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為Wonderful Life

因為有人點了,就加寫番外

然後有人說可愛就是正義

那個人還說要畫插圖哦~咭咭

--

  離開畫室已經八點多,史帝夫打過電話讓巴奇不必等他吃晚飯,畢竟他還得花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才能到家,他不想讓巴奇餓著肚子等他。雖然心裡清楚這又是一通徒勞無功的電話,但至少史帝夫是真心誠意、一次不漏地打電話。

  興許是他歸心似箭,伴著輕快音樂與美好的夜色,一個多小時的路途也不覺漫長,很快地,史帝夫就看見家門口那盞為他而亮起的小燈,以及坐在門口臺階上披著一件薄外套、懷裡抱著一樣分量看起來不小的物體的巴奇。

  雖然已經七月底,史帝夫仍舊擔心巴奇著涼,抓起外套連忙下車。

  「巴奇,我回來了。」走近一看,史帝夫愣了愣。巴奇懷中的物體抖了抖耳朵,轉動細長脖子正面望向史帝夫。

  「你回來了。」巴奇笑了笑,他懷裡的小東西不安份地踢動後腿,掙扎著從巴奇兩臂間跳出來。「你要走了嗎?」巴奇揮手向那頭小鹿道別,小鹿圓滾滾的眼睛帶點不屑──史帝夫確信自己沒看錯──瞥了史帝夫一眼,復而湊上前舔了舔巴奇手心才跳著步伐漸漸消失在黑夜裡。

  「是……詹姆斯?」史帝夫對這個小混球印象深刻,自從六月末這隻剛足月的小鹿突然出現差點用蹄子踹破他們家的大門,接著便是被撞得破損不堪的紗窗、被蹄子刨得木屑亂掉的門板,偶爾還會在一樓沙發上壓到這臭小鬼濕潤的圓型冀便。

  史帝夫知道那個臭小孩不喜歡他,非常非常不喜歡,剛好,史帝夫也不喜歡牠總是用如臨大敵的眼神盯著他(還賴在巴奇懷裡);只不過他們恰巧喜歡同一個人,所以才造成現在這種不得不時常見面敵視狀態。

  這可不是在說史帝夫不喜歡動物、不喜歡小孩,他當然喜歡動物──所以才會在那場夾帶冰雹的大雨中救了巴奇。而且他也喜歡小孩,只要巴奇同意,他甚至可以馬上拿出資料與巴奇討論收養小孩的流程。

  「蕾貝卡讓他來看看我。」巴奇起身走向史帝夫,雙手搭住他丈夫雙肩,輕柔地交握在頸子後方,順勢給了史帝夫一個甜蜜的吻。

  「你確定他不是瞞著蕾貝卡,自己想來探望巴奇舅舅嗎?」史帝夫微笑著加深這個吻,只要巴奇在他身邊、只要巴奇一直用同樣漂亮專注的灰藍色大眼睛凝視他,史帝夫總壓抑不住內心那種漸漸溢滿柔軟又溫暖彷彿被羽毛輕輕撫觸的感覺。

  史帝夫是在他們結婚半年後──也就是一年半前──才從巴奇口中聽見蕾貝卡的名字,那隻叼著一片葉子蹦跳而來的小鹿,就是巴奇當時尚未成年的妹妹蕾貝卡。而且實際上,蕾貝卡還不止來了一次,只不過她大多在史帝夫不在家的時間過來,所以史帝夫從未注意到。

  而詹姆斯是蕾貝卡去年長成一頭成鹿後,頭胎產下的兩頭小鹿之一,因為牠有著圓滾滾的灰藍色眼睛──只比巴奇小一點,而且也沒那麼亮,沒有任何一隻鹿能跟他的巴奇相提並論──蕾貝卡自然而然替牠取了自己那個一頭栽進人類社會再也不回來的哥哥的第一個名字。

