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史帝夫與巴奇"的續篇
有肉有肉有肉,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沒什麼大腦的劇情~請見諒

--

1.

  實話來說,這整件事都挺荒誕滑稽,而且很可笑。

  如果,巴奇不是當事人的話,這件事簡直可以列入他有生以來聽過的十大冷笑話榜首。

  但是他不行。

  因為巴奇才是那個明明超過下班時間,卻得偷偷摸摸領著一個裸男──金髮藍眼,還有大得可以壓死人的胸肌與長得沒有邊際的雙腿,不得不說,以客觀立場而論,這男人生得極為英俊可愛──溜進員工休息室翻找多餘的制服讓男人換上的那個倒楣鬼。

  那個男人,除了咿咿呀呀發出不成調的音階,就只懂得對巴奇微笑,然後……時不時用棗紅色的舌頭在巴奇臉頰與額頭舔上好幾口。

  男人光溜溜站在原地拿著巴奇丟到他頭上的連身工作服,試圖把那雙健美強壯的大腿穿進兩隻袖子;男人很快意識到不對,怯生生地抬起頭,用那一對人見人愛的湛藍色眼睛對巴奇眨巴著眼求救。

  巴奇欲哭無淚地快步上前,努力不去看男人在兩腿間晃盪的肉塊。

  我的天啊。巴奇驚恐地發現,那個不怎麼安份的東西在他靠近時有勃起的跡象。

  巴奇命令自己將目光停留在男人端正而且異常快樂的臉上,綁手綁腳地替男人穿上衣物使他不至裸露。並在男人像動物一樣抽著鼻子靠近他的臉頰時,以一種不傷害對方自尊心──如果他懂自尊心是什麼意思──的方式,推開男人的嘴唇輕斥:「嘿~史帝夫,不行這樣。」

  然後巴奇又得再一次,真的,不是第一次,飽受罪惡感承受那對藍眼睛中寫滿的不解與委屈,而巴奇一點也不意外那種眼神與牧場上的金色公袋鼠如出一輒。

  「我說了不行,就是不行。壞孩子。」金髮男人垂下頭,他甚至比巴奇高上那麼一點,討好似地在巴奇頸窩蹭了蹭。

  「巴奇~」每蹭一下,史帝夫就喊一次,因為他來來去去就只會說這麼一句。

  哦,上帝啊,他是怎麼陷入這種困境?

 

 

2.

  一開始是發情期,嗯,其實袋鼠和人類一樣,基本上是一年四季都能生育。

  不過當暗金毛皮的克林特追在深紅毛皮的娜塔莎屁股後頭跳時──牠還被無情冷酷的女孩踢了好幾腳──史帝夫整天只是圍著巴奇團團轉。

  那不奇怪,從小到大,史帝夫這隻公袋鼠就喜歡跟在巴奇身後跳。畢竟是巴奇將自幼失恃的史帝夫把屎把尿地奶大,如果說史帝夫將巴奇當成父親也不奇怪。而且史帝夫才二歲半,是一隻剛成年的公袋鼠,或許還沒接收到生物本能尋找繁衍後代的母袋鼠也是情有可原。

  不過史帝夫確實有點問題,每當巴奇出現在牠視線範圍,就忙不迭地抓起鐵桶跳到他面前捏爆的習慣,大抵是兩個月前才出現的。

  幸虧庇護所所長並不介意,反而將這個奇特的習慣當成庇護所賣點,開始著手訓練另一批袋鼠捏爆鐵桶來吸引更多客源前來觀看表演增加經費。

  史帝夫從不配合訓練,牠執拗地僅在巴奇面前展示讓鐵桶失去功用的舉動,看在史帝夫是庇護所裡最漂亮強壯的公袋鼠的份上,所長也就任由這隻隨便往草地上一站就能吸引大片目光的壞小子自由自在了。

