夏令營作為小男孩的暑假活動,他讓史帝夫一早就開車送家中那個無比興奮的孩子去集合地點與另外兩個同學匯合。要不是史帝夫提起人類有這麼方便的活動,巴奇可能還在為已經九歲、開始調皮搗蛋的小男孩因為放暑假而空出一大段時間的日子該怎麼打發而發愁。

  他不能成天悶在史帝夫畫室,也不能在巴奇上班時獨自在家。夏令營雖然只有兩週時間,但比起哪裡都不能去,只能待在家裡與畫室兩邊跑實在好上許多。兩個大人還計畫好,等他從夏令營回家,再看準時間送他去布魯克林陪喬瑟夫與莎拉兩三週,一百零四天勉勉強強去掉三分之一,也不算這麼難熬了。

  因為夏天與暑假的關係,巴奇最近工作的賣場生意又開始好得不像話。帶著兒女到賣場挑選露營用品的父母簡直像看見砂糖的螞蟻一樣,每天大批大批地湧進賣場。他光是介紹每組帳棚的細節差異、每盞露營燈的實用性,以及釣桿價格為何大不相同就忙得昏頭轉向,更不用說他得趁著每一組客人挑選完心滿意足的商品離開的空檔,仔細計算庫存數量趕著在斷貨前下好定單。

  當一隻動物可能真的會輕鬆很多,如果他和史帝夫都是鹿的話,現在早就舒舒服服窩在自己柔軟的草墊上、伴著星光與月色依偎在一起睡著了。

  巴奇精神不濟地想著,連日忙碌讓他累得連遲來的晚餐都吃不了幾口,忍不住對著一大份日式炒麵──素食口味,他平時的最愛──發呆。看著牆上時鐘指向晚上九點,巴奇想著史帝夫應該早就離開畫室快到家了。配合暑假的買氣,賣場提早並延長了營業時間,從原來的早上十點至晚間九點調整為早上九點至晚間十點。幸虧老闆是個好人,而且這間公司屬於家族經營而非連鎖量販店,三個月間的豐厚利潤會拿出一部份換算成獎金撥出慰勞員工的辛勞。

  只要撐過三個月就好。巴奇食不下嚥地勉強多吃兩口就放下叉子,他扳著手指計算日子,才剛過半個月,還有兩個半月的時間得熬過去。其實他在這間賣場已經工作將近四年,說習慣也早就習慣這段時間的忙碌。但是會累就是會累,疲勞是無法真正習慣的事,只是心態能調整接受而已。

  休息室內三三兩兩都是輪流吃飯的同事,平常會和巴奇說說笑笑的同事們也累得各自坐在室內一隅,完全沒有平常打趣嘻鬧的興致。再一個小時就下班了,巴奇收拾著吃不到一半而且涼掉的炒麵,正打算起身去做回收分類,一小瓶巧克力調味乳突然出現在他的桌面上。

  「你丈夫今天沒有接你下班?」說話的是一個把半長金髮紮在腦後的大個子,制式的紅色T恤制服幾乎包不住他的好身材,袖子與整件衣服被他的強健的大塊肌肉撐得緊緊的。

  「嗨,索爾。」巴奇不客氣地拆開吸管包,喝了一大口香甜濃郁的調味乳才慢吞吞地說,「我自己有開車來,何必讓史帝夫來接我。」

  索爾咧嘴大笑,坐在他身邊順勢搭住他的肩膀笑道:「你以前也有車,他還不是每天在門口等你下班,生怕一個沒注意,你就被漂亮小妞拐跑似地盯著每個跟你聊天的人看。」

  「你不必嫉妒我。」巴奇兩三口就把那瓶小小的調味乳喝個精光,「你弟弟,我是說沒血緣關係、黑頭髮綠眼睛跟你訂婚那個,還不是每次都用斜眼瞪我。」

  收養詹姆斯之前,史帝夫在大學畢業後買了另一台二手車提供給巴奇使用,畢竟史帝夫每天中午前就會到畫室,他不想讓巴奇必須配合他的行程而限制出門時間。但是史帝夫每天都會在巴奇下班前十分鐘就待在停車場等候自己的丈夫。那時他們結婚剛滿一年,巴奇開朗又英俊,史帝夫總愛操心不必要的事。一直到詹姆斯來了,史帝夫才不得不停止接巴奇下班的多餘行為。詹姆斯第二天還得上學,就算隔天是假日,他們也不希望詹姆斯晚睡。

