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文番外的番外
1.Wonderful Life
2.Perfect Life
然後真的沒有後續了
跪求不敲碗
再來,交友不慎
老是交到會敲肉的朋友!!!

--

1.

  只要史帝夫‧羅傑斯在家,巴奇‧巴恩斯每一天早晨都是在他丈夫的臂彎中醒來,偶爾還有半夜偷溜進主臥室、睡得亂踢被子的詹姆斯擠在他右側。彷彿不成文的規定一樣,若是巴奇的工作沒排到晚班,晚餐就是巴奇負責;而史帝夫負責早餐,只要他沒有被迫睡在畫室那張充滿霉味──巴奇對天發誓,真的沒有怪味道,他固定一週會過去更換一次床單與被子──還凹凸不平的行軍床上,他就會把早餐準備好。

  巴奇並沒有與史帝夫使用同一個姓氏,這是經過他們兩人商量以及史帝夫的父母同意而決定好的事。

  巴奇希望能保留巴恩斯這個姓氏,那是疼愛他、縱容他的任性的父母留給他最重要的東西。當他決定成為人類的時候,或許因為太瞭解他,母親只是溫柔慈藹地蹭了蹭他的脖子沒有反對。足月沒多久的妹妹蕾貝卡咬住他的耳朵發脾氣,兩個弟弟繞著他嗚嗚鳴叫,叫他不要走。而父親看著他的眼睛,沒有多說什麼,伸出角頂了頂他的身體讓他走。

  想要和史帝夫永遠在一起的念頭強烈地擄獲巴奇,儘管那時候巴奇並不能確定史帝夫願不願意和他在一起。他必須知道自己有沒有這個機會,所以他不得不離開他的家、離開他熟悉的生活,一頭扎進未知的人類生活也不曾後悔。

  史帝夫很好地證明了一切,史帝夫給了巴奇所有想到或沒想到的溫暖與愛,他給他一個家、一個容身之處,甚至透過友人給了他一個身分證明──他還真沒想過人類需要這種傻兮兮的紙片才能找工作──史帝夫無條件包容他的一切。

  他覺得自己很幸運,才會在下著冰雹的那一個午後遇上這個男人。

 

 

2.

  巴奇喜歡他的人類生活,固然因為有史帝夫,讓他體會到貨真價實『生活是彩色』這個說法。畢竟他以前分辨不出色彩,就連史帝夫整個人在他眼中看起來都是亮白淺白,偶爾會因為衣服搭配增加灰色或深色。

  巴奇也喜歡他的工作,那是一間市中心最大的賣場,每天忙得不可開交卻很充實。

  而且賣場離史帝夫的畫室不遠,只要史帝夫待在畫室,巴奇就會趁著休息時間帶著午餐或晚餐去找他。晚上如果巴奇需要上班──就算員工有了孩子,還是需要輪流排晚班──也會在畫室一隅找到放學後被史帝夫接到那裡玩累睡著的詹姆斯。雖然詹姆斯總是對史帝夫表現出敵意,但事實上巴奇總是能在史帝夫的視線範圍內看見他。巴奇猜想大抵是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抗拒史帝夫真誠溫暖的笑容,就算是巴奇也不能,更何況是涉世未深的詹姆斯。

  而且史帝夫真的很疼愛詹姆斯,雖然史帝夫笑著說詹姆斯和巴奇太相像,所以他板不起臉,但是巴奇知道更大的因素是因為他喜歡小孩。

  巴奇還沒有機會告訴史帝夫,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雨天,史帝夫冒著被冰雹打破頭的危險將他抱上車,被雨水完全打濕的史帝夫顯得如此狼狽,明明自己也冷得全身發顫,還是露出笑容悄聲安撫他。就那麼一瞬間,巴奇整顆心被『我想和這個人一起生活』的念頭佔據。

  就算知道成為人類必須承受無法言喻的痛苦──這可不能讓史帝夫知道──但他更害怕自己什麼都不去做,眼睜睜看著史帝夫隨便與哪一個人類在一起,而他只能躲回森林後悔傷心。

  巴奇很高興自己為了掙取史帝夫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3.

