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聖誕文......未成年不要點進去!!!!

還有 纪翌 點的跑步梗,我有提到晨跑!!!

還有 Peeper&Stalker 的跑完醬醬酿酿

但是不好吃......

附帶一提,就當作是不合時宜的番外三XDD

對,還有下

--

  事情發生在平安夜那一天。

  說實話,那有點糟,但更多是值得祝賀的一件事。

  一開始是晨跑結束後,巴奇、史帝夫和山姆三人一如往常圍在樹蔭下聊天扯淡。這是他們的既定行程,兼之這次大家說好一起過節,所以他們討論得非常熱絡,完全沒注意到不遠處站著一名也是晨跑打扮的漂亮女性不停往三人待著的樹蔭下打量。

  山姆非常主動提出自己可以準備一隻烤火雞,史帝夫還記得以前羅傑斯夫人烤薑餅的配方,巴奇拍胸脯保證這次蛋酒絕對是所有人不曾嚐過的好味道。娜塔莎說了只準備伏特加酒,克林特會帶華盛頓最負盛名的蛋糕,東尼供應場地就足夠好了。布魯斯原本婉拒大家的邀約,最後是偉大的波茲女士出馬,沒有她辦不到的事。

  從某些方面來看,說她才是史塔克工業的幕後老闆,沒有人會反對。

  三人討論到一個段落,不停在一旁打量的黑髮女孩趁著山姆被史帝夫拉起身時走了過來。

  「嗯,我知道這非常突然,不過我想管它的,問問也無妨不是嗎?」她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輕道:「你願意陪我一起共渡這次的聖誕節嗎?」

  喔,很顯然這是一個約會,女孩張著漂亮的大眼睛看向三人之中肌色黝黑健康、一臉驚訝的男人。

  「我、我嗎?」山姆看了看英俊到閃閃發亮的史帝夫,再望了望有張漂亮臉蛋的巴奇,不由得對著女孩重覆問了一次,「妳是在對我說話?」

  她的眼神在一旁站得很近的兩人臉上轉一圈,「喔,他們確實是很英俊,不過他們──」她比了個手勢,「無意冒犯,你們是很可愛的一對,但是我更喜歡深色皮膚的男人。」巴奇聳聳肩不作聲,史帝夫為她率直的態度咧嘴一笑。「所以是的,我想知道你今天晚上有沒有時間?」

  她眨著大大的眼睛,運動過後的汗水讓幾縷髮絲貼在粉嫩的臉頰上,她充滿期待望著山姆。

  史帝夫認得她,她是幾個月前開始在這裡跑步的一位年輕女性。每每和山姆錯身而過,她總是露出甜美的笑容。那個笑容也令孤家寡人的山姆不由自主在那張漂亮臉蛋與窈窕背影多瞥了幾眼。

  他們會是很相襯的一對,史帝夫想著。

  顯然巴奇也是這麼想。

  「喲,老兄,你怎麼還不答應這位美麗的女士。」巴奇嗤嗤笑著,左手往山姆背部拍了一下。

  「我們說好──」山姆向來是一位誠信的人,就算美色在前,也不會損害他這份優良品質。

  「嘿,別在意。」史帝夫連忙接腔,「重要的是,你可別讓女士失望了。」他邊說邊露出鼓勵的笑容。

  於是,山姆半是愧疚、半是欣喜地得到了一個新的約會。

  他再三強調烤火雞還是會送到史塔克大廈才揮手道別,開開心心和那位漂亮女孩開始討論約會行程。

  這時史帝夫和巴奇還不知道,山姆僅是目前第一個在平安夜脫隊的隊友。



      ★ ★ ★



  沒有人會想在薑餅裡嚐到汗味,哪怕是美國隊長──巴奇提出寇森或許會出大錢買下,被史帝夫用不那麼確定的乾笑反駁這個想法──留下的汗水也不行。

  理所當然,史帝夫在準備著手做薑餅前洗了一個清爽的澡。

  前提是,忽略巴奇幾乎是帶著惡意竄入浴室,舔舐泛著水光的嘴唇挑逗誘惑他這件事的話。

  巴奇貓著腰溜進浴室並沒有嚇到他,事實上,巴奇這麼幹也不是第一次。他一把將史帝夫推到灑著熱水的蓮篷頭下,被熱水打濕的手指情色地劃過史帝夫的鎖骨,巴奇咂咂嘴,吻住史帝夫濕漉漉的雙唇,雙手在對方赤身裸體的完美曲線上游走。