  這些事都是巴奇一點一點告訴史帝夫,雖然史帝夫隱隱約約知道巴奇不是普通人,但能從巴奇口中聽見這件事的意義非凡。史帝夫好奇巴奇為什麼突然能說出來,巴奇歪著腦袋皺著眉疑惑地道:「你又沒問我,而且我既然變成人就得一輩子當人,再沒有機會變回鹿了。」巴奇之所以沒有告訴過他,僅是因為還不適應人類說話習慣的巴奇不知道要說、而非巴奇必須保守秘密好讓史帝夫想像中的魔法不會消失。

  史帝夫好氣又好笑,安心地將他的丈夫緊緊抱在懷裡,不停親吻巴奇小巧可愛的圓耳朵,「別想再變回去,蠢蛋,你得陪我到最後。」

  「這是我要說的,渾球。事到如今,你不將就也得將就我了。」巴奇微微嘴角上翹說著,可愛到令史帝夫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種好運氣擁有他。光憑他們擁有彼此這點,就足以讓史帝夫心甘情願用完這輩子所有運氣來珍惜這份情感。

  「你餓了吧?」巴奇攬住史帝夫的腰,兩人親熱地依偎汲取彼此身上熟悉的溫度走進客廳。「讓我用馬鈴薯奶油燉肉、中式蛋炒飯還有生菜沙拉餵飽你吧,大塊頭。」

  看見一大盤生菜沙拉,史帝夫知道巴奇還在等他吃晚餐。已經將近晚上十點還讓巴奇餓著肚子等待自己的丈夫回家,令他心生愧疚。

  「我很抱歉……」史帝夫吻著巴奇棕色的腦袋,「我保證,等這次畫展結束一定準時回家吃飯。」

  「這又沒什麼。」巴奇聳聳肩,「這是你一直想做也持續在去做的事,既然你得到機會,就不要輕易放棄。」

  「就算這是靠關係得來的機會也無妨嗎?」史帝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微笑看著巴奇熟練地將熱騰騰的馬鈴薯奶油燉肉裝了滿滿一盤推到他面前。

  「別胡說八道了,小辣椒說過你有才能,你就算不相信東尼,也該相信她。」巴奇替自己裝了一份生菜沙拉,坐在史帝夫對面叉起沾滿柳橙優格醬汁的菜葉咬一口,「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相信她的眼光,她可比東尼有說服力多了。」

  這番話說的在情在理,事實上,半年前東尼提出要贊助史帝夫舉辦畫展時,史帝夫想也不想一口拒絕了。雖然平時史帝夫除了替四五間出版社畫圖也有承接史塔克出版社的插畫工作,而且他自認幹得還不錯也小有名氣,但是那些小小的成功不足以令他成就一個完美的畫展。不是他小看自己,事實就是如此,他並不想依附友人成功的家族事業去做不相襯的事。

  為此史帝夫沒少和東尼在這件事起爭執,一個滿嘴說著一定會成功、一個極力阻止這個天空行空的朋友,鬧得不歡而散的次數十根手指都數不完。最後是看不過去他們的友情為此鬧僵的小辣椒出面說服史帝夫,才讓史帝夫答應在紐約──史塔克出版社的所在地──舉辦一場能容納五十人左右的小型畫展,而非東尼堅持那種幾千人同時入場也不嫌擁擠的豪華展覽。

  更何況小辣椒不是那種空口說白話的女人,她有條有理地拿出紙本數據向史帝夫分析舉辦這個小型畫展的優勢。她指出這個畫展既能讓史帝夫的名聲小小地往上攀爬一些,也能讓史塔克公司身為主辦方不必大筆出資還能節稅。若運氣不錯,還能替史帝夫尋找新的贊助者或新的配合對象。

  史帝夫被小辣椒的好口才與執行能力說服了。

  至少比起東尼說不出所以然──眾所皆知他的專長是機械不是畫作──一股勁叫好來得貼近現實層面。

  「我知道你很忙,而且可能還得忙好一陣子,但我可以等,也願意像現在這樣每天等你一起吃頓飯。」巴奇口齒不清地咬著叉子,腮幫子鼓鼓地卻無比可愛,要不是史帝夫嘴裡咀嚼著食物,他巴不得馬上湊上前在巴奇垂落幾綹散髮的漂亮額頭與圓鼓鼓的頰邊親上幾口。巴奇沒等史帝夫回話,用力嚥下口中食物,猛地伸出叉子指著史帝夫,裝出凶狠的表情續道:「但是如果你敢趁機在外頭亂搞,你知道我還有兩條腿可以狠狠踹爛你的屁股吧。」