  接著就是史帝夫一直在巴奇工作時,跟在他的身後跳。有時巴奇停下腳步,還能感覺到那個臭小子一股勁往他臀部蹭。為此,巴奇沒少彈──很輕很輕那種力道──史帝夫的尖鼻子。

  今天下班前,巴奇已經被史帝夫嚴重影響到工作,史帝夫利用身材高壯的優勢不止一次撞倒他。巴奇狼狽地從乾草堆中爬出來,揮舞手臂大罵:「壞孩子,壞小子,一邊去!」

  換來史帝夫歪著腦袋看了他一會兒,再一次撲上來。

  被將近九十公斤的動物壓得喘不上氣來的前一刻,巴奇堪堪躲過滾向一旁,倒楣地翻倒水桶,把自己弄得又濕又髒;他氣呼呼地推開史帝夫噴著熱呼呼鼻息的臉孔,罵罵咧咧地滴著一身的水,走回休息室的淋浴間沖洗。

  等巴奇清理完自己也錯過下班時間,他拿著換下來的髒衣服,踏著剛亮起的月色準備回家。

  路經袋鼠牧場時,巴奇看見一隻高大的公袋鼠在月光下挺拔地站直。巴奇一眼就看出被月光暈染成白金色的公袋鼠是史帝夫,因為史帝夫正望著他,圓潤的藍眼睛柔和又美麗,牠就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好像專程等待著巴奇到來。

  莫名地,巴奇移不開視線,吶吶地喊了一聲:「史帝夫……」

  下一秒──一切就不一樣了。

 

 

3.

  巴奇不記得自己大叫了沒?就算有,也沒有別人能聽見。

  大部份的員工都下班了,除了所長住在這裡,但也是在幾里外的私人房屋。

  月光下的史帝夫褪去一身毛皮──巴奇為此揉了好幾次眼睛,但是沒用──就在巴奇眨眼間變成一個高大年輕的金髮男人。史帝夫全身赤裸地站在原處,張了張嘴卻沒發出聲音。他試了幾次,總算成功地喊出一句:「巴奇~」接著就搖搖晃晃走向閤不攏下巴的巴奇。

  巴奇第一個反應是轉身逃跑,上帝啊,他看見了什麼!?

  但是下一刻,史帝夫顯然不能善用那一雙修長強壯的腿,他往前一倒,十足十地摔進草地。這讓準備拔腿就跑的巴奇不由自主轉了方向,飛奔到那個看起來異常笨拙的男人身邊。

  「巴奇。」史帝夫──姑且,巴奇就當他是史帝夫──按住自己高聳直挺的鼻子,在巴奇湊過來抹去他臉上的灰塵泥土時,伸長脖子往巴奇頰邊舔一口,「巴奇。」史帝夫傻傻地笑著,好像他生來就只會說這麼一句話。

  「史、史帝夫?」男人輕輕咬了巴奇的鼻子一口,金色腦袋在巴奇頸窩蹭了蹭。「史帝夫!」

  他在撒嬌。巴奇不合時宜地想著,他太熟悉史帝夫撒嬌的方式,以至於他在第一時間確定這個男人就是幾分鐘前還站在草地上的公袋鼠。

  他偷偷摸摸地──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明明沒有別人──把史帝夫弄進休息室,隨手將史帝夫打理乾淨,接著就是無比尷尬的,呃,沉默以對。

  這實在不能怪巴奇,無論巴奇問什麼,史帝夫只會咿咿呀呀說不出所以然。史帝夫唯一能讓人聽懂的話只有一個名字:巴奇。其他什麼也回答不出來。

  不幸中的大幸是史帝夫能聽懂人類的語言。

  巴奇不可能把史帝夫趕回袋鼠睡覺的地方,也不可能讓他獨自待在員工休息區;半夜所長要是一個興起來巡視牧場發現史帝夫這麼一個大活人,搞不好就行使權力將這名連話也說不好的男人射殺了。

  一想到這裡,巴奇忍不住打個冷顫。

  看了看不知道在樂呵什麼的金髮男人,巴奇悲傷地想著,他不可能丟下史帝夫。

  他可是史帝夫啊。

  無可奈何,巴奇牽起一直想往他身上靠的男人,垂頭喪氣地回家了。

 

 

4.

