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夭到不行
不但寫不完
人物還OOC
(瘋狂打滾)

--

  「好的,我明白。」史帝夫朝巴奇露出一個無奈神色,巴奇抱著裝滿蛋酒的保溫桶用唇形詢問『很嚴重?』。史帝夫按著電話微笑搖頭要他別擔心,手機另一端隱約傳來克林特的高聲抱怨,「塔莎,會有下次機會的,別放在心上。」

  巴奇偷笑著,幾乎可以想像通話另一端的紅髮女性狠瞪一眼刻意嚷著:『要我內疚得等下輩子了。』的嚴厲口吻。

  結束通話後,巴奇用膝蓋碰了碰同坐在計程車──他們的物品太多,不合適騎機車──後座的史帝夫。

  「臨時任務?」

  「是啊,她讓我向你道歉,並且表示她和克林特非常遺憾不能嚐到蛋酒和薑餅。」史帝夫掛在臉上的微笑看起來有點失望。依史帝夫的性格不可能不體諒兩人為了國家效力而失約,只不過不能與友人一同過節而失望在所難免罷了。

  史帝夫沒有提到任務內容,事實上,巴奇相信依娜塔莎的職業操守,就算是最親密的情人,若不是執行同一個任務也休想從她那張美得引人想一親芳澤的嘴唇裡撬出一字半句。

  「好消息是他們準備好的聖誕禮物預定好在一小時前送到史塔克大樓了,」他看了手機一眼,「山姆也把火雞與禮物送過去了,至少我們不必擔心襪子裡找不到糖果。」他拿起手機畫面支在巴奇眼前,那個爽朗小伙子滿滿的歉意與祝福透過黑底白字的簡訊內容傳遞到巴奇心裡。

  「他是個好伙伴,希望他今晚一切順利。」

  山姆不像東尼那樣口無遮欄,不像娜塔莎那樣冷傲難馴,不像克林特那樣歡脫好動,也不像班納博士那樣壓抑沉靜。或許在所有復仇者當中他看似平凡,但對所有伙伴來說,山姆平易近人又體貼的部份也值得他們這群在社會邊緣游走的異端者心存感激。

  「一定會的。」史帝夫捏了捏巴奇的手心,兩人相視一笑。

  他們很幸運,在跨過七十幾年的光陰還能重新找到彼此相守相伴。

  巴奇在下車後遞給司機額外小費,換來略為肥胖的中年男人一個微笑與一句聖誕快樂。

  「你也是。」巴奇揮手看著車子開走。

  史帝夫挪不出手,只是靠著巴奇在他耳緣輕吻,「我們上去吧。」

  他們從以前參軍到現在加入復仇者的目的只有一個──讓所有人都能擁有平凡卻幸福快樂的生活。哪怕陌生人的一個微笑、一聲祝福,就能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

  一走進史塔克大樓最高樓層,滿是聖誕氣氛卻不過份的裝飾隨即讓兩人感受到過節的暖意。一棵成年人高的深綠塔松──頂端放了一顆閃亮星星,枝葉上掛著小熊、鈴鐺和彩帶──下堆放好幾個色彩鮮豔的禮物盒,它們有著星星、聖誕襪或彩色條紋那些屬於節日風格的包裝紙,史帝夫與巴奇前幾天為大家挑選的禮物也和娜塔莎他們一樣由店家送來而夾雜其中。

  因為有空調,所以爐火這方面倒是不可能實現,但兩人仍舊看見四面被壁紙掩蓋的牆面有其中之一被貼上壁爐花色,看起來就像所有人會圍坐在那面紅磚牆前的毛料地毯上喝酒談天。

  房間中心的長桌上佈滿食物,山姆的火雞──盤子前放置的小卡用漂亮的草體字寫著山姆的名字──在中央,各種小點心與沙拉盤漂亮又迷人,數量多得像是慷慨的主人──東尼確實是──絕不虧待自己的賓客;按照人數擺放八人份的餐具整整齊齊,幾瓶叫不出名字但一看就很昂貴的香檳堆在菜餚之間。

  整個房間看起來舒適又溫暖,考慮到東尼平時的作派,兩人不用細想就知道一定是波茲女士的功勞。

  但是,房間內燈火通明,放眼望去卻空無一人讓史帝夫和巴奇站在門邊有些手足無措。

  「歡迎,羅傑斯隊長、巴恩斯先生。」賈維斯的英國腔適時響起招呼兩人,「請不要感到拘束,波茲女士已經進入電梯,估計五分鐘後就會到達。」

  兩人這才鬆一口氣,急忙把薑餅和蛋酒放在長沙發旁的矮桌上。

  不一會兒,波茲女士果然出現。

  門滑開的一瞬間,巴奇忍不住發出驚嘆。

  站在門口的女士穿著一襲連身低胸小禮服,珍珠黑的光澤將她漂亮的身材曲線襯托而出;柔順的深紅髮絲盤在腦後,幾縷細髮隨意垂落在耳際與前額,配上小巧的珍珠耳環更顯得她容姿高雅不凡。

