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區
盾冬大法好!!
盾冬入門據說可以推薦:

請勿無斷轉載站上任何文章
請支持十萬伙集,幫助無助的狗狗!

SPN/SD、ST/SK持續關注中

先前的版型看久了眼睛痛XDD

空虛寂寞覺得冷啊.....拜託跟我聊天嘛
我總算寫完了!!!

媽媽,我真心對不起一起出合本的基友

感謝司馬真真賞我篇名

這是試閱部份,沒放進本子........

主題是手銬的PWP!

但好像依稀,咳,不太醒目

--

  看見巴奇拿著一副手銬走進房間,爬上床準備睡覺時,史帝夫是驚訝的。

  「這是做什麼?」從容如美國隊長,還是忍不住在自己摯友──睡在同一張床半年這種摯友關係就不要深究了──用手銬銬住自己左手時,出言阻止。

  「我會作惡夢。」說完這句話,巴奇若有所指瞥了史帝夫一眼就扯著被子縮成一團。

  史帝夫想起好幾回巴奇夜裡被惡夢驚醒,幾乎不管不顧就要奪門而出,擔心巴奇出事而攔住他,結果就是兩人在房裡打成一團,說是打架,其實也不過就是巴奇喃喃不清說著俄語單方面痛揍史帝夫。

  好不容易把巴奇從慌亂的意識中喚醒,美國隊長那張人見人愛的英俊臉孔早就被打得青紫交雜,有一次鼻樑還差點被打斷。史帝夫不以為意,他捏著鼻血直流的鼻樑要巴奇不用放在心上。

  所以現在他仍舊柔聲告訴巴奇:「你不需要這樣,又沒什麼大不了。」史帝夫不會說『你會慢慢好起來』或『那不是真正的你』這種話來安慰巴奇。對他來說,巴奇就是巴奇,無論旁人眼中的巴奇看起來多破碎,也可能如神盾局那些心理評估報告說的『永遠不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史帝夫才是真正與巴奇一起長大、見證過那個漂亮男孩蛻變成英俊風趣的大男孩並且深深愛上對方的人。

  沒有人有資格評論『巴奇‧巴恩斯應該是什麼樣的人』,就連史帝夫也不曾想過如果巴奇恢復從前開朗活潑的性格會有多好。

  那不對,只要巴奇仍舊活生生地站在他身邊,對史帝夫來說就足夠好了。

  巴奇銬住左手睡在史帝夫右側,巴奇不得不用趴睡姿勢,像小動物一樣靜悄悄窩成一圈。不得不說,史帝夫覺得那樣很可愛。但是,再可愛也無法消除史帝夫不能像往常一樣將巴奇抱在懷裡感受彼此心跳入睡的失落感。

  史帝夫知道自己在佔巴奇便宜,雖然他愛上巴奇很久,但是他從來沒有說出口。以前是不敢說,他知道巴奇不會看輕他,也會正視他的心情,他害怕的是巴奇不忍心拒絕而勉強自己接受他;現在是不能說,巴奇信任依賴他,只要他開口,巴奇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所以他什麼都沒說,儘管除了巴奇,所有人顯然都看穿他的心思。

  對於眾人的調侃,巴奇不太明白,史帝夫則是充耳不聞。

  只要像現在這樣能夠依偎在一起入睡,能夠在轉頭的每一次看見巴奇,史帝夫就已經幸福的不敢再多要求什麼了。

  看著床鋪另一側安靜打呼嚕的背影,史帝夫默默閤上手中的書,關掉小燈,靠過去在露出被子外的棕色髮旋輕輕留下一個吻。

  「祝你有一個好夢。」

  隨即他拉著自己那一條被子閉上眼睛。



      ◆ ◆ ◆



  一個月過去,巴奇還是把自己銬著。

  所有人都知道史帝夫近乎古板的固執,但是史帝夫知道巴奇固執起來也是不惶多讓。說起來他們兩個一樣倔強,只不過巴奇一直是更圓滑更懂得體貼別人的那個。

  雖然巴奇現在少言少語也不怎麼愛笑了,那種骨子裡的體貼溫柔卻怎麼也磨滅不去。否則他就不會在史帝夫一臉誠懇──那真的很重要──請求他一週內至少二三天不要銬住自己時,咬一下嘴唇就點頭答應。

  或許他還是讓巴奇為難了。

  史帝夫有些愧疚。

  但是他實在太想念巴奇依偎在懷中、將鼻子埋進那人髮旋的觸感了。

  實話來說,史帝夫相信巴奇也知道,銬住自己並不會讓睡眠品質更好。反倒是磨蹭著在金髮男人懷裡能讓巴奇睡得更好。但巴奇總在第二天沉下臉,好半天不說一字半句。他不肯透露自己為什麼非得銬住自己才肯入睡的真正意圖,也無視史帝夫充滿耐心且不屈不撓的詢問。