  所以史帝夫一般在晚上八點就會帶著小男孩先回家;如果巴奇是早班,史帝夫就會等巴奇到畫室去找他之後,再一起去超市買菜,七點左右回家。

  不得不說,史帝夫防守嚴備,才讓巴奇少了許多麻煩。在巴奇工作一年多,有一次大家在午休吃飯聊天時,不少人才說當時要不是因為史帝夫看得緊,其實很多未婚的女同事都想過邀請他下班去酒吧喝一杯什麼的。

  據說有一次好不容易約到巴奇同行,某個現今已離職的女同事使出渾身解數想勾引巴奇;他這麼大一個人,除了對那位女同事微笑聊天,連人家的手都沒摸一下,更是不解風情到連酒水都沒請一杯。

  雖然極少和同事出去喝酒吃飯,巴奇人緣還是很好。大抵是因為他個性大方又愛笑,他笑起來眼眉彎彎地招人喜歡,五官有股說不上來的別緻好看,很少有人看見他的笑容還能對他發脾氣。

  「他可不會來等我下班。」提起自己的未婚夫,一向豪爽的金髮大個子也喜滋滋地難得紅了臉,「不過我們訂好日子了,上帝保祐,他終於有空了。」

  索爾的未婚夫是一位會計師,叫做洛基。因為雙方父母交情不錯,洛基五歲的時候父親出車禍在醫院住了兩個月,索爾的母親看不過洛基的母親每天醫院家裡兩頭跑,就抱了洛基到索爾家住兩個月。那時索爾也才七歲,身為獨生子的他每天牽著洛基的手跳上跳下,逢人就說洛基是他弟弟,一直到長大成人訂婚前──那可是一個很漫長而巴奇聽了就怕的故事──索爾還是向人介紹洛基是他弟弟。

  而洛基半年前答應了索爾的求婚,卻說結婚要等他有空再說。如果索爾不能等就拉倒,這個婚不結也罷。

  索爾當然是滿口答應,私下卻常常拉著巴奇給他出主意討洛基歡心好提早結婚。

  巴奇就談過一次戀愛,而且過程順利到讓所有聽過的人──當然是刪減版,羅馬尼亞青年巧遇到國外旅遊的未來畫家還一見鐘情的俗套內容──都眼紅不已,想當然他是提不出什麼有參考意義的方法。不過貴在誠意,雖然索爾只懂得送玫瑰花或在洛基加班時送一些小甜點,畢竟還是打動洛基的心,本來到遙不可及的婚期終於有了盡頭。

  很榮幸地,巴奇是索爾的男儐相之一,考慮到巴奇一進公司就認識索爾,而且相處甚歡,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或許因為婚姻對象都是同性,所以巴奇和索爾一直很聊得來,加上史帝夫在街上見過洛基與索爾一次,所以對索爾和巴奇的友誼不那麼介意。套史帝夫興沖沖打電話告訴他的說法就是:『他們感情好到眼中容不下別人,就像我和你一樣。』

  巴奇聽了都替自己丈夫的幼稚感到不好意思。

  無時無刻都想展露一下自己的愛意與佔有欲,嗯,好吧,巴奇不討厭、甚至喜歡這樣的金髮男人。

  「該出去收拾賣場,準備打烊了。」索爾起身拍了巴奇的肩膀一下。

  休息時間已經到了尾聲,巴奇將空的錫箔包折成漂亮形狀,收好桌上的餐點,跟著大家一起離開休息室。

 

      ★ ★ ★

 

  史帝夫胡亂地按著電視頻道,他隨便吃了一頓晚餐,收拾完還洗了澡,算一算時間,巴奇差不多快到家了。已經十一點多,史帝夫知道巴奇會先在公司吃飯,所以並不擔心自己的丈夫會餓著肚子回家。

