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1~
我要去寫虐文!!!
大盾愛哭包
OOC!OOC!

--

  孩童時代他們很喜歡把沙發墊鋪在地板上,假裝那是他們的船、是汽車或其他任何能帶著他們的夢想翱翔的代步工具。

 

  雖然他們已經很久沒做這樣的事了,但不表示他們不會再做。

 

  史帝夫望著從小到大一直陪他完成夢想的摯友彎下腰捲起火爐壁紙前的毛料地毯,使喚他將裝飾在沙發椅背一大塊花紋繁複的毛毯拿到陽台。

 

  說陽台也不大正確,畢竟沒有幾個人能像東尼這樣在樓頂空出一大片空間就為了安置拆卸鋼鐵衣的機械手臂。但除了陽台,史帝夫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個地方。巴奇挑了最外緣鋪整地毯,把沙發旁的小桌子──連同蛋酒──搬到地毯旁。巴奇看見他抱著毯子傻愣在一邊,寵溺的笑容讓史帝夫感覺腦袋一片空白、昏頭轉向。

 

  「拜託,就只是放下它,進去拿兩個杯子好嗎?」巴奇把毯子丟在白色地毯上,拉著那個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哪怕是洗廁所倒垃圾──等等,他確實做過,只不過巴奇也輪流跟著做──也在所不惜的金髮男人,徑自從琳瑯滿目的菜餚裡挑挑撿撿裝了兩大盤。巴奇一手夾著兩個盤子,一手抓起一瓶香檳走向外頭那個臨時鋪整的野餐墊。

 

  沒花多少時間,兩個人已經靠在一起,用著絕對會被羅傑斯與巴恩斯夫人說教的方式,不文雅地用手指抓起火雞肉、沾滿醬料的沙拉以及盤子裡所有能往嘴巴裡塞的食物。巴奇舔著手指,任由史帝夫抽出幾張濕紙巾替他擦拭手指與臉頰。沒一會兒,巴奇接手幫史帝夫擦去嘴角的餅乾屑和沙拉醬,好像他們只有十歲那樣,巴奇也是拿著自己的手帕擦拭史帝夫嘴唇上方的牛奶沫。

 

  「羅傑斯先生,不得不說,今夜的您真是英俊非凡。」巴奇笑嘻嘻地說,手指捋過那一頭淡金髮絲,「真可惜只有我一個觀眾欣賞。」

 

  「我只需要一個觀眾便足已。」史帝夫溫柔的天藍色眼睛倒映出巴奇的臉孔。他的手指撫過巴奇臉頰,揉搓別著幾綹棕髮的耳殼,不由自主地,巴奇輕輕向前在那對一直奪走他注意力的紅色嘴唇落下一吻。

 

  「哎,我他媽真的愛你。」巴奇倚在史帝夫胸口,一雙溫暖強壯的手臂環抱住他,讓他更舒適地坐在史帝夫兩腿之間,被那塊從沙發扯下的毯子包住。

 

  今天很冷但缺乏濕度,沒有下雪但算不上晴朗的夜空也看不見星星。

 

  夜風涼得能讓所有在室外的人發抖打顫,但是史帝夫的懷抱提供了溫暖,兩人緊緊依偎在陽台的一隅,好像光憑彼此的溫度就能抵禦所有不安與侵擾。

 

  「你看,它們亮得像星星一樣耀眼。」彷彿不經意提起一樣,巴奇隨手往大樓底下千萬盞燈火閃爍的景色一比,「我以前從沒想過會像現在這樣──你得知道,我和很多女孩在星星下接過吻。」他瞥了史帝夫一眼,對方僅是用一種柔和的力道將他緊緊抱住。

 

  「我知道,你一直很受歡迎。你溫柔又充滿紳士風度,勇敢卻不粗魯。那些女孩喜歡你、惡霸流氓懼怕你,我一直以能夠擁有你這樣的朋友為傲。」

 

  「你才是那個讓我引以為傲的朋友,哪怕你是一個小怪胎。」巴奇打趣地捏了捏對方的鼻尖,「但是我真的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和我在星光下接吻的對象會是你這個見鬼的臭小子──就算是那個時候的我,也沒有想過。」

 

  史帝夫心頭猛然一跳,就算知道巴奇已經想起一切──包括冬兵時期種種過往──好的壞的回憶,可是巴奇總是默默藏起那些疼痛,頑強地不被擊倒。

 

  「……我就說這麼一次,你聽著就好。什麼也別說,就只是聽著,好嗎?」

 

  史帝夫會答應巴奇所有事,哪怕他心如刀割。他親著巴奇深棕色的髮旋,嗓音顫抖,「好、好的,好的。」

 

  巴奇舔著嘴唇,灰藍色眼睛直視街道上閃閃爍爍的光芒,他輕輕抓握史帝夫放在膝蓋的手指,好像這樣就能從他心愛的人身上汲取力量。

 