  「您今晚比平時更加耀眼。」巴奇快步上前,執起她的手背落下一吻,換來她盈盈一笑。

  「哇噢,」小辣椒笑著望了史帝夫一眼,史帝夫聳聳肩,一副拿巴奇沒輒的模樣,「希望隊長別介意我從你的中士嘴裡得到誇獎。」

  「怎麼會,他說的全是事實。」史帝夫同樣在她手背輕吻一下。

  「讓你們久等了,東尼和布魯斯從兩天前就在研究一個項目,直到今天稍早才各自回房。」她撫過史帝夫的手臂,「我很抱歉,史塔克集團在今晚資助的一個募款晚會我一定得出席,不然我就得看著東尼在晚會上嘲諷所有人,然後不得不在第二天一一發函致歉。」她轉動腕錶看一眼,「已經過了兩小時,我保證那兩位紳士會在三十分鐘內衣著光鮮地出席。賈維──」

  「不,千萬不要!」一聽到東尼和班納博士只休息兩小時,巴奇與史帝夫連忙阻止小辣椒吵醒兩人。

  「可是他們睡前還再三強調一定要叫醒他們。」

  「不要緊,就讓他們睡醒之後再加入也不遲。」史帝夫微笑著,他的笑容看不出半點勉強。巴奇趁勢推一把,補充說道:「沒睡飽容易情緒激動,我想大家也不希望班納博士太勞累。」巴奇眨了下右眼,一副賀爾蒙過剩的樣子試著讓小辣椒放鬆。

  「喔……你們真是太體貼了。」咬了咬塗滿口紅的嘴唇,她伸出手臂環住兩位男士的頸部,在兩人頰邊輕吻一下才放開手。

  「我必須先離開了,希望大家今晚玩得開心,我會盡快回來和大家一起參與今夜。」小辣椒急急忙忙往外走,走沒兩步突然又轉過身,問道:「對了,我知道威爾森有約會,上帝祝福他。不過娜塔莎和巴頓探員還沒到?」

  史帝夫還來不及開口,巴奇隨口便說:「路上塞車,他們說了晚點到,對吧,史帝夫。」

  史帝夫除了微笑不作他想。

  「那就好,喔,我真的真的得走了。」她笑了笑,快步踏入電梯消失在兩人面前。

  難為小辣椒忙得分身乏術還能把這個地方佈置的如此溫馨可愛,史帝夫很感激她的用心,但是他望著眼前空無一人的宴會場地,好半會兒,他真的說不出話。

  一瞬間,全員掉隊。

  這是史帝夫怎麼也料想不到的事。

  「十五分鐘前羅曼諾夫探員來電致歉,我替先生負責一切不需要緊急處理的私人電話,考慮到波茲女士的行程,我自作主張接通電話並未讓波茲女士知曉。」賈維斯那一口漂亮的英國腔替史帝夫解開疑問。「我向兩位致歉,並為先生與班納博士的缺席感到遺憾。」

  巴奇笑了笑,「他們確實需要休息。」他伸手去拉史帝夫垂在身側的手心。「嘿,別那麼失望嘛,就算大家無法出席,我們還有明年可以再辨一次聖誕晚會。」

  「……這是你恢復所有記憶後,第一個聖誕節。」史帝夫單獨在巴奇面前時,永遠無法戴上美國隊長的完美面具;他看上去又像以前那個瘦小子,為了一次又一次被退回的募兵單,表情倔強卻無助得讓人心疼。「我希望能讓你開心,我希望能和家人一起過節。」

  巴奇忍不住搖頭微笑,「好吧好吧,我就是這麼一說。」他比了比放眼所及的一切,「你得知道這不是我過過最詭異的聖誕節。九頭──嗯,總之,我隱約記得他們總是忙著在作征服世界的美夢,基本上不過節,任何你想得出來的節日都不過。」

  他拉著史帝夫在長沙發上面對面坐下,手指輕柔地撫過對方額頭金燦燦的短髮。

  「大部份的時間,我都是和冰雪女王待在一起玩冰塊。那時候的我,從來沒想過會有像現在這樣的一天。有可口食物、有你在身邊,就足夠好了。」巴奇伸出雙手的食指與中指彎曲兩下。

  史帝夫望著他濕漉漉的眼睛,傾身向前吻了吻那雙漂亮的眼睛。巴奇吃吃笑著環住向他撒嬌的金髮男人,主動吻住史帝夫沿著他的眼瞼、鼻尖、最終落在他嘴角的柔軟嘴唇。

  史帝夫寬大的手掌下意識滑進巴奇衣擺下方,巴奇猛地推開已經半個身體掛在他身上的男人。

  巴奇邊笑邊喘氣,「喔喔,打住。我可不想再發生南側三小時的疏散事件。」

  「只有我們──」史帝夫一如往常地頑固難纏,他用嘴唇去搆巴奇帶著漂亮弧度的溫潤唇瓣。

  「正確來說,」賈維斯用著一種難以想像會在電子程式中出現的誠懇語調,「還有我,我並不介意替兩位疏散這個樓層三小時。」

  巴奇笑得幾乎停不下來,史帝夫垂下腦袋,發出一種懊惱卻不是真正生氣的語調從他的男友身上翻坐回沙發上。

  「好吧,現在怎麼辦?」史帝夫抓抓頭,「要回家嗎?」這是他最傾向的選擇,雖然滿桌菜餚看起來精美可口,不過比起食物,他現在有更想吃的東西。

  巴奇瞥了他一臉不懷好意的神情,撐著手臂在兩人之間挪開一點距離。

  「事實上,我有更好的主意。」

  巴奇笑得很甜,史帝夫不算第一次意識到一件事。

  只要能讓巴奇永遠對他露出這種幸福的笑容,哪怕是漫無目的地流浪飄泊──他也會一步步跟隨巴奇的身影到世界盡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