  起初,巴奇不知道人類交往的方式。

  他知道公鹿與母鹿會在發情期交配,他的父親連續三年發情期都打敗競爭對手與母親一起渡過,固定配偶在鹿群來說非常少見,因此他才有了三個同父同母的調皮弟妹。可是他和史帝夫都是公──呃,兩位雄性人類,他們不需要發情期也無法生小孩,巴奇曾經單純地認為住進史帝夫家裡就是在一起的意思。

  每天睜開眼睛就能看見史帝夫,等史帝夫下課或下班回家又能暖呼呼地依偎在一起直到睡著,巴奇以為這種幸福平靜的生活就是一輩子。偶爾巴奇會有一種說不上來、忍不住想去觸碰史帝夫身上任何一塊皮膚或摸一摸對方嘴唇的念頭……唔嗯,總之他那時候真的不是很清楚那是什麼感覺。

  直到有一天,他看見電視上有一對男女在牙膏廣告中擁吻──他看過的電視節目真的比史帝夫想像中來得多──才意識到他想試著與史帝夫這麼做,如果史帝夫願意的話。

  但是史帝夫什麼都沒說,雖然史帝夫總是溫柔專注地凝視著他,他仍不想冒失地冒犯到喜歡的人。史帝夫對所有人都很好,這個溫柔勇敢的金髮男人甚至願意救下一頭毫無關係的動物,他沮喪地猜想,或許史帝夫也僅是發揮善良的優點收容一個陌生男人。

  是他自己喜歡史帝夫,並不代表史帝夫必須喜歡他。

  他只要能一直待在史帝夫身邊就好。

  日子明明很短暫、感覺卻很漫長地過去,在他以為永遠不會發生、平常而且平淡的某一天,史帝夫吻了他。

  在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兩個人類在一起是什麼意思。

 

 

4.

  史帝夫在吻他,那很好,非常美好。

  從下午開始第一個吻之後,他們就像接吻魚一樣離不開彼此的嘴唇。也像接吻魚一樣就算粗魯野蠻地咬腫彼此的嘴唇,也不肯放棄任何一個親吻的機會。

  親吻很好,史帝夫笨拙的舌頭在他嘴裡攪動的感覺令人渾身發燙,但是他喜歡這個。他同等笨拙地模仿史帝夫伸進衣服底下的手掌,撫摸對方依美術生來說過於緊實強壯的腹肌。那有點困難,考慮到史帝夫的吻技雖然不佳仍能將他吻得昏頭轉向。

  到最後他只記得史帝夫附在他耳邊喘著熱呼呼的氣息輕道:「巴奇,你得用鼻子呼吸。」然後又是無數個吻落在他的耳緣,落在他耳後那塊皮膚,落在他的鼻尖眼皮以及全身皮膚,柔軟得像初春的青苔卻又甜蜜得像樹叢間最鮮甜的漿果。

  「上帝啊,你如果不知道你有多美。」史帝夫滿懷喜悅地說,「那麼你就不會明白我有多愛你。」滾燙的身體緊緊貼住他,親密得像他們從來沒有分開過。

  「我知道你很囉嗦,但沒想到在這種時候比平常還囉嗦。」巴奇笑嘻嘻地咬了史帝夫的鼻尖一口,他的陰莖硬得發痛,主動挺起腰在史帝夫胯部磨蹭增加快感,「我得說,我還,嗯啊,真不知道,接下來該、該怎麼做。」他夾帶著呻吟斷斷續續說著。

