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沒什麼看頭的生日賀文(掩面逃)

小鹿生日快樂啊~~~我第一次寫生日賀文

就獻給你了!!!!


本來想寫500字而已,怎麼多了1千呢

--

  七月四日那一天,很多人在慶祝美國、慶祝史帝夫的生日。

  神盾局也辦了一個小型生日會,一堆人圍著史帝夫唱著天祐美國,唱完所有人都笑了,包括史帝夫。巴奇站在不遠處看著那些洋溢著快樂氛圍的人群,不是很能明白眾人笑容因何而起。

  他一向不喜歡人群。

  不安因子總是伴隨著人群,比起燦爛的陽光下,他更傾向待在沒有死角的陰暗處。

  但那天是史帝夫生日,嗯,史帝夫,他很信賴這個人。

  無關他是美國隊長,無關他堅守自由付出一切的高潔,巴奇在很多時候信任這個人勝過自身,而他想不起來為什麼。

  所以史帝夫希望他也在──雖然史帝夫沒說出口──他就來了。

  盡管生日這個名詞對他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史帝夫很快樂,那很好。

  宴會一直到深夜,史帝夫抓著他跳了好幾支舞。

  那其實挺傻的,他倆的步伐笨拙,光是忙著不要踩中彼此的腳背就用去所有注意力。紅髮女人啜著香檳譏笑他們跳舞像一場災難,連兩頭大猩猩打架都比他們來得優雅。

  不得不說,他非常認同這個論點。

  可是史帝夫很快樂,發自內心,笑意從那對湛著天空藍的眼神深處翩浮翻飛;所以他想,管他的,反正他的任務又不包含跳舞技巧,等到有需要的那一天再學好也不遲。

  他任由史帝夫拉著他轉了一圈又一圈,一些人看著他們跳舞都在微笑,而他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是一個砂金髮色的男人擁著紅髮女人滑進窄小的舞池刻意撞了他們,史帝夫才拉著他拉一處沒有彩色紙屑或奶油渣的角落躲起來。

  史帝夫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手指穿過他的指隙,不鬆不緊地交握。

  窗外不時爆出色彩絢麗的各色煙火,直到宴會結束,他們都沒有再交談,那種感覺卻意外地溫暖平靜。

 

      ★ ★ ★

 

  他知道自己出生的日期,那是一個認知,就像他知道自己曾經是咆哮突擊隊的巴恩斯中士、知道自己是蟄伏在黑暗中七十餘年的鬼魅,但是這所有一切都只是一個認知。

  於他而言,並沒有任何實質意義。

  但是對史帝夫來說,似乎不同。

  三月十日那天,史帝夫找了幾個親近──對史帝夫來說──的朋友,在家裡舉辦小型的生日派對。

  那還是很傻,不過史帝夫似乎總在做傻事,所以他也不覺奇怪。

  音樂響起的時候,所有人刻意退開一步讓他肌肉緊繃,不那麼明顯地張望左右尋找潛在的危險因子,這裡可不是層層把關的神盾局,他得保護好史帝夫。漸漸地,他看見那個金髮男人在人群中突顯出來。

  看起來像是有人推了史帝夫一把,史帝夫腳步踉蹌地站在他二三步距離的位置,一臉羞赧卻又……滿懷期待?

  或許是史帝夫臉上的笑容太過不安,鬼使神差地,他站在舞池中間朝那個滿臉驚喜的金髮男人伸手邀舞。

  他們還是跳得慘不忍睹、令人無法直視。忽略掉其中一個快禿頭的男人不停拿著相機猛拍照,那些應邀而來的人們,甚至發出挫敗的嘆息。

  可是感覺很好,他說不上來,就是──很好。

  或許他們可以在平時也這麼做,你知道的,不需要什麼名目,無論有沒有人群、鮮花或音樂,就只是在想這麼做的時候努力不去踩中對方。

  史帝夫忙不迭的猛點頭,好像不這麼做,他隨時會反悔一樣急迫。那副模樣可愛的像一隻小松鼠,哪怕史帝夫強壯得可以空手劈開木柴,也不影響他浮現這種想法。

  這真的很奇怪,他突然很想吻他。

  然後他也真的──他才不在乎有沒有別人在看──去做了。

  史帝夫先是一楞,隨即磕磕絆絆地回吻他。

  當他們試著轉換角度時,鼻子卻撞在一起。

  紅髮女人──又是她──咬著小鬆餅譏笑他們接吻技巧太差,連海豚都比他們懂得情趣。

  很奇妙地,他再一次認同她。

  可是那不妨礙他攬住史帝夫的後頸,再度啃上那對看起來既美味又可愛的嘴唇。

  氣喘吁吁間,他聽見斷斷續續從對方唇舌間流洩出生日快樂。

  閉上眼睛,他默默想著,嗯,生日,確實很快樂。

 

--

有大德配圖了小松鼠隊長和邀舞那幕←點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