  史帝夫不得不抓起杯子將嘴裡的食物和著水全部嚥下,才在笑得嗆死自己前勉強維持呼吸。

  「亂搞?誰教你這種說法?東尼對吧。」史帝夫咧嘴大笑,不顧巴奇一臉正經甚至有點為難的複雜表情,他笑得一手按在隱約作痛的腹部、一手忍不住鎚著桌子止不住笑聲。

  「難道不是這樣使用嗎?」巴奇叉了一塊紅椒,邊咬邊說:「東尼說我得給你打預防針,因為你很受歡迎。他還說你的畫迷都是年輕女孩。」紅椒似乎非常香脆可口,巴奇咬得啪滋作響。史帝夫看著他的嘴角沮喪地下垂,心裡那種柔軟還夾帶一點疼痛的感覺撓得他坐立難安。

  史帝夫起身走向巴奇,輕柔地扶住巴奇後頸,想也不想地吻住巴奇紅潤的嘴唇。他在舌尖上嚐到柳橙優格的酸甜滋味,一小塊紅椒來回滑動在兩人交纏的舌頭間,巴奇伸出手臂繞住史帝夫的脖子,瞇著眼睛享受這一個令人喘不過氣的深吻。

  「是的,你應該給我打預防針,更應該讓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史帝夫的喘息噴撒在巴奇紅腫的唇瓣上,他無比色情地用舌頭舔去巴奇唇邊溢出的一點醬汁,再次吻上巴奇前慎重地道:「永遠都只屬於你。」

  結果那天的晚餐還沒吃完,他們連臥室都來不及回去,就直接在客廳沙發睡了一晚。

  幸虧他們附近沒有鄰居,這是史帝夫在第二天早上,看著全身赤裸──只蓋了一件大衣──沐浴在陽光下的巴奇時,為只有自己能夠欣賞這份美景而笑得閤不攏嘴。他傾身吻了吻巴奇的耳朵,暗自發誓除非這一帶開發成人來人往的社區,否則他和巴奇要永遠住在這個應許之地。

 

      ★ ★ ★

 

  史帝夫還是很忙,就如同他說過的那樣,他必須在畫室待得很晚,把畫作修繕補色、甚至是畫上幾幅未公開的作品。

  他盡量抽空回家吃飯,而巴奇會在休假日到畫室陪他吃過晚餐才開車回家。

  畫室的工讀生知道巴奇是他的丈夫,偶爾會打趣他們感情這麼好,而史帝夫就想要所有人知道他屬於巴奇。

  隨著畫展開幕時間逼近,史帝夫不得不在畫室過夜,他又是愧疚又是擔心地打電話讓巴奇照顧好自己,不用等他吃飯,巴奇也總是溫和地讓他注意身體。史帝夫每天再忙,也不會忘記打電話給巴奇,他不想讓巴奇獨自待在家裡感到寂寞,而他確實抽不開身,僅能靠著每天晚上半小時的通話來安慰巴奇也安慰自己想念巴奇的心情。

  偶爾巴奇也不是一個人在家,好幾次巴奇在電話中告訴史帝夫有詹姆斯陪他。趁著史帝夫不在,詹姆斯來訪時乾脆窩在他們的家裡過夜,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那頭邪惡的小鹿一定睡在他們的床上;史帝夫又嫉妒又慶幸至少巴奇不是一個人,他睡在畫室臨時搭起的行軍床上,想著等這次展覽結束,他一定要帶著巴奇出去旅行一趟,單獨兩個人,到哪裡去都行,只要別讓詹姆斯有機會再靠近巴奇就好。

  日子過得飛快,小辣椒已經將紐約的展場佈置完成,史帝夫的作品也陸續送到紐約,隔天史帝夫也得飛到紐約去準備展覽事項。這是早就安排好的行程,為此他早早就告訴巴奇開幕時間,讓他排好休假一起去紐約。史帝夫得回家一趟整理行李,他打電話回家,既疲憊又開心地告訴巴奇,今天總算能夠一起吃飯了。