  史帝夫一向無法抗拒巴奇的熱情,他脫去巴奇濕透的T恤與運動長褲,火熱的手心握住撐起內褲的柱狀物來回擼動。史帝夫糾纏在他唇舌間滑動的柔軟肉塊,近乎貪婪地從那張紅潤飽滿的雙唇內奪取津液,巴奇微弱卻享受的呻吟細細縈繞耳際,一冷一熱的雙臂環繞被熱水沖洗而發燙的頸部。

  水珠滑過他挺立的乳頭,他放蕩甜蜜地在史帝夫同樣硬起的乳尖來回磨蹭,舔了舔史帝夫發紅的耳緣,低沉沙啞的嗓音挑釁似地輕聲說著最下流的情話。

  「你還不打算用你的大傢伙捅進我又熱又緊的屁股嗎?」

  巴奇竊笑著,他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史帝夫從來沒有成功拖延過一秒鐘。

  史帝夫一把扯掉卡在巴奇胯骨的布料,形狀完美的陰莖彈跳晃動打在史帝夫緊實的小腹上,史帝夫有一股想彎下腰的衝動,他想跪在那根漂亮的陰莖前深深含住吸吮它,但是更迫切的欲望讓他的手指擦過已經滴出前液的鈴口,沿著挺翹的臀部探入後方正在一張一閤的入口。

  他吻住巴奇大口喘氣的嘴唇,流漣忘返似地叼住被吻得紅腫發漲的下唇,在巴奇因為被二根手指剪開後穴發出不適的喘息時,安撫地喙吻巴奇發顫的眼瞼。

  史帝夫嚐不到巴奇汗水的味道。

  熱水源源不絕灑在兩人身上,他舔吻啃咬巴奇美麗的頸部曲線,在不停起伏的胸口留下一個又一個吻痕,下腹熱得像一團火在燒,燙得他又快又狠地用自己的陰莖往巴奇被支起一條腿方便他頂到最深處的洞口來回頂弄。

  「……不、不行了,嗯……你得、得慢──唔啊……」破碎的求饒聲根本傳不進史帝夫耳內,巴奇全身軟攤在不停用碩大前端操弄衝撞他的前列腺的金髮男人身上,「你、你慢一點……」巴奇顫著嗓子一臉委屈地舔了舔嘴唇,他的男友再不緩一緩,在高潮來臨之前,他怕他會先被過度強烈的快感逼得抽不上氣。

  「……是你,呼──」史帝夫掐緊巴奇腿根,緊貼在渾身發燙的棕髮男人身上長長呼出一口氣,「是你先開始的。」吻了吻巴奇悔不當初──但下次依舊會發生──而泛紅的眼角,他親暱地用鼻尖在對方佈滿水珠的鼻子蹭了蹭,「所以,不行。」

  不等巴奇怒吼咒罵他是個無賴渾球,史帝夫身體力行將他說出口的話實踐。

  他加快速度與力道將陰莖頂到最深處,狠狠碾過巴奇體內最敏感脆弱的地方,直到巴奇一抽一抽哭叫著射在他腹部,感受對方因高潮全身緊繃,夾住他的那一圈肌肉與濕軟的腸道毫無空隙包裹絞緊他的陰莖,他才放緩速度,溫柔卻不容置喙地繼續操弄那副柔軟無力的身軀,在射精前一刻抽身,讓乳白色的濁液淫靡地噴在巴奇僵硬顫抖的腿根與恥毛間。



      ★ ★ ★



  他避免了事後處理到最後極有可能再來一次的困擾,抱著全身無力的情人回房穿上衣服後又回去洗一次澡。

  大抵來說,史帝夫清爽又滿足地甩著毛巾走出浴室。

  已經坐在沙發上的巴奇抱著右腿,冷哼一聲故意不去回應史帝夫落在他頰邊的吻。

  「我們可以開始烤薑餅了,你應該也很想念我母親的薑餅味道吧。」

  巴奇瞪了他一眼,再度為自己當初怎麼不趁眼前男人還是個瘦小子時掐死他而扼腕不已。

  但他確實,嗯,想念羅傑斯夫人總是一臉疲倦卻在看見他時露出的甜美笑容。

  還有她再怎麼忙碌也會在聖誕節為巴奇和史帝夫烤好一些小薑餅的美好回憶。

  撇撇嘴,巴奇扶著酸軟的腰肢直起身,踢了史帝夫屁股一腳算是和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