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睡覺了......
半夜寫文好安靜

--


4.

 

  從孩童時代開始,史帝夫就是一個頑固倔強的孩子,這當然不是在說他令人難以忍受的惡行惡狀──好吧,或許他對某些人來說確實惹人厭煩。那通常都是史帝夫不懂瞻前顧後、非得對著足以把一個瘦小子撕成兩半的惡霸講道理的時候。而那個時候,也是巴奇急忙忙趕來踢歪那些地痞流氓的屁股,把史帝夫從垃圾筒裡撿起來的時候。

  巴奇不會對史帝夫洋洋灑灑講訴通篇大道理,這位朋友只求他別隔三岔五就想方設法把自己弄死,無論是史帝夫偽造軍隊申請證明或不識時務非得挑個比他強壯三倍不止的廢物打架都一樣,就只是別把自己的小命隨便交待了。

  那時的史帝夫又瘦又小,還帶了一身與個性同樣頑固的疾病。可那些都不是阻止史帝夫去做正確的事的理由,無關他能不能、而在於他必須去做。

  所以當史帝夫不得不讓東尼往巴奇左手裡頭安上一個追蹤器時的掙扎,幾乎逼得他對自己感到噁心與不齒。

  那不是一隻寵物或需要被關進籠子裡的兇猛動物,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是他交臂失之、歷經七十餘年才僥倖找回的朋友。史帝夫不想再有任何外力來監視控制這個飽受折磨與痛苦的老友,哪怕一點點都不想。

  但是史帝夫必須做出選擇。

  因為他有責任,無論是對巴奇或對其他人都有責任。

  誰都不能擔保九頭蛇已經被連根拔除,事實上,找回巴奇後,史帝夫還接連承接了三四個鏟除九頭蛇秘密基地的任務。九頭蛇若不完全根除,遲早有一天他們想到辦法來回收資產,就算是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都令史帝夫痛恨。

  他必須親自確認九頭蛇被完全擊潰──那很重要,重要的程度僅排在照顧好巴奇的後頭──才能安心地看著巴奇走在陽光下、重新走進人群中。

  承接第一個任務時,史帝夫將巴奇安置在史塔克大樓,史帝夫不想在自己離開時讓巴奇獨自待在神盾局,史帝夫連猜也不用猜,那裡冰冷又制式化,監視器星羅密布,只怕浴室都不能讓人安心。相形之下,東尼慷慨提供的樓層就是史帝夫不得不離開巴奇時的最佳選擇。那裡有東尼、布魯斯還有山姆與娜塔莎、克林特他們居住在不同樓層,若是發生什麼意外事故,至少賈維斯能在第一時間通知所有人。

  東尼很久以前就替史帝夫準備了一層,只不過史帝夫更傾向先前租用的小公寓。那裡比起有人工管家控管空調及出入記錄的廣大空間,更加有家的感覺,更能讓巴奇慢慢安心、平靜又隨意地在房子裡走動。

  但是任務結束後,通過東尼一點也不委婉地將報告內容直接傳送到他的手機後,史帝夫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對史帝夫而言,復仇者是戰友也是不可多得的朋友;對巴奇來說,史塔克大樓與神盾局卻沒有任何分別。巴奇不認識那些人,他甚至沒有多費心思去分辨娜塔莎籍屬神盾局而東尼是自主個人的差別。

  去接巴奇回家時,史帝夫沒有發現。

  看著因為他走進房間就即刻跳下床挺直身軀──巴奇很常這麼做,但在家裡時,他能更快放鬆下來──面無表情彷彿在等待下一道指令的棕髮男人,史帝夫有些感傷卻只是面帶微笑去牽似乎完全不打算主動走向他的巴奇的手。

  回到家,他讓巴奇隨意在家裡走動,至少巴奇喜歡沙發上柔軟巨大的靠墊,否則他不會常常坐在那裡一靠上就是好長一段時間;就算史帝夫偷偷摸摸在同一張沙發坐下,巴奇也從一開始的跳起來到後來任由史帝夫一點一點挪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還來不及詢問巴奇午餐想要吃什麼,東尼不帶惡意但確實擊碎他的訊息就發到他的手機。

  內容其實很簡單,僅是東尼不經過史帝夫同意就對借住史塔克大樓三天的巴奇做了生體監測;用一種不含侵略性以及冒犯隱私的方式,熱源感應器,來確認巴奇的行為舉止是否異常。

  東尼在訊息中毫不客氣地指出『我總得弄清楚何時該準備麻醉針,最後我決定準備營養針』,搞得史帝夫不知該生氣還是感激他。

  賈維斯在史帝夫離開的一小段時間──上帝保祐,幸虧他只去三天──記錄了巴奇的生活作息,像是巴奇每天只出現在廚房一次,依廚房那台塞滿新鮮食品的大型冰箱中的減少數量來看,他僅攝取了足以維持行動能力的最小份量;巴奇只使用了樓層的兩個地點,廚房與寢室,就算確定其他人不會進入這個樓層,巴奇多半是靜悄悄待在房間裡──史帝夫說過他能睡在這裡──唯一那張大床上。