  「巴奇,我們今天在外頭吃飯好嗎?」史帝夫不想讓巴奇太勞累,趁著休假,乾脆在城裡的餐廳吃一頓不太奢侈的晚餐會是不錯的選擇。

  「……我們,在家裡吃飯,行嗎?」出乎意料,巴奇沉默一會兒才試探性地說著,「我……有點事想告訴你,現在回來方便嗎?」

  「怎麼了?」史帝夫忐忑不安地穿起外套,抓起車鑰匙跑出畫室,「我現在馬上回家,巴奇,你得告訴我發生什麼事。」

  「呃……這有點難以啟齒,我和你,有點事得討論一下。」巴奇少見地吞吞吐吐說著。

  「上帝!你不會想離婚吧!」史帝夫跳上車,難掩恐懼地對著手機大喊,「我知道最近我太忙了,不,這不是理由,但你什麼都沒說,我可以彌補,真的,我什麼都願意做!」史帝夫氣也不喘,一口氣把能想到、只求能讓巴奇回心轉意的話全部講出口。

  「不!怎麼會?我沒說要離婚。」巴奇驚訝的聲音從電話另一端傳來,隱隱約約,史帝夫聽見另一道尖細微弱的聲音在巴奇左右纏繞不休。

  巴奇深深吸一口氣,用力到史帝夫都能聽見那道呼吸有多重。

  「史帝夫,答應我,你冷靜安全地開車回家好嗎?」巴奇輕聲說著,史帝夫甚至能在眼前浮現他猶豫地咬住下唇的樣子,「我需要你平安地回到我身邊。那對我很重要。」

  「好的好的,我答應你,我會把自己安全地帶回你身邊。」史帝夫啟動引擎,再度強調,「巴奇,你一定要等我。」

 

      ★ ★ ★

 

  路上史帝夫預想過很多很多情境──真的非常多,連強盜入室搶劫都想到了,為此他在還有十分鐘到家前通知山姆,一小時後若沒有聯絡通知,山姆必須得替他們報警。他也想過帶一束玫瑰回家,但對巴奇來說,植物只分可食用與不可食用,這種在一般人眼中浪漫的禮物還不如一顆卷心菜來得有用。

  無論如何,史帝夫都沒想到在家裡等他的不止巴奇一人。嗯,好吧,他確實想過還有第三者,趁著他不在家,企圖拐騙他的丈夫離開他的第三者。現在確實有除了他與巴奇之外的第三個人,可是史帝夫不得不低下頭、彎下腰才能與緊緊巴在巴奇腿邊的小男孩對視。

  他看起來只有七八歲,深棕色的捲髮、灰藍色的大眼睛,肉嘟嘟的嘴唇──唯一不像巴奇的地方──以及鼓鼓的腮幫子,活脫脫就是巴奇減少二十歲的縮小版;小男孩穿著一身合適的小衣服,大大的眼睛瞪著史帝夫像要撲上來咬他一口。

  「呃……史帝夫,我們能照顧他嗎?」巴奇怯怯地說,「他,詹姆斯,瞞著蕾貝卡偷偷吃了那些葉子,他還那麼小……沒辦法照顧自己。」

  史帝夫嘆一口氣,抹了抹臉,「他多大了?」

  「五個多月,不,我是說人類年齡來說,應該是七歲吧。」巴奇無奈地攤手,「你知道的,人類的年齡對我們來說沒有意義。但我保證,我成年後才來找你。」巴奇清楚史帝夫有多古板,有違道德的事,不在史帝夫接受範圍。

  「你說過,吃了那些葉子就沒辦法變回去,但你也說過,因為你有我了,所以再也不需要吃那些葉子。」史帝夫一樣無奈地看著那個十分神似巴奇的小男孩,「那麼,他得一直吃那些東西囉?」