  每到七月就是史帝夫強烈希望巴奇不必工作的季節。

  他們討論過這個問題,因為史帝夫有條不紊的工作方式以及水漲船高的事業走向,其實巴奇不需要出去工作也無妨。但是巴奇想要工作,不光是因為薪水,就算是動物也有社會性、何況他現在是人類。巴奇需要朋友,他不能永遠躲在史帝夫的世界裡,他必需進入人類社會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雖然詹姆斯來了之後,巴奇為了照顧好詹姆斯考慮過辭掉工作。

  史帝夫反而轉換立場鼓勵巴奇繼續工作。

  其實也不為別的,按史帝夫內心最深的渴望,當然希望巴奇不要出去工作,能待在家永遠只讓他一個人看見就好。但是巴奇喜歡那個工作,從每天回家嘰嘰喳喳對史帝夫說工作的內容還有提到同事時的快樂表情就能看出。史帝夫不想那麼自私地把巴奇關在家裡。最重要的是有一份工作讓巴奇有成就感,就像他每當完成、賣出一幅畫那樣,除了愛與關懷,人活在世界上還需要成就感。

  所以史帝夫分擔──必須的,詹姆斯也是他的孩子──照顧詹姆斯的責任,在打雷下雨的夜晚抱著瑟瑟發抖的男孩直到沉沉睡去再回有巴奇在的床上;在學校通知孩子打架時,丟下畫架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弄清楚事情再決定要不要處罰孩子。

  他的工作時間比巴奇有彈性,沒理由讓巴奇上班請假趕去,而他躲在涼爽有冷氣的畫室只管畫圖其他什麼也不管。不過他還是每年七月一到就希望巴奇不必工作,這一點小小的私心,怎麼也按壓不住,他從來沒有說出口,畢竟巴奇快樂比什麼都重要。

  聽見車庫鐵門自動打開的細微聲響,史帝夫知道巴奇回來了。他連忙起身打開與車庫相連的後門,棕髮男人走下車,按著搖控器把鐵捲門關上。巴奇垂著頭走兩步才發現史帝夫在等他,露出一個略帶疲憊的笑容走上前抱住史帝夫。

  「我回來了。」巴奇邊說邊在丈夫寬闊溫暖的肩脖處親一口。

  「歡迎回家。」史帝夫心疼地撫摸著巴奇的背,輕輕嗅著對方身上熟悉的味道,撥開垂落額頭的髮絲印下一吻。

  實話來說,史帝夫一直沒有打消過的不止希望巴奇辭職這件事,只不過這個想法不可行,但是他還有另一個念頭,既不用巴奇辭掉工作,也能讓巴奇不必每天辛苦開車往返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去上班。

  他拉著巴奇的手在沙發坐下,關上電視還在播放的購物廣告,史帝夫先問了巴奇累不累,對方蒼白著臉說還好的神色,越發讓史帝夫心疼他。

  巴奇自然而然地靠在他身上,閉著眼睛稍做休息,史帝夫一邊吻著他的頭髮,一邊溫柔地摩娑他的手臂。眼看巴奇昏昏欲睡,史帝夫心裡帶著機不可失的想法,吻著巴奇露在頭髮外的耳朵悄聲說著:「……如果我們搬到堪薩斯市,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聽到這番話,灰藍色的大眼睛猛然睜開,巴奇調整脖子角度,由下往上瞇著眼睛盯著努力討好賣乖的史帝夫一會兒,才慢條斯理地說:「羅傑斯,你想都別想,我的家就在這裡。」