  「呃……我、我大概知道……」史帝夫羞紅了臉,手掌卻毫不猶豫地將兩人同樣滾燙的陰莖包覆在一起輕輕擼動摳弄。

  「嗯……我喜歡這個。」巴奇攀住史帝夫佈滿細汗的後頸,眼角因為強烈的快感泛紅,全身麻癢得難受,手指不停在史帝夫濕滑的皮膚上亂抓。

  舒服得射出來時,史帝夫正含著巴奇的舌頭與嘴唇逗弄,巴奇哼哼兩聲,渾身顫抖地貼緊史帝夫,全部射在對方手心裡。他本來就沒有經驗,在發情期開始前就來到史帝夫身邊,更不用說除了這個金髮男人外,他從來沒有親近過別的人類,所以一般人會有的羞怯感他全部不懂,他只覺得和史帝夫的性愛過程,無論是身體與心裡都有說不出的開心與喜悅。

  「你很拿手這個。」巴奇嗤嗤笑著吻了緊緊抱住他的史帝夫,他毫不掩飾的呻吟與驚訝反倒弄得史帝夫滿臉通紅。

  「我該說謝謝嗎?」史帝夫耳朵都紅了,朝著巴奇臉頰額頭親了一口又一口。

  「這是我的榮幸。」巴奇咧嘴大笑。

  兩人赤身裸體在床上打鬧休息一會兒,這裡摸一摸、那裡親幾口,探索熟悉彼此身體的動作很容易又起反應。

  這次巴奇先伸手握住史帝夫的陰莖模仿著方才的動作輕柔地上下擼動,史帝夫按住他的兩片臀肉不停揉弄,粗喘著氣咬住他的耳邊悄聲說著:「我想進去,可以嗎?」

  有那麼一瞬間,巴奇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史帝夫吻著他的嘴唇,一根手指試探地觸碰探入臀肉中間那個小洞。與其說感覺不好倒不如說是痠脹又帶點麻癢,巴奇表情扭曲地忍住笑意,嚇得史帝夫連忙抽出手指。

  「不舒服嗎?」史帝夫緊張地皺著眉,帶著歉意用指腹撫過巴奇的下顎,「那我們跟剛才一樣就好。」

  巴奇笑了出來,他用力吻住史帝夫的嘴唇,一邊吮吸下唇那塊軟肉一邊含糊不清說著:「我是你的,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句話讓巴奇收獲了史帝夫羞澀又幸福的笑容,史帝夫溫柔地捻開貼在他頰邊的一縷髮絲,天藍色的雙眼深深疑視著他,「我也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

  「我知道。」巴奇閉上雙眼輕聲回應,「我和你,我們屬於彼此。」

 

      ★ ★ ★

 

  挺起腰半跪在床上的動作讓巴奇覺得有點不安,他的雙腿大開,全靠膝蓋支撐全身重量,把臉藏入交疊的手臂間,呻吟聲卻隨著史帝夫舌頭滑動的觸感不斷從鼻腔逸出。他可以感覺到粗糙的舌面舔舐打開他所帶來的刺激與快感,史帝夫的舌頭與手指交互探入洞口,沾滿唾液的部位在手指的摩擦下發出黏糊糊的水聲。

  他的腰肢與大腿因為強烈的快感不住打顫,臉頰按在枕頭上氣喘吁吁,腦袋一片空白,只有源源不絕的熱度在史帝夫觸碰的每一處肌膚下方游走。他不知道史帝夫在等什麼,只知道被舔得濕搭搭的地方能明確地感覺到手指在腸肉旋轉剪開的脹痛痠麻。

  「你,呃啊……」巴奇不得不努力吸一口氣,才能把話完整說完。「你得、做點、做點什麼──」眼前一片模糊,他舉起痠軟無力的手,往身後胡亂拍打。

  「我得確保你準備好,」史帝夫熱騰騰的氣息噴撒在他皮膚上,燙得像火焰在舔舐那塊皮膚,「我不想弄傷你……」

  「你該死的做點什麼就對了!」他發誓,如果他還能抬起他的腰,一定先跳起來給史帝夫一腳再說。

  「我居然一直以為你脾氣很好。」史帝夫愉快的笑聲在此刻聽來無比可憎。

  「我也蠢得以為你的耐心是美德。」巴奇咬牙切齒地反駁。

  「親愛的,那確實是美德。」

  「史帝夫‧羅傑斯,我發誓我會揍你一頓。」

  「壞脾氣。」史帝夫邊嘀咕邊在他背脊落下一串吻。

  異物入侵的疼痛簡直能直接將巴奇撕裂,他開始瞭解史帝夫拖宕這麼久是為了減輕不適感。就算史帝夫體貼地放緩進入速度,他還是痛得全身力氣都像被抽乾。但是他沒有讓史帝夫停下來,就連哼也沒哼一聲,咬住下唇承受被一寸一寸貫穿的痛楚。