  巴奇點點頭,「直到他找到真心喜歡的人,他都得吃那些葉子,一個月一次,否則他會……」巴奇扭曲著臉,「我得照顧他,他是詹姆斯。要是出了什麼事,蕾貝卡會很傷心的。」

  「當然,」史帝夫走向巴奇,安撫地在他丈夫的頰邊啄吻,「我們會一起照顧他,直到他長大、找到真愛為止。」

  「我喜歡巴奇!」小男孩氣嚷嚷地說,還不忘在史帝夫腳背用力踏一腳。「我要永遠和他在一起!」

  「噢嗚~」其實根本不痛,但史帝夫很給面子地痛呼一聲,眨著眼對巴奇示意沒事。

  史帝夫好脾氣地彎下腰,雙眼注視著充滿敵意的男孩,詹姆斯有著神似巴奇的樣貌,史帝夫實在很難對他發脾氣。

  「我也喜歡巴奇,我愛他。」史帝夫舔著嘴唇,在詹姆斯搶著反駁前續道:「但我們要是不能好好相處,巴奇會很傷心很難受,你想要這樣嗎?」

  詹姆斯懷疑地看著史帝夫,再將視線移至巴奇臉上,聲音軟嚅可愛地問著:「你會嗎?」

  「哦,親愛的,我會很傷心很難受,如果你們不能好好相處。」巴奇皺著臉,半假半真地回道。

  「哦……」詹姆斯沮喪地垂下小臉,過一會兒,他抬起頭又問,「如果,如果我跟史帝夫不吵架,我可以和你住在這裡嗎?」

  「我當然歡迎你,」巴奇半跪在詹姆斯面前,輕輕撫摸他的小臉,「但是,你也必須經過史帝夫同意。」

  詹姆斯再一次皺起眉,「一定要嗎?」

  「是的,你得尊重史帝夫。」巴奇語氣堅定地說著,無論是他或史帝夫都明白,這時候絕對不能退讓。

  「好吧。」詹姆斯嘟著嘴,一臉不甘願地看著史帝夫,「我可以住在這裡嗎?」

  史帝夫笑了笑,「當然可以,但你得自己睡一張床。」他牽著巴奇的手,有些孩子氣地道,「而他得跟我睡。」

  「這不公平!」詹姆斯跺著小小短短的腿叫嚷,史帝夫不合時宜地想著巴奇小時候或許也有這麼一雙可愛的小短腿。然後他就被巴奇偷偷掐了一下,巴奇還順便給了他一記『不要胡思亂想』的白眼。

  「是的,這很不公平,我還是會像以前那樣抱著你,但是你得接受這個條件才能留下。」巴奇柔聲安撫詹姆斯,他摸著男孩的髮旋,「你能接受嗎?」

  「好啦。」男孩沒好氣地說著,他撲進巴奇懷中,用力蹭著巴奇的胸膛,有那麼一瞬間,史帝夫想把他拎起來丟到門外,就一晚上而已,應該無傷大雅。

  『想都不要想。』巴奇瞪著他的眼神就是這個意思。

  史帝夫聳著肩膀起身,「就這麼說定了?」

  「就這麼說定了。」巴奇抱著無尾熊一樣攀著他的詹姆斯站起來,「現在我得替你們弄一頓豐盛的晚餐。」

  「那麼我得去打幾通電話。」一切都比史帝夫預想的還要好,巴奇沒有要跟他離婚,家裡多了一個孩子──又一個沒身分證明的。「我想飛機票得先退了,我們帶著他,得開車去紐約。」

  「哦,我很抱歉。」只要巴奇一用那雙濕漉漉的眼睛望著史帝夫,史帝夫什麼氣也發不出來,更何況他也沒有生氣。

  「別說傻話。」看了看時間,史帝夫急忙掏出手機,「我的天,我得先打給山姆。」

  「為什麼?」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我一會兒再告訴你。」史帝夫尷尬地笑了笑,擺著手讓巴奇去準備晚餐。

  現在他必須趕在山姆報警前,向他的朋友確認一切都平安。

  之後,他還得東尼解釋,為什麼他又需要一個新的身分證明。

  但史帝夫覺得一切都很美好,哪怕他得開上十幾個小時的車從堪薩斯去紐約,一切還是如此美好。

  因為他不止有巴奇,還有新的家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