  第一次失敗是很常見的事。史帝夫在心裡鼓勵自己。

  他摸了摸巴奇因為天氣炎熱與連續勞動而變尖的下巴,柔聲續道:「我捨不得你這麼累。而且我不是打算賣掉這裡,我們可以在市內找──」

  話沒說完,巴奇抓住他的手指咬一口,「不需要,除了這裡,我哪裡也不去。」

  「但是你上班地點實在太遠了,」史帝夫吃痛地抽回手,不改懷柔政策用雙手捧住巴奇的臉頰,深情款款地看著皺起眉頭的棕髮男人,「減少往返的車程你可以有更多時間休息。」

  「我不在乎。」

  巴奇嘟了嘟嘴,偶爾的孩子氣讓史帝夫沒忍住往上頭親了一口才勉強拉回理智繼續說下去。

  「但是我在乎,你的安全與健康對我很重要,每天這樣往返,你的身體受不了。」

  「等九月結束就不會這麼忙碌了。」巴奇推開史帝夫,直起腰扳起臉,「史帝夫,我知道現在我們現在可以不用為錢煩惱,但是錢不是這麼用的。那些錢可以做更多事,詹姆斯以後上大學會用到、你買畫材會用到,我不想貪圖一時方便就隨便用掉。」

  「這不會是短暫的。」史帝夫跟著皺起眉,「考慮到油錢、便利以及安全,有可能的話,你會在那間公司待上好幾年,我不覺得在市內買一間新房子是一時方便這麼簡單的事。」史帝夫一向很頑固,他對他的經紀人──是的,他有經紀人了,一個金髮長腿的漂亮女孩,叫做雪倫。透過小辣椒介紹,聽說還是佩姬的堂妹。而且是他的大粉絲──對他的贊助者、對買畫的人一樣頑固,偶爾,他面對巴奇也不會退讓,就像現在這樣,他覺得自己的考量是正確的,就能讓巴奇氣得牙癢癢。

  不過巴奇也有自己的優勢,雖然他不如史帝夫理直氣壯,但是他極其不幸地──對史帝夫來說──很懂得如何拿捏讓史帝夫心軟的絕竅。巴奇只需要撇撇嘴,眼角泛紅,眨巴著濕漉漉的灰藍色眼睛一臉委屈望向史帝夫,他做出的決定十有八九史帝夫無法反駁。

  巴奇不是有心的,史帝夫知道不是,他不是把別人的心意踩在腳底下的那種人。他只是不想離開這個對他意義非凡的家,史帝夫怎麼可能因此責怪他。

  「我不想搬走。」正如史帝夫所料,巴奇神色緊張用雙手揪住他胸口的衣料,「這裡是我們的家,我不想因為我的工作而搬走。」言下之意,為了史帝夫的工作就可以;若是立場顛倒,反倒換史帝夫不願意了。

  理所當然地,史帝夫退讓了。

  他用輕柔的吻撫去巴奇眉間的痕跡,吻著對方因為沮喪而下垂的嘴角,柔聲哄著他心愛之人,「好的好的,我們哪裡也不去……除非你想搬家,否則我們永遠都要住在這裡。」

  巴奇鬆一口氣,順勢用雙手交握在史帝夫頸後,他主動吻住史帝夫的雙唇,在交換親吻的間隙含住史帝夫的下唇喃喃說著:「我們哪裡也不去。」

  史帝夫心裡一軟,雙手伸進紅色T恤下擺,直接用手掌貼住巴奇溫熱的肌膚,指尖順著腹部熟練地摸索到對方敏感的乳頭輕輕揉捻。以往這個動作都能換來巴奇動聽又高昂的呻吟,此刻卻只聽到巴奇綿長沉穩的呼吸聲。抬頭一看,巴奇正閉著眼睛小聲地打著呼嚕。

  史帝夫好氣又好笑地噴了一聲,隨即又心疼地吻了吻對方看上去十分疲累的下顎線條,他撐起身體,準備將累得睡著的棕髮男人拖到二樓臥室。誰知道他剛撐直手臂,下方的人就睜開眼睛用雙腿勾住他,喃喃自語般輕道:「繼續啊,我想要這個。」

  「你累了。」史帝夫吻了吻巴奇的眼皮,「非常非常累。」

  像在印證史帝夫的話一樣,巴奇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我確實累得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所以不回臥室,就在這裡吧。」

  「這裡沒有保險套,甚至沒有潤滑劑。」史帝夫微微苦笑。

  「我不需要那些,我只要你的老二直接捅開我,用精液灌滿我……」他不管不顧地挺起腰用胯部磨蹭史帝夫的下腹,把史帝夫滿腔柔情都轉化成慾念,難以克制地隨著巴奇的節奏動起來。