  如果這份痛楚是史帝夫給予的,那麼他願意全盤接受。

  只要能讓史帝夫高興,巴奇可以做任何事。

  完全插入後,史帝夫停下了動作,他並非遲頓到沒發現巴奇的不適感。只是事情進展到現在,他也不至於不上不下草率解決這次的性愛。這是他們第一次嘗試肢體交纏,倉促結束只會讓巴奇留下不好的回憶。與其如此,史帝夫願意花上更多時間與耐心讓巴奇也能享受性愛的美好。

  史帝夫握住巴奇因疼痛而軟垂的陰莖,一邊吻去巴奇背上細小的汗珠一邊撫弄受到刺激而漸漸漲大的性器。史帝夫忍住被緊窒柔軟甬道包覆住的快感,滿懷愛意地愛撫啃吻巴奇背部彷彿蝴蝶展翅的肩胛骨。或許是他的努力得到回報,身下的人不再瑟瑟發抖,撐起手臂露出蒼白中帶著一抹紅潤的漂亮臉蛋,虛弱地輕道:「我覺得……應該可以動了……」

  史帝夫喉嚨上下滾動,艱難地嚥下一口唾沫,嗓音沙啞地應道:「好的,我們試一試。」

  一開始抽插仍不很順利,但比起剛進入時好上許多。巴奇不是在床上害羞含蓄的類型,起初是不懂,後來是沒必要。脹痛感漸漸被快感取代,巴奇毫不羞澀地扭動腰肢讓史帝夫能夠更用力準確擊中他的快感帶。他會在史帝夫加快律動時抱怨,也會在感受到愉悅時發出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

  結束後史帝夫貼心地用熱毛巾替巴奇擦拭身體,因為是預料之外發生的性愛,史帝夫並沒有準備保險套,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拉起懶洋洋攤在床上瞇起眼睛瞪他的巴奇,半扛半抱拖著一肚子濁液的棕髮男人跑進浴室。

  考慮到巴奇的體力,史帝夫很勉強才克制住達成浴室性愛挑戰的念頭,不過免不了又親又摸,搞得巴奇差點喘不上氣,氣呼呼地把史帝夫推出浴室自己處理後續。

  趁著巴奇待在浴室,史帝夫連忙翻出備用床單替換被汗水與各種液體弄體的床單。等巴奇圍著大毛巾踏出浴室,就看見一個金髮男人躺在床上笑得閤不攏嘴,雙手大張儼然等著他投懷送抱。

  巴奇歪著腦袋看著史帝夫,他慢吞吞地拖著腳步惹得史帝夫心癢難耐,好不容易走到床沿,巴奇猛地跳到史帝夫身上,壓得史帝夫喘不過氣卻又忍不住咧嘴大笑緊摟住巴奇不放。

  最後他們依偎著彼此,用一個長長的深吻為夜晚拉下最後一幕。

 

 

5.