  「那真的很痛,我是說,當他們電擊我的腦袋,把它弄得一片空白又混亂的時候。」他聳聳肩,「很長一段時間──好吧,實話來講,我也分不清時間長短,畢竟我不被凍成冰棍、也差不多趕在被凍成冰棍的路上。那段時間像一場黑白交雜的旋渦,就算我完成那些該死的要求,我還是得被推上椅子關進冰櫃裡。」

 

  咬緊牙,史帝夫吞下安慰的話語。他記得自己的承諾,他知道那些空泛的安慰,並不會讓巴奇現在更好過。

 

  「那段時間,我分不清楚自己是醒是睡,是死是活……就只是──一片空白。」巴奇縮縮肩膀,閉上眼睛讓自己更好地縮進史帝夫懷中。「可是……我認識你。那真的很奇怪,我連自己是誰都無法分辨,在橋上交手那一次我卻知道我認識你。」

 

  「你見鬼的得多討人厭,才會在我腦袋裡盤根錯節、頑固的連九頭蛇的洗腦機器都拔不掉。」巴奇發出微弱的笑聲,而那令史帝夫心痛,痛得他彷彿喉嚨哽著一根刺,連呼吸都困難得喘不上氣。

 

  「所以,我找到你。」他回頭注視史帝夫泛紅的眼眶,在強忍住不肯落下淚水的眼角輕吻,「你是我生命中最明亮的那一道光芒,所以,我愛上你,像你愛我那樣──你美麗得讓我移不開目光,哪怕我什麼都不記得、哪怕我不再是原來的我,我還是會找到你、像你從來沒有放棄我那樣找回自己。」

 

  「你、你一直都在──」史帝夫記得巴奇還沒想起一切時,藏在冰冷空洞面孔之下的關懷,他記得巴奇默不作聲卻永遠永遠在他回頭時注視著他的溫暖眼神,「你從來沒有離開過。」

 

  「你說了算。」巴奇胡亂抹去史帝夫臉上的淚水,「你得知道,你哭起來真的醜得不像話。那個從不退縮也不哭泣的小史帝夫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你說、你說過你愛我──」史帝夫抽著鼻子,伸手去搆不遠處的一盒紙巾。

 

  「是啊是啊,哪怕你鼻子紅得能去拉聖誕老人的雪撬,也還是我的小史帝夫。」巴奇吻了吻他紅得引人發唬的鼻尖。

 

  「我愛你,史帝夫‧羅傑斯。很高興我仍然在你身邊。」巴奇張開雙臂環住史帝夫寬闊的背,「還有聖誕快樂。」

 

  「我也愛你,巴奇‧巴恩斯。」史帝夫吻著巴奇的耳緣,緊緊抱住這個他失而復得的摯愛,「我永遠會在你身邊──以及聖誕快樂。」

 

 

 

      ★ ★ ★

 

 

 

  「天殺的他們不會在我的降落台來一發吧!」這是東尼的抱怨聲。

 

  「噢,就只是閉上嘴會讓你的腦漿少一點嗎?」這是娜塔莎的吐槽。

 

  「看清楚,他們連鞋都沒脫,卡滋卡滋──」克林特聽起來像在吃什麼。

 

  「他們真可愛不是嗎?還有,東尼,放下你的咖啡,這已經是第三杯了。你不應該空腹──」小辣椒也回來了。

 

  「嘿,你們真的不應該窺看別人的隱私。」山姆的約會結束了?

 

  「那是露天的!而且這是我家!」東尼拉高聲音真的挺吵的。

 

  「如果你們打算繼續站在這裡,我想我更喜歡待在室內。」布魯斯的腳步聲有著其他人沒有的沉穩與安定感。

 

  「我才不相信他們什麼都沒做!他們抓緊時間到處亂搞的破事可沒少幹!賈維斯,調出──」

 

  史帝夫能感覺本來在他懷裡睡著的巴奇顫抖身體憋住笑聲。

 

  好吧,事實上,從那些朋友踏進陽台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清醒了。

 

  四倍聽力,超級士兵的血清真是方便。

 

  「……我就是這麼一說,你們知道我們聽得見吧。」史帝夫刻意提高音調,巴奇滾出他的懷抱,頭髮亂糟糟的樣子讓史帝夫簡直想當著眾人的面吻他一下。

 

  不過他畢竟是從保守的四十年代長大的男人,這個念頭只在腦袋裡轉一圈就打消了。

 

  「總得試一試吧,噢嗚。」東尼嘀咕著,換來小辣椒一記不重不輕的肘擊。

 

  史帝夫拉著巴奇起身,清晨陽光下,他們的朋友站在不遠處。

 

  布魯斯拿著餐盤在門口張望,山姆雙手抱胸面帶微笑站在一旁;克林特離娜塔莎很近,嘴巴啃著史帝夫準備的薑餅動個不停;東尼還在抱怨著什麼,史帝夫與巴奇根本沒在聽。

 

  小辣椒比了個手勢讓大家往屋裡走,「我想,現在是拆聖誕禮物的好時機了。」

 

  史帝夫擠著巴奇的肩膀,假裝沒有看見東尼一臉作嘔、娜塔莎用一種慈靄到令人害怕的表情,一起回到那棵塔松樹下和所有家人一起拆開禮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