  史帝夫需要人照顧,所幸,他學的很快。

  只要教一次,刷牙洗臉穿衣服就不是問題。

  但是這不能緩解巴奇硬著頭皮將史帝夫推到所長面前、解釋這個看起來討人喜歡──他可是史帝夫──又英俊的青年在昨天之前還是這間袋鼠庇護所的招牌名星的尷尬與不安。

  反倒是膚色黝黑的中年男人,也就是坐在所長位置的尼克抓了抓他那顆光亮的頭,一臉平淡地開口:「所以,你想說什麼嗎?」

  「嗯,呃,我……」這真是太難以啟齒了,巴奇絕望地看著尼克,再看了看史帝夫。他意識到自己只要一開口,絕對會被當成神經病踢出門外,甚至丟了這份工作。

  尼克點點頭,「你該不會想告訴我,這個男人是史帝夫,那隻成天跟在你屁股後頭巴不得撲上去跟你交配的公袋鼠。」他銳利的眼神在金髮男人旁若無人般、一下一下往巴奇耳殼親吻的舉動掃了一回,「說是也不奇怪,他看上去和那隻公袋鼠沒有兩樣。」

  「你怎麼知道?」巴奇猛地推開黏在他身上──字面上意思──的男人,「他看起來,呃,並不像袋鼠……」

  「我有眼睛看,你是個漂亮小伙,但不是每個男人都對你很有意思。」尼克將辦公桌上的電腦銀幕轉向巴奇,「而且,牧場有裝監視器,我看見了。」

  尼克敲一下滑鼠,畫面上出現一隻公袋鼠站在草地,一瞬間,那隻漂亮的公袋鼠就變成現在巴奇身後的男人。

  雖然遠面很遠,但那真的不影響每天看著這群活蹦亂跳的袋鼠的員工(與所長)一眼認出每一隻袋鼠的差異。

  「喔。」巴奇吶吶地發出無意義的聲音,不知道該為史帝夫變成人還被拍下這件事驚慌失措、還是為可敬的所長先生毫無困難接受這件事而訝異。

  「現在,帶著你的袋鼠出去工作。」尼克表示對話結束,「他不能再滿場亂秀自己的胸肌,也不會有人想看一個壯漢捏爆鐵桶,所以你幹什麼他幹什麼,他得替自己掙飯吃。」

  「他甚至不會說話!」巴奇據理力爭,好歹史帝夫也是他一手抱大的,他不能任由尼克將史帝夫當成奴隸無償使喚,「你得給他自己的時間。還有,你得付他薪水。」

  「你是叫我僱用他?」尼克抬起頭,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他甚至不能讓我減少稅金。」

  「他是你的袋鼠。」巴奇頓了頓,「至少曾經是。」他知道尼克只是有點苛薄,但是人不壞,否則就不會在巴奇人生一團混亂的時候,還願意僱用他。當然,也有可能僅是那時候的巴奇要求不高,能有一份糊口的薪水就足矣,不過兩年過去,尼克沒忘記替他調薪。

  兩人沉默地對看一會兒,沒進入狀況的史帝夫傻愣愣地站在一旁,完全沒意識到他的保護者與心上人正和光用眼神就能殺死人的魔王──為了他──捍衛權益。

  「……二分之一的薪水,但我會想辦法替他弄一份保險。」尼克哼一聲,事實上,他確實感覺自己對史帝夫有責任,那可是他的袋鼠。另一方面,他也不討厭巴奇這個年青勇敢的小伙子。

  「三分之二的薪水,必須有保險。」巴奇搶在尼克提出抱怨時接著說:「這個月我會負責照顧他,不必給薪。但三個月後,視狀況你得給他調整薪水。」這個月才過了不到一半,各自退一步並不過份。

  「你說了算。」尼克露出牙齒笑了笑,那個笑容看起來莫名地險惡。「那麼你得帶他回家,我可沒多餘的地方讓一個平空出現的男人居住。」

  一瞬間,巴奇有種挖坑給自己跳的錯覺。

 

 

5.