  史帝夫啃咬巴奇開始泛紅的耳垂,七手八腳解開彼此的牛仔褲釦子,急迫得連巴奇的褲子都沒完全脫下,讓巴奇上半身趴在沙發墊、雙腿跪在地毯上卻因褲管捲在膝蓋上方而無法張太開。史帝夫比平時還著急,一方面是半個月來巴奇太累太忙,他們確實沒有好好親近過,另一方面是自從詹姆斯來了之後,他們就不敢在臥室外的地方太瘋狂。所有的孩子都知道自己的雙親會做愛,但他們不會想親眼看見。史帝夫想避免被詹姆斯撞見的尷尬,而巴奇對此沒有意見。

  匆匆用唾液舔濕入口,史帝夫扶著已經硬得燙手的陰莖頂開洞口那圈緊實又充滿彈性的肌肉,前部剛進去,裡面又熱又滑的感覺讓史帝夫恨不得一插到底,如巴奇所說那樣,用自己的精液灌滿餵飽他。

  巴奇發出被嗆到的哽噎聲,他帶著哭腔、顫抖嗓音抱怨著:「慢一點,太大、太燙了……」

  史帝夫忍不住俯身咬住巴奇的後頸,瘋狂舔吻那一處被咬出淺淺齒痕的皮膚,氣息不穩地低聲呢喃:「上帝啊,你裡面好緊好熱……我真想就這樣永遠被你含在裡面不出來。」

  「唔嗯……太快了,史、史帝夫,你得,唔啊啊,你得慢一點……」

  巴奇哭得滿臉是淚水,彷彿撒嬌的抱怨聲從鼻腔逸出,隨著史帝夫每一次迅速抽插的擺動,上半身軟攤在沙發墊上咬著下唇忍住哭聲,下半身不住打顫任由史帝夫掐住他無力的腰肢吞吐他丈夫的慾望。

  一時間,靜謐空蕩的客廳只聽得見肉體交纏拍擊的聲音,以及低喘與帶著哭腔的微弱聲音。

  突然,靠近沙發的窗戶傳來猛然的撞擊聲。

  正在交換一個深吻的兩人同時嚇了一跳,巴奇嚇得繃緊全身肌肉,連帶下面那個小洞也夾得緊緊地,逼得史帝夫發出完全稱不上體面的呻吟。

  又是一道撞擊聲從窗戶玻璃傳來,這次還夾帶了銳利物刮過玻璃的尖銳聲音,還有在黑暗中格外清晰的喘氣聲。

  兩人對看一眼,又同時看向窗外那一大片黑暗──黑夜中看起來是暗灰色的草地,因為天氣不錯在黛色空中格外分明的星光,最後是不遠處一個五歲孩子大小,漸漸向他們靠近、而且越來越大的……一頭鹿!

  史帝夫揉了揉眼睛,確實沒看錯,一頭成年的、頭上頂著兩根分枝開叉犄角的強壯雄鹿再次衝撞了他們的窗戶。而這次玻璃有了裂痕,而那頭鹿噴著氣打了一聲響鼻,瞪著史帝夫不住刨地踢腿。

  那對圓潤漂亮的動物眼睛,活像想在史帝夫身上瞪出一個洞一樣殺氣騰騰。

  「我的天啊!史帝夫,快、快下去!」巴奇似乎和雄鹿對上視線,他頭也不回胡亂朝史帝夫扳住他肩膀的手臂拍打,因為過於緊張,巴奇夾緊史帝夫不放,但他似乎一點也感覺不到史帝夫的難處,只是半哭半嚷喊著史帝夫退後,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

  「嘿嘿,巴奇你怎麼了?」史帝夫又痛又……好吧,真的很舒服,雖然疼痛多了一些,不過他更關心巴奇突如其來的驚慌。他安撫著吻著巴奇的耳緣試圖讓身下的人放鬆一點才能退出。