  布魯斯的忠告也出現在訊息裡,他認為這是巴奇缺乏安全感的表現,移動到另一個地方,卻沒有人能給他命令,所以他乾脆什麼都不去思考,像一株生長在暗處的植物那樣隱藏消滅自己的存在。

  除了巴奇掉下去那一刻,史帝夫感覺自己從來沒有這麼悲傷過。

  史帝夫的心就像被那份報告的一字一句撕裂一樣疼痛。

  他的朋友,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哪怕他什麼都沒有、還有這個人會無條件站在他身邊;那些美好的、溫柔的、柔軟得能讓任何人為巴奇‧巴恩斯心醉神迷的特質,都被那些邪惡殘暴的惡魔破壞絞碎。

  史帝夫知道待在家裡時,巴奇閃避著他的視線,卻又在以為史帝夫不注意時偷偷打量他。盡管巴奇什麼都不會多說,但是相較於巴奇在史塔克大樓待了三天仍舊維持著全身緊繃的狀態,偶爾坐在家中那張會發出怪聲音的老舊沙發上發呆的巴奇,已經是史帝夫能得到的最好禮物。

  史帝夫不想拆穿維持表面平靜的那層薄膜,哪怕巴奇灰藍色的眼睛裡充斥著不信任的冷漠,但總有一天會有所改變,無論花上多少時間,他都願意等待。

  經過第一次教訓,史帝夫退讓了。

  他不能也不想再讓巴奇離開那間漸漸充滿巴奇存在感的房子。

  史帝夫忍著對自己的厭惡,同意在巴奇的左手臂裝入追蹤器。如果他不得不離開巴奇去維持正義或保護世界,那麼,至少巴奇有權力待在能讓他安心的地方。

  巴奇沒有對東尼撬開他左手手背一部份金屬片的行徑有任何反應,甚至連那條手臂有沒有知覺,他們都無法在巴奇冷若冰霜的面孔看出端倪;讓人鬆一口氣的是九頭蛇沒有病態到在金屬手臂裡安裝別的東西,例如一被敵方收壓就啟動的神經毒──七十年前史帝夫看過一次──又或者足以彌平方圓五里和敵方同歸於盡的炸彈。

  可能是不想傷害到資產,也可能他們將冬兵洗腦得足夠徹底──史帝夫很難不在想到後者時咬牙切齒;前者也算不上什麼善良意圖,但總比一再把巴奇綁上那張令人深惡痛絕的椅子來得平和。

  東尼在安裝完成後遞給史帝夫一個手心大的電子儀器。

  「啟動之後,只要史塔克企業所在的任何地點都能接收到信號,」那個玩世不恭的天才難得吞吞吐吐,「考慮到各方各面,必要時……嗯,也能發出電擊停止他的活動力。」

  史帝夫連想都沒想,直接踩碎那個小巧的儀器。

  「不,你得答應我把電擊功能拿掉,不管尼克或其他人說什麼都好,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只有你能啟動追蹤信號。」史帝夫緊抿著嘴唇,「我是他的朋友,不是他見鬼的管理者。我願意付出生命悍衛我所信仰的自由與正義,保護所有無辜善良的人──包括他,我沒有權力掌控任何人。」

  「說的活像我是那種控制狂一樣。」東尼沒好氣地回嘴,露出一種吞下蒼蠅才會有的噁心表情。

  「我很抱歉。」史帝夫虛弱地苦笑,他深深望了坐在一旁彷彿對兩人談話內容毫不關心的巴奇一眼,「我只信任你們,我得確保他不再被人利用。」

  「我可不是什麼好人。」翻個白眼,東尼聳著肩膀慢慢走開,「但至少我能做到讓人一聽見史塔克的產品就乖乖閉上嘴。」

  或許東尼自大又自負的性格偶爾令人厭煩,但那完全不影響他是一個忠實朋友的品質。正如他所言,史帝夫第二次接到任務,決定將巴奇留在家裡不受任何人監控時,神盾局多如牛毛的規章也無法從東尼史塔克那張無與倫比的壞嘴巴下討到好處。

  巴奇一直很平靜,史帝夫能感覺到。史帝夫深深相信,那些不著痕跡的刺探與打量會慢慢消失在他們的生活中。

  當巴奇主動提出增加訓練要求的那一瞬間,史帝夫幾乎能看見橫亙兩人之間那道無形的磚牆崩裂一角,由細縫中展露出微弱卻讓人喜悅的一絲曙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