  「巴奇~~」史帝夫穿著合身的工作服,朝著不遠處的巴奇用力揮手。

  巴奇注意到他正和剛來不久的新員工,一個金髮大胸窄腰長腿的漂亮女孩坐在一起吃午餐,巴奇記得她,笑起來很甜的一個年輕女孩,雪倫。

  一個半月過去,史帝夫已經能夠流俐地與人交談,工作也在巴奇的帶領下幹得很好,他甚至比任何人都瞭解袋鼠的需求──介於他本來就是袋鼠,巴奇倒不意外──很快地融入工作環境。

  所有一切都令巴奇感到欣慰,就算史帝夫變成人,他還是能夠看好史帝夫。

  明顯地,雪倫對史帝夫這種陽光大男孩很有好感,巴奇不止一次看見她主動向史帝夫搭話。

  如果史帝夫沒有在下一秒興奮地拿起手中的電影票衝向他,雪倫應該會對史帝夫更有好感。

  「你看你看,雪倫說這部電影很好看,你覺得怎樣?」

  史帝夫完全沒有注意雪倫的臉色發青,巴奇尷尬地對她笑了笑,不難猜出這張票是雪倫邀請史帝夫約會的藉口。瞥一眼票根上的片名,是一部愛情電影,女孩卯足了勁想要得到男孩的心。

  「呃,看起來很好,你想跟雪倫一起去嗎?」巴奇朝史帝夫露出鼓勵的微笑,悄聲用雪倫聽不見的聲音續道:「你知道的,你得融入人群。」

  史帝夫好像完全聽不懂一樣,但又不至於太過失禮地──沒讓雪倫聽見──緩聲回答:「不,我要跟你去。如果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他轉頭回到桌邊將票根放在雪倫面前,輕聲對她說了什麼就走向巴奇。

  看著雪倫失望地垂下頭,再看看史帝夫一臉開朗。

  巴奇真心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才會讓本來是袋鼠時就跟在自己屁股後頭的史帝夫、就連變成人了還像隻小狗崽一樣跟前跟後。

 

 

6.

  或許不是大狗,而是一隻狼。

  不對,他本來是一隻袋鼠!

  是袋鼠,不是男人!

  而且主觀來說,巴奇更喜歡女人。

  不,他一直以來都只喜歡女人。

  但這個人是史帝夫──是他在對方還是小肉團時,手忙腳亂、辛辛苦苦帶大的小袋鼠。就算那隻可愛的小生物突然變成一個六呎二吋、重達二百二十磅的英俊男人,他仍舊是巴奇的史帝夫。

  而且,你看看那金燦燦的頭髮,湛藍深邃的眼睛,還有無辜至極的純潔表情──巴奇挫敗地想著,自己從來沒法兒贏過他。

  無論史帝夫是袋鼠還是人類,巴奇都想陪在他身邊。

  這不是在說巴奇就此接受史帝夫毫無改變的求愛──是的,一個猛男不愛穿衣服淨往你床上竄是什麼意思實在不難理解,而且當你試圖趕他下床,他還會眨巴著眼睛擺出凱撒被布魯圖斯背叛的震驚表情。

  他媽的,他才是凱撒吧。

  但是要巴奇看著史帝夫垂頭喪氣地縮著高大的身體睡在床的另一邊──他的經濟能力沒有寬裕到能租下有第二個房間的公寓,總不能一直讓史帝夫睡破沙發──未免也太痛苦了。

  史帝夫總想吻他。

  一開始是傻氣十足的,總是用那對紅潤的嘴唇來撞他的嘴唇。

  巴奇只有被小動物示好的感覺,根本沒察覺那是一個吻。

  到後來,史帝夫學會看電視──一種人類的惡習──才演變出伸舌頭在巴奇嘴裡胡攪蠻纏的方式。

  到那時巴奇真正意識到過去種種:追在他屁股後頭,好幾次差點撲倒他,還有那些稱不上吻的嘴唇接觸以及在床上不停磨蹭的動作──是史帝夫在向他求愛,而非動物本能。

  就算退一萬步不考慮史帝夫曾經是袋鼠,也不考慮史帝夫還是幼崽時尿了他一手一褲子,史帝夫還是男人,雄性,公的,跟他一樣,帶把的那種。

  這輩子巴奇從來沒考慮過跟同性在一起,就算是史帝夫……

  巴奇愧疚地摸了摸史帝夫背部因蜷曲而凸起的脊椎曲線,嘆一口氣拉緊自己這一邊的被子閉上眼睛。

 

 

7.