  紐約畫展結束後,史帝夫受到許多來自大城市的邀約,他有了新的贊助者,也有為數不少的人表示願意為他在城市中提供免費畫室。其中有幾處在紐約,史帝夫的父母還住在布魯克林,巴奇看過那些隨意放在餐桌上的資料,史帝夫從不隱瞞他任何事。

  巴奇不想搬走,他喜歡歐賽吉平原的景色,這是他的故鄉,也是他遇見史帝夫的地方。還有他們時常一起散步的森林小徑,並肩走在回家路上的暮色,假日午後依偎在長廊直到睡著的舊沙發。

  他最喜歡坐在門外的臺階上抱著詹姆斯等史帝夫回家一起吃飯。

  所有一切都令他留戀不已,捨不得離去。

  不過他願意搬到大都市,如果有需要,他願意為了史帝夫搬到世界的任何一隅,因為有史帝夫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但是一個月、三個月、半年過去,史帝夫仍舊由歐賽吉平原那棟小房子每天開上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到堪薩斯市的畫室。史帝夫從來沒有提過搬家、換新畫室的事,巴奇預想中的搬家通知遲遲未到。

  已經是美術館工作人員的山姆偶爾會到千里迢迢到他們家裡蹭一頓飯;東尼會坐自用飛機帶小辣椒同行,小辣椒總不忘依著季節或年紀為詹姆斯帶一份合適禮物。兩位老友會坐在客廳一起為棒球比賽大聲歡呼叫罵,小辣椒則加入巴奇陪詹姆斯在兒童房玩拼圖說故事。

  小辣椒喜歡孩子,而詹姆斯相貌確實可愛,她的禮物攻勢與甜美笑容輕而易舉搏得詹姆斯好感。巴奇在一旁看著一大一小互動,笑著問她怎麼不自己生一個。

  沉吟一會兒,小辣椒徐徐說道:「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婚姻,我愛東尼、東尼也愛我,不代表我們必須結婚生子。」她目光柔和地望著巴奇,「能夠像你與史帝夫一樣知道什麼屬於自己當然很美好,但我覺得我和東尼保持現狀也不差。」

  她拉著詹姆斯的手玩遊戲,打趣地續道:「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還沒有這麼漂亮活潑的小男孩。」她捏了捏詹姆斯的鼻子,逗得小男孩喀喀笑。

  後來沒有多久,史帝夫和巴奇還是收到了東尼和小辣椒的婚禮通知。

  巴奇微笑著,將卡片裡看起來很幸福的小辣椒與難得靦賟的東尼的婚紗照用相框裝好放在櫃子上。櫃子上頭還放了其它相片,有史帝夫和詹姆斯在院子裡一起洗車玩鬧的相片,也有巴奇剛睡醒揉著眼睛的狼狽模樣,還有一家三口出去野餐時,遇上到森林健行的陌生人幫忙拍下各自大口咬下三明治的奇怪表情。

  半年過去,詹姆斯和史帝夫相處的還不錯,巴奇知道小男孩在學校頗受同年紀的小女孩青睞。孩子都是喜新厭舊的勢利鬼,有了新朋友轉移注意力,很快地巴奇就被小男孩挪了位子,他還是男孩最喜歡的舅舅,不過讓史帝夫分享一點時間也無可厚非。

  只有偶爾和史帝夫鬧彆扭的時候,詹姆斯才會一整天黏在巴奇身邊,故意想惹史帝夫生氣,結果當然是不了了之。沒兩天又拉著史帝夫講故事,或是繞著巴奇說午餐便當想吃什麼。

 

 

6.

  參加完東尼與小辣椒的婚禮,巴奇和史帝夫帶著詹姆斯順道去布魯克林拜訪史帝夫的父母。

  喬瑟夫與莎拉知道他們收養了巴奇的外甥,但因為路途遙遠,也只有在半年前畫展那次相處幾天。喬瑟夫有些嚴肅、莎拉堅強溫柔,但他們同樣待詹姆斯如同親孫子一樣和善慷慨,在第一次見面時他們就準備了小男孩應該會喜歡的糖果與玩具,兩人牽著不怎麼高興的詹姆斯到公園散步,讓史帝夫帶巴奇到他高中時代的房間看些舊相片,回來時,詹姆斯一開口說話就有甜甜的香草氣味,整個人也明顯開心不少。

  小孩就是容易被收買,等他們要回堪薩斯市時,被祖父母捧在手心的詹姆斯已經和兩位長輩說好等暑假還要再來。這次見面,慢慢熟悉人類社會的詹姆斯更是毫不客氣地爬上喬瑟夫的大腿說個沒完,向來沉默寡言的喬瑟夫也不禁微微展露笑意,抱著詹姆斯一整天沒放手。