  哦,那隻雄鹿還在瞪著他呢。

  史帝夫顧不上被動物看見他們正在幹什麼好事的尷尬,反正又不是被別人……嗯,不太對勁,附近怎麼突然出現成年雄鹿,野生動物可不會平白無故靠近人類居住的區域……

  「巴、巴奇……」史帝夫嗓子有點麻有點癢,心臟跳得超級快。「牠,不,我是說他該不會是──」

  巴奇已經手忙腳亂隨便拿起沙發布遮遮掩掩,他紅透臉一臉羞憤扭頭朝史帝夫大吼:「史帝夫‧羅傑斯!快從我身上滾下去!他、他是我爸爸──」說完他就把自己的腦袋藏進沙發布底下,看也不敢多看外頭一眼。

  哦!真是太糟糕了。

  史帝夫無比心虛地朝著窗戶外那頭看起來真的非常憤怒的雄鹿扯出微笑,試著努力從巴奇體內……咳,就是這樣。

 

      ★ ★ ★

 

  如果說要在被一位父親看見你趴在他女兒(或兒子)的身上與被自家小孩看見你趴在他媽咪(或爹地)身上其中選一個的話,史帝夫毫不猶豫一定選擇後者。

  可惜的是後者還沒發生,前者已經一頭撞進他的生活,這完全是字面上的意思。不是說史帝夫就比較希望後者發生,完全不是,絕對沒有,他一點都不想跟這兩方分享性生活,無論哪一方都不想。

  他和巴奇用一種遇上史詩級災難的快速手法穿上衣服、打理出一絲人樣後,趕在那頭雄鹿──也就是史帝夫的岳父轉移陣地撞破大門前開了門。

  牠,呃,他看起來簡直能用巨大的牙齒撕爛史帝夫的內臟,他站在門外發出高亢的鳴叫,刨著蹄子一副隨時想衝進門用犄角頂穿史帝夫腦袋的兇狠模樣。巴奇比手劃腳不斷朝他說著:「不不不,不是那樣……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回事!」

  史帝夫一個字也聽不懂,雖然他好奇巴奇怎麼用人類的語言和鹿溝通,但他的岳父顯然誤會了什麼。他拉了拉巴奇的手指,附在巴奇耳邊悄聲問道:「你爸爸說了什麼?」這個親暱的動作又引來雄鹿的不滿,要不是巴奇擋在前頭,史帝夫恐怕就要被他撞飛了。

  巴奇痛苦地抹一把臉,悶著聲音輕道:「他問我……你在搞什麼鬼,為什麼把我、把我弄哭了……」巴奇欲哭無淚地用雙手掩住臉,「上帝啊,我恨我的生活。」

  「喔。」史帝夫滿臉通紅,清楚自己要是夠聰明的話,最好不要替巴奇回答這個問題。所以他很識時務地閉上嘴巴,不吭一聲乖順地站在巴奇身邊。

  雄鹿嗚嗚鳴叫,向巴奇甩了下腦袋,巴奇低聲說不,但雄鹿非常堅持,踢著腿表達不滿。

  巴奇滿臉無奈,扭頭對史帝夫說道:「我爸爸說,讓我們兩個走出門外。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他揍,呃,我是說踢你。」

  史帝夫點頭,牽起巴奇的手大方地向外走,他看著巴奇輕道:「沒關係,我帶走了他的寶貝兒子,被踢一下兩下也是應該的。」

  「他可以輕而易舉踢破你的腦袋或內臟,這可不是玩笑話。」巴奇翻了個白眼,但是反手握緊史帝夫的手不放。

  「這就有點……」史帝夫嘿嘿笑了兩聲,巴奇咬著下唇,跨出一步用半個身體擋住史帝夫。

  「我說過了,我和他、和史帝夫過的很快樂,他沒有待我不好,他不是、不是在攻擊我……」這句話是認真的,如果巴奇沒有邊說邊臉紅,會更有說服力。

  雄鹿顯然不信,搖晃著腦袋還有犄角,目露兇光繼續瞪向史帝夫。

  「就跟你說了不是那樣,我沒有哭,好吧,我是在哭,但不是因為他欺負我,他才不會欺負我,就說不是那麼一回事,我沒有坦護他!我沒有!」

  看著巴奇怒氣騰騰和一頭雄鹿你來我往,人類語言與鹿鳴夾雜在一起吵架實在是奇妙的場景,要不是史帝夫也是當事人,他會建議巴奇乾脆不要再做賣場陳列員的工作,專心在家寫一本鹿類生態學搞不好會很有看頭。