  衝動是魔鬼,但人人心中都棲息著它。

  巴奇被史帝夫按在沙發上吻得喘不過氣時,腦中不由自主浮現這句話。

  史帝夫的舌頭又濕又熱,緊緊地用身體將他壓制,還極其下流地用他已經勃起的下體磨蹭巴奇的胯部。

  酒精與缺氧令巴奇腦袋發暈,他的舌頭不受控制地與史帝夫勾纏,任由津液溢出嘴角也停止不了。史帝夫親吻撫摸他的感覺太好,巴奇甚至挺起胸膛鼓勵史帝夫從下擺探入的手掌關注他已經被衣料磨擦而變硬的乳尖。

  不可否認巴奇很寂寞,他離開故鄉有多久、就獨自一人多久。

  但那不是他在史帝夫和雪倫約會回來後,神情落寞地坐在已經微醺的巴奇身邊時,主動親吻史帝夫嘴唇的原因。

  史帝夫看起來很傷心。

  比起出門前,神采飛揚的模樣,史帝夫現在的表情非常接近有人殺了他的小狗。

  「我以為是你約我。電視上有時會這麼演,住在一起的人們約會時,特意不一起出門。」史帝夫撇撇嘴,委委屈屈地瞥了巴奇一眼,「但卡片是你給我的。」

  巴奇舔了舔嘴唇,聳著肩膀沒回答。

  「雪倫說你是在拒絕我,試著不那麼明白、婉轉地拒絕我。」史帝夫望著巴奇,眼神既認真又悲傷,「她說的是實話嗎?你、你不喜歡我?」

  可憐的女孩。巴奇替雪倫感到難過,但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史帝夫在一場電影都來不及結束的時間返家。

  「那是真的嗎?你不喜歡我?」史帝夫看上去都要心碎了。「我是為你而來的……我喜歡你,好喜歡你。我每次睜開眼睛都能看見你的笑容,你總是那麼溫暖,總是讓我移不開目光。所以我許願,想和你永遠在一起。」他的雙手揉著臉,似乎想掩飾眼角發紅的痕跡。

  巴奇當然喜歡史帝夫,否則他就不會替雪倫約史帝夫,那麼漂亮又活潑的女孩,站在史帝夫身邊相襯極了。

  「如果、如果你不喜歡我……」那個高大的金髮男人,此刻看起來脆弱又渺小。雙唇顫抖發白,好像他待在冰天雪地中,白茫茫的雪景令他迷失方向。他困難地嚥下好幾口唾沫,才鼓起勇氣般輕道:「我會,我會離開,不讓你為難。」

  這樣的史帝夫令巴奇胸口疼痛,他從來沒有想要傷害史帝夫,哪怕一點也沒有。

  所以巴奇放下手中捂得發熱的啤酒瓶,輕輕地,靠向眼角泛紅的史帝夫,在那對失去光澤的嘴唇落下一個吻。

  「我喜歡你,史帝夫,我很喜歡你。」

  我愛著你,請你不要走。

 

 

8.

  現在巴奇知道那群袋鼠非常邪惡,牠們圍在史帝夫身邊就是為了胡說八道,帶壞史帝夫。

  尤其是那隻叫克林特的公袋鼠,牠居然告訴史帝夫『人類會在讚美伴侶時撫摸對方屁股』,搞得史帝夫想方設法靠近他的屁股。

  史帝夫當然能摸遍他全身上下任何地方,考慮到他們是情侶關係──上過床的那種──這種渴望並不過份;但是巴奇更喜歡在私人時間做這種事,畢竟他和史帝夫是人類,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也能來一發的袋鼠。

  最可惡的是巴奇在被摸了兩把,嚇了一跳,才發現史帝夫一整個早上都在尋找機會『讚美』他。而克林特目擊現場還露出『啊~小史帝夫長大了』的欣慰神情。也不想想牠連一次也沒有追上娜塔莎,居然敢不知分寸帶壞史帝夫。

  更不用提巴奇知道是娜塔莎提出捏爆鐵桶示愛這個破主意時,他簡直氣笑了。但是他拿這些披著純潔面孔的惡魔袋鼠沒辦法,只能任由牠們圍在他和史帝夫身邊時時刻刻等著看好戲。

  幸虧牧場還有一隻綽號菲利普上校的老袋鼠,不知怎地,年青袋鼠都有點畏懼牠,連史帝夫也不例外。在牠們準備惡作劇時,菲利普上校總能及時阻止,嗯,機率大概是三分之一吧。

  那些惡魔一哄而散,也因此,史帝夫才會在巴奇打掃空蕩蕩的房舍時,蹭進來向他道歉。

 

 

9.