  這不是在說詹姆斯完全不想念自己的母親,蕾貝卡固定在每個月的滿月那一天出現,趁著黑夜籠罩大地叼著葉子來拜訪他們。等到詹姆斯長大成人還有好長一段時間,縱使他想念自己的母親,也只能在滿月那一天單獨和蕾貝卡講訴自己周遭發生的所有事情。

  每當蕾貝卡來訪,看著他最疼愛的妹妹與外甥在月光下互訴思念,巴奇總覺得心裡難受。無論如何,因為有他的例子在前──當然,他也不是第一個,更不可能是最後一個──詹姆斯才會輕率無知地踏入人類社會。他們都明白那是孩子天真的佔有欲作祟才導至這個結果,但要說巴奇毫無責任也未免太過於自私無情。

  他和史帝夫當然會好好照顧詹姆斯,可是成為人類與身為動物,在各方各面都有不可跨越的差異。更不要說詹姆斯是懵懵懂懂、思慮不周地一頭栽進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到最後,人類只會跟動物相行漸遠,巴奇不認為詹姆斯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7.

  六月快結束的一個晚上,史帝夫接到電話看了巴奇一眼就往屋外走時,巴奇有預感他猜想的事終於要來了。最近有一位贊助者提出的條件真的很優沃,去畫室的時候都能聽見工讀生在談論這件事。如果史帝夫想要更好的發展,應該會答應對方的條件。他先喊詹姆斯去洗澡,然後自己把晚餐使用的餐具清洗起來。平時那是史帝夫會在洗澡前搶著去做的工作,但巴奇需要做一點事讓等待的時間不至於那麼漫長。

  巴奇想了很多,搬家需要的費用,到了新城市得替詹姆斯找合適的小學,他能選擇的工作性質不多,考慮到他只有一張偽照的國外高中學歷,只會簡單的閱讀與拼字,大抵還是賣場或服務業才會雇用他。動物需要考量的不外乎是食物來源與天敵(包括人類)所帶來的危險,人類要評估的卻複雜太多了。最重要的是詹姆斯得一個月回來歐賽吉平原一次,以史帝夫目前的收入狀況應該不會有經濟上的問題。葉子得是當天摘下才有效果,巴奇聽說過如果沒有按照時間食用會有很嚴重的後果,多嚴重他不清楚,但是他不能冒險。

  電話比巴奇想像中還快結束,詹姆斯還在浴室裡和橡皮鴨展開大冒險,史帝夫搓著臉有些忐忑不安地湊到流理台前拿起抹布接過巴奇剛沖完水的餐具。

  「巴奇,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史帝夫盡量讓語氣顯得輕快卻夾帶一絲緊張地說。

  巴奇遞給史帝夫一個盤子,輕描淡寫地回應:「你說吧。」

  「如果,我是說如果,」史帝夫難掩興奮,用力擦拭盤子發出有點可笑的啾啾聲,「我們買下這棟房子,永遠住在這裡,你想要這樣嗎?」

  愣了愣,巴奇關掉還在嘩拉拉流出水的水龍頭,他擦乾雙手,歪著腦袋一臉不解地問道:「為什麼?」

  史帝夫滿臉的光采突然黯了下來,他小心翼翼地反問:「你不想待在這裡嗎?我以為你會很開心──」

  「你不搬家嗎?」巴奇頓了頓,整理一下思緒才續道,「我是說,有人願意在紐約為你提供畫室,我看過對方這次提出的條件,我覺得非常適合你。」巴奇知道史帝夫有多真誠,無論他會不會接受贊助,每一個贊助者提出的方案與條件史帝夫都會仔細看過再拒絕對方。而那些資料史帝夫從不介意巴奇瀏覽。有時巴奇還會指出一些條件與史帝夫討論該不該接受。史帝夫聽了僅是笑而不答,就連東尼提過幫他買一間畫室,史帝夫也沒答應。