  但史帝夫很幸運地──他是認真的,因為巴奇是他的──參與其中,並為他的丈夫每一句話都極力在為他辯護而心生感激與驕傲。

  「你這頑固的臭老頭!我明明就不是那個意思!」巴奇大吼著,幸虧附近沒有鄰居,不然早就有人站在窗邊探頭探腦、再不然就是報警處理了。

  雄鹿高傲地昂起頭,表明了巴奇說的話他一個字也不信。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巴奇明天還得上班,他需要休息需要睡眠,眼看已經將近凌晨一點鐘,史帝夫是巴奇的丈夫,有責任幫助巴奇渡過這個難關。

  他這次學乖沒有附在巴奇耳朵邊,而是中規中矩地詢問巴奇:「你的父親該怎麼稱呼?」

  巴奇聳著肩膀嘀咕別理他,但還是忍不住回答:「喬治,叫他喬治就好。」

  「好的,巴恩斯先生,您能容許我稱呼您的名字嗎?」史帝夫拿出最大的誠意,大到連他拿著推薦函去面試美術學院時都沒那麼有誠意。

  雄鹿先是歪著頭看他,最後才在巴奇哀求拜託的請求下轉向正面點了一下長著尖銳犄角的腦袋。

  「喬治,我必需誠實地告訴您,我愛巴奇,他是我生命中遇見最美好的事物。」史帝夫清了清喉嚨,試著不讓舌頭打結誠懇地續道:「很抱歉我沒能和您溝通過就和巴奇結婚,但我早在見到他的第一面就決定會愛他、尊敬他、照顧他一輩子,如同他愛我、尊敬我、照顧我那樣,我和巴奇在神的面前發誓相守一生,而我永遠永遠不會打破這個誓言。」他能感覺到巴奇握住他的那隻手暖呼呼地掐了他一下。受到鼓舞的史帝夫露出愉快的微笑,「希望您能答應我,將巴奇交給我,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史帝夫不知道雄鹿聽懂多少,至少他不耐煩踢著蹄子的小動作漸漸停止,史帝夫從巴奇嘴角悄悄揚起的笑容猜想這是一個好現象。

  雄鹿彷彿提出問題般,又鳴叫幾聲。

  巴奇皺著臉,語帶不滿地回答:「你就一定要問這件事嗎?」

  雄鹿短促地叫了一聲。

  「你真是有毛病!」巴奇做了一個鬼臉,鼓起腮幫子,眼神游移不看史帝夫,悄聲將雄鹿的問題重覆一遍:「他、他問你,剛才為什麼要、要攻擊我?」

  「認真的?」史帝夫驚訝了。

  巴奇漲紅了臉,難堪地哀求,「求你別再問,他沒有得到答案不會走的。」

  「哇噢,我以為我媽在我十三歲時,發現我床底下的黃色書刊那一刻是最難堪的時候了。」史帝夫喃喃說著。

  「黃色書刊?」巴奇沒聽懂,他已經是不會被人調侃這種事的年紀才來到人類社會,所以沒人跟他說過。

  「沒什麼。」史帝夫抓抓頭,「就說這麼一次?以後我們可以不用再向他報備了吧?」

  「別問我,我簡直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最好永遠不出來。」巴奇一哭喪臉,史帝夫就想安慰他,親吻他。考慮到喬治還在這裡,史帝夫決定壓後處理。