  四下無人,也沒有比人可怕的袋鼠。

  那真的、真的會有罪惡感。

  但是又異常火辣性感。

  史帝夫變得狡猾,或許他還對人類規則不那麼熟悉,但他確實看了太多的爛節目。

  門關著,還上好門閂,史帝夫身上有青草氣味,看起來總是那麼明亮英俊的臉上掛著一個色情片裡頭才會有的微妙笑容逼進他。

  「我以後不會這麼做了。」史帝夫吻了他,帶著歉意與一絲詭秘的暗示。

  那個發燙的吻落在耳緣時,巴奇忍不住呻吟,「好吧……只有我們的時候……嗯,我喜歡這個。」

  史帝夫笑得像孩子一樣甜蜜,巴奇願意為了這個笑容做任何事。

  哪怕他並不習慣,嗯,跪在任何地方替另一個男人口交,畢竟在遇上史帝夫前他可沒和男人交往過,但那不妨礙他的學習意願。他把手伸進史帝夫連身工作服的拉鏈握住已經勃起的陰莖,又硬又燙的手感讓他心頭一跳,他感覺喉嚨發乾,舔了舔嘴唇才輕輕含住分泌出透明液體的前端。

  肉柱在巴奇嘴裡跳動脹大,帶點腥味的前液混著他的唾液流下嘴角,他一手扶住沉甸甸的陰莖,努力不讓牙齒嗑傷那敏感脆弱的肉塊,困難地吮吸吞吐。他想讓史帝夫的雙腿為他打顫,想讓史帝夫顫抖著身體、縮緊雙球為他高潮射出來。

  史帝夫在高潮來臨前推開巴奇,巴奇知道他不是故意,但史帝夫控制不住射在巴奇的嘴角與鼻尖上。

  「對不起,」史帝夫急忙湊上前,手忙腳亂想要抹去巴奇臉上的濁液,「我控制不了,你,我,太舒服了……」史帝夫像一隻耷拉著耳朵的大狗狗,小心翼翼地看著巴奇吃驚的表情。

  巴奇抓住史帝夫的手指,失笑地在男人寬大的指節輕吻,「這又沒什麼,」他伸手抹去臉上的濁液,看著那些乳白色的液體,想了幾秒就放進嘴裡,「有點腥,但是我不討厭。我們沒有潤滑液,正好有了替代品。」

  巴奇的嘴角天生上挑,讓他看起來就算不微笑也很快樂。但他確實很開心,史帝夫溫柔的手指與含情脈脈的吻,撫摸擦過巴奇敏感發熱的肌膚,帶來一撥又一撥的熱度。他毫不猶豫地舔吻含住史帝夫的手指,模仿性交般吞吐對方兩根手指,他順從史帝夫的引導面對面坐在對方強壯的大腿上,分開雙腿緩緩將史帝夫濕潤的手指吞入體內。

  「你……嗯,啊,很拿手……啊……這個……」巴奇粗喘著氣,感受著史帝夫兩根手指在他體內旋轉剪開,柔軟的腸肉被手指輕柔地按壓摩擦,一團火在他下腹燒得滾燙無比。濕熱的嘴巴含住他曝露在空氣中挺立的乳尖,牙齒輕輕叼住已經發腫的紅點,逼得巴奇緊緊攬住史帝夫寬闊的肩背不住呻吟。