  史帝夫不是貪得無厭的人,巴奇一直以為只是他還沒想好自己需要什麼,才遲遲沒有離開堪薩斯的小畫室。看著因為他的話,而顯出恍然大悟表情的史帝夫,他知道自己想錯了。

  史帝夫笑顏逐開,放下手中的東西,拉著巴奇的手走到客廳沙發坐下。他摟著巴奇在對方鼻尖與嘴唇啄了幾口,「我從沒想過要離開這裡,從你第一次來到我的眼前,我是說,你用人類的樣子坐在門口臺階上,帶著微笑望向我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決定要永遠永遠待在這個地方,和你一起。」

  巴奇眨眨眼,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史帝夫耐心十足地等著他,手掌不時撫摸他的肩膀與腰側給予支持。

  「你從來沒有說過,」巴奇懊惱地用漸漸泛紅的眼角瞪著史帝夫,「我想待在這裡,和你待在這間房子裡,但是你值得更好的生活。」所以他鼓勵史帝夫到大城市發展,鼓勵史帝夫接受更好的環境,就算那不是巴奇想要的,他也不會停止這麼去做。

  史帝夫羞赧地搔著腦袋,「因為、因為我以前沒有足夠的錢買下這間房子,就算東尼願意便宜賣給我,我也不想擅用他的好意。畫畫在哪裡都可以,但是只有這裡才是我們的家。」他緊緊抱住巴奇,像個孩子一樣開心地續道:「現在我有足夠的金額能用市價買下這間房子,如果東尼想打折扣我也不反對。剛才我就是在跟東尼討論這件事,我想把房子登記你和我的名字。」

  「混球。」巴奇用手肘輕輕敲了史帝夫一下,「買房子這種事你應該先問過我,這是我們的家,你不會想自己出錢吧。」

  史帝夫頓時愣住,巴奇擰起眉毛,看著他的丈夫張著嘴巴說不出話的蠢樣子,巴奇霍地立起身,眼神危險地盯住史帝夫冷哼:「你休想這麼幹。」

  「你可以負擔家用半年。」史帝夫狡猾地想要轉移焦點。「……因為我已經把支票開出去了。」

  「史帝夫‧羅傑斯!」巴奇跳上沙發準備痛揍他的丈夫。

  史帝夫邊笑邊躲,趁亂抓住巴奇的手臂一把扯進自己懷中,對著那張氣鼓鼓的臉孔一陣亂親。

  洗好澡的詹姆斯啪搭啪搭地尋聲走到客廳,就看見巴奇被史帝夫用手臂攬在懷裡親吻,巴奇閉著眼睛,雙手不上不下搭在史帝夫頸子部份,看上去不知道是想攬住史帝夫還是掐死史帝夫。

  「噁~你們實在太噁心了。」已經八歲的詹姆斯作出誇張的嘔吐表情,把擦頭髮的毛巾丟到兩人身上。

  史帝夫依依不捨地停止吸乾巴奇肺部空氣──巴奇確信史帝夫是在謀殺他,而不是親吻他──不以為意地抬起頭對詹姆斯笑道:「吉姆,我們要有一個家了!」

  詹姆斯想也不想,反口便說:「我們現在不就在家裡嗎?」他用一種看著蠢蛋的眼神略帶憐憫地瞥了史帝夫一眼。

  沙發上的兩個男人先是一愣,隨即開始大笑。

  「說的沒錯,我們確實已經在家。」

  巴奇在史帝夫懷裡笑得雙眼彎彎,史帝夫忍不住俯身一下一下啄吻那對因為笑意而揚起漂亮弧度的嘴角。

  「是的,我們已經在家了。」史帝夫貼在巴奇唇邊,喃喃說道。

  眼看他們又要開始新一輪親熱舉止,詹姆斯趁著雞皮疙瘩爬滿皮膚前,抓起掉在地板的毛巾,快步逃離現場。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