  先把喬治打發走,他們有的是時間。

  「我絕對不會攻擊巴奇,無論動物社會中,咳,那代表了什麼意義,剛才、剛才我和巴奇是在……呃,交配?」這句話說完,史帝夫舌頭都刺痛了一下。

  「我的天啊,你說了交配嗎?」巴奇瞪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

  史帝夫這會兒連耳根都紅了,「不然我該怎麼說,做愛?動物有這個字詞嗎?」

  「也沒有交配這個詞啊!」巴奇氣得臉都紅了。

  「好吧,我不說話了。」史帝夫閉緊嘴巴站得直挺挺。

  巴奇憤然抽出自己的手,抱在胸前扭頭不理史帝夫。

  月光下兩人都面紅耳赤,一個是羞愧,一個是憤怒,只有五步開外的雄鹿正搖頭晃腦跳著小步緩緩向史帝夫逼近,他繞著史帝夫走,繞了一圈又一圈。史帝夫知道他正在打探自己,決定什麼也不幹,讓時間帶走一切。

  巴奇雖然生著氣,卻不忘讓眼睛跟著喬治轉。

  縱使巴奇目光如炬盯著雄鹿,史帝夫還是猝不及防在右側臀部與大腿交接處被踢了一下。

  「噢嗚!」力道實在太大,史帝夫整個人往前撲倒。

  巴奇一邊大罵:「臭老頭,你搞什麼鬼!」一邊心疼地伸手去扶史帝夫。

  雄鹿發出一種頗像笑聲的鳴叫,跳到史帝夫面前刨起一塊泥土砸得他滿臉都是。接著他嗚嗚叫喊一串長鳴,瞥了巴奇一眼,就在月色下一步步跳向草原、跳進森林消失。

  史帝夫知道雄鹿收斂過力道,否則他現在就不是喊痛而已,非得叫救護車或乾脆讓巴奇送他去醫院;但是皮肉之痛在所難免,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能在巴奇的扶持下走進家門,哀愁地面部朝下,平躺在沙發上。

  巴奇翻出家用急救箱的薄荷膏,一下一下在那處現在紅腫、明天就會變成大塊青紫色的瘀傷輕輕塗抹。史帝夫不怎麼想喊痛,雖然真的痛到冷汗直流。可是他擔心巴奇還在生氣,只好半假半真,拉下臉皮喊疼。

  沒一會兒,巴奇突然開始笑起來。

  史帝夫彆扭地移動角度想看見巴奇的臉,巴奇在他的傷處用力按一下,聽到他哎唷一聲,才笑著說:「交配?虧你想得出這個詞,真是好口才啊,羅傑斯。」

  「我也是被逼急了……但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我愛你,我──」史帝夫口齒不清地解釋,就怕巴奇誤會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巴奇沒等他說完,伸手揉亂他一頭金髮,愛憐地俯身在夾帶少許泥土的髮旋留下一個吻。

  史帝夫伸手勾住巴奇後頸,追逐著對方還帶著微笑上挑的嘴角。

  要不是因為後腿真的太疼,史帝夫簡直想馬上把喬治來訪前的工作做完。

  現在他只能不無小補地這裡啄一口,那裡親一下,雙手猶不安份地摟摟抱抱。

  兩人溫存一會兒,巴奇扶著史帝夫上樓,走到浴室拿出熱毛巾將灰頭土臉的丈夫仔細擦拭一遍,幫忙史帝夫換好睡衣,也已經凌晨二點多。巴奇伸著懶腰,翻出換洗衣物準備洗澡。

  在巴奇走進主臥浴室前,史帝夫突然想起喬治離開前似乎還說了些什麼。

  他喊住巴奇,把想到的事拿出來詢問。

  巴奇紅了紅臉,撇撇嘴,在關上浴室門之前才用不怎麼大卻足以讓史帝夫聽見的音量輕道:「他說,那一腳是要你記住,巴恩斯家的兒子得來不易;還有,他知道交配或做愛是什麼意思,只是沒想到人類那麼野蠻,要你、要我們,不需要那麼努力,反正我又不會生小孩。」巴奇沒好氣地閃身躲進浴室,無論史帝夫笑得多大聲都裝作沒聽見。

  史帝夫攤在床上笑得嘴角、肚子以及瘀傷處都在發疼,但是他停不下來。

  他知道明天右後腿一定會有一大片不堪入目的青紫色瘀痕,不過他不以為意,因為他會永遠記得,巴恩斯家的兒子得來不易。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