  「你真美。」史帝夫吻去滑過巴奇額頭臉頰的汗水,「我愛你,一直都愛著你。」

  巴奇不著調地胡亂在史帝夫臉上舔吻,吃力地用糊成一片的視線尋找史帝夫漂亮誘人的嘴唇,然後狠狠啃咬蹂躪直到那片唇瓣腫脹不堪。

  「進、進來……快點!」巴奇喘得說不出話,他的腰肢又酸又軟,若不是史帝夫肌肉賁起的手臂箍住他,他早就軟攤在史帝夫身上;兩腿之間濕黏滑膩,滴滿他和史帝夫腳根的液體浮著一層水光,一張一閤的入口卻空虛得想要比三根手指更粗更硬的東西填滿。

  史帝夫額頭佈滿汗水,咬緊牙努力不讓自己太過用力,他扶起巴奇的腰,將硬得快要爆炸的陰莖對準那個又軟又濕的小洞,藉著巴奇身體下滑的重量,一點一點擠進那處完全包覆承受他的天堂。

  「嗯……呃……你得,慢、慢一點……」巴奇連手指都在抖,他還不習慣這種侵入式的性愛,儘管史帝夫前戲做得溫柔緩慢,但是一開始被貫穿的感覺總是酸麻脹痛得令人難以承受。

  「我知道,」史帝夫心疼地舔吻散佈在巴奇鼻尖的汗珠,他艱難地嚥一口,安撫似地吻著巴奇的睫毛與耳垂。「我、我們慢慢來。」

  事實就是,史帝夫說謊了。

  在第二次緩慢又柔和的抽插剛好擊中令巴奇頭皮發麻、腳指蜷縮的快感來源時,巴奇非常不體面地發出無法抑止的性感呻吟。

  史帝夫是一個學習能力很強的人,或許他很有耐心,性格也溫柔體貼,但是他也有令人驚訝的固執與佔有欲。

  他猛地將手臂穿過巴奇雙腿,勾住那雙長腿膝彎處,以一種難以想像的力量將巴奇兩腿架起,速迅又猛烈地挺起腰刺穿那個緊緊含住他的小洞。

  巴奇連叫喊抱怨都來不及,他又驚又喘地抱住史帝夫,抽抽噎噎靠在那個說謊的男人頸窩處後悔不已。

  騙子!巴奇恨不得咬穿史帝夫肌肉鼓起的三角肌,真咬下去又捨不得,只能在被頂得連呼吸都顧不上的空隙,又舔又啃那處充滿汗水與青草氣味的肌膚;直到過度的快感打散了他的意識,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感覺不到自己全身上下任何一個部份,要不是史帝夫執拗地攬緊他不放,巴奇相信自己得攤進乾草堆裡,被那群邪惡袋鼠在身上跳來跳去才能清醒過來。

  操!巴奇昏沉沉地靠在史帝夫懷中,任由史帝夫替他清理身上的汗水與兩腿間滴落的濁液。看著吃飽喝足的金髮男人行動自如,體能彷彿一點也沒有受到激烈性愛後的影響,暗自想著史帝夫是不是只有性能力這一塊還保留了袋鼠的體力。

 

 

10.

  巴奇好奇過史帝夫怎麼變成人類的。

  而且,兩個人在一起了,巴奇想要跟史帝夫好好過日子。

  所以他擔心史帝夫會不會有一天,又變回袋鼠……

  上帝啊,那實在太考驗他的承受能力了。

  他愛史帝夫,但是他一點也不想對袋鼠產生邪念。

  史帝夫倒是一點也不緊張,他笑得燦爛又愜意,將巴奇緊緊抱在懷裡又吻又咬。

  「我愛你,」史帝夫無視巴奇一臉莫名其妙,「只要我愛你、你也愛我,你擔心的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這個解釋等於沒解釋。

  巴奇撇撇嘴,放鬆地躺在史帝夫溫暖強壯的臂彎中。

  「那不會發生,永遠不會。」

  巴奇笑了笑,仰起下巴吻住史帝夫從來沒有打算停止親吻他的溫柔唇瓣。

 

 

                      fin

 

--

我有配圖我很強(X

重點是這圖有被強X過(不對

要看全圖請走這裡~~~~點我點我

感謝阿焍配圖!!!

但也因為她......害我寫了八千多字!!!!

謝謝收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