  實在拿這個頑固的朋友沒辦法,史帝夫也只能由得他去。

  值得高興的是,偶爾幾個夜晚不需要史帝夫開口,巴奇也會收起手銬輕輕靠入他的懷中。

  巴奇還是會作惡夢,但是很少。

  而且史塔克工業出品的手銬──還有不知何時被替換掉的床頭鐵桿──確實堅固牢靠,它成功制止巴奇在惡夢驚醒時胡亂攻擊旁人,也成功地讓巴奇沒能離開這張床。可是史帝夫心疼巴奇,他不願意自己心愛的人只能依靠這種方法──像鎖住野獸般──來保護身旁的人。

  史帝夫更願意在巴奇驚慌失惜的時候用自己的雙臂溫柔地環繞住他,史帝夫更想用自己的雙唇吻去巴奇痛苦害怕時支離破碎的細語呢喃。

  史帝夫想要傾盡所有,如果巴奇想要,史帝夫什麼都願意給他。

  可是史帝夫不敢問,他擔心巴奇像溺水欲死的人,連一根稻草都願意緊緊抓住那樣容許他的侵入。

  那不是史帝夫想要給巴奇的愛,所以他什麼都沒說。

  他只是任由巴奇一週有四五天將自己銬在床上,靜悄悄縮在另一側沉穩入睡。



      ◆ ◆ ◆



  東尼一臉神秘小跳步湊到史帝夫身邊時,他真的一點也不期待能與東尼達成共識。

  依照往常經驗,東尼不是捉住一點小事專程來調侃他、就是在來調侃他的路上。

  不過史帝夫不會因為這樣而閃躲與東尼每一次的對談。哪怕不去衡量東尼在巴奇的金屬手臂需要維修和保養時從不拒絕,甚至還迫不及待把握每一次機會研究調整他口中的小美人

  某些方面來說,東尼也有值得人尊敬的一面。

  所以史帝夫真的不是很介意這位頂頂有名的富豪在他準備進局長室報匯報單獨任務時,直接間接、拐著彎三不五時調侃他與巴奇的關係不可能蓋被純聊天那麼簡單。

  雖然,確實就是那麼簡單。

  「你得知道,呃,我真的是出於好意。」東尼一反常態對著史帝夫扭捏起來。「巴恩斯最近有沒有奇怪的地方?」

  史帝夫低頭看他一眼,「如果不把你提供手銬給他這件事算進去──」東尼一臉不耐煩嘟嚷著『那只是小事』,聽在史帝夫耳裡著實奇怪,不過他只是笑著回覆:「巴奇很好。謝謝你關心他。」

  「老天,我不是這個意思……」要不是東尼‧史塔克向來秉持聰明人只動嘴巴不動手的哲學,他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想要徒手敲開史帝夫的腦殼看看裡面裝了什麼殘渣廢物。「我是指,他與你,上帝啊,其實我以前都只是開玩笑你知道吧!」

  「呃……我不是很明白你想要說什麼。」史帝夫皺著眉毛,他知道自己和所謂的現代社會在許多細節上格格不入──簡單來說就是代溝,但東尼打啞謎似地,沒頭沒尾講了一大串話,他真的不清楚東尼想要表達什麼。

  東尼煩躁地猛抓腦袋,接著他用一種如果史帝夫聽力不是常人四倍根本聽不見的氣音,偷偷摸摸附在史帝夫耳緣問著:「我是指巴恩斯他有沒有,嗯,趁著你們睡在一起的時候──對你下手。雖然我覺得我做的手銬品質絕對沒問題,但是我不能保證他能像自己說的那樣『我得管好自己,否則我遲早會在關燈後撲到史帝夫身上撕爛他的衣服』銬牢自己,不,千萬不要問我他還說了什麼,我希望我這輩子從來沒聽見那段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深情剖白,你看著我的樣子就是想問,所以我拒絕回答。你只要告訴我,手銬有沒有派上用場,我為這件事已經一陣子睡不好了!」東尼比著自己兩眼下方一層很深的青色。

  可是史帝夫根本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我得管好自己,否則我遲早會在關燈後撲到史帝夫身上撕爛他的衣服。

  這句話簡直像一記炮彈在史帝夫心裡炸開了花。

  東尼在一旁看著他呆愣愣地開張嘴巴說不出半句話,「哦,我想我知道答案了。」他意識到自己似乎無意間──活像五分鐘前抓住史帝夫的人不是他一樣──透露巴恩斯的秘密,「隊長,我今天沒來過神盾局,沒找過你,你沒聽過我說的任何一句話,快,向我保證,用你對巴恩斯忠誠不移的堅貞發誓不會出賣我。」

  眼看史帝夫還是維持那種傻得不能出現在寇森或者隨便哪間媒體畫面的表情,東尼也不管他何時恢復反應,自動伸手在那一頭總是打理整齊的金色腦袋上按兩下。

  「就當你答應了,可不能反悔。」丟下這句話,東尼不管不顧地逃走。他沒那麼嘴硬,承認自己在必要時刻適當地逃離現場,是可以接受的策略。

  不得不說史帝夫畢竟還是臨危不亂、遇事不慌的美國隊長,他回過神看著東尼逃跑的背影,隨即意識到自己為什麼還在這裡浪費時間?

  他這輩子最渴望、最美好的夢想真正實現了,雖然是透過一個他從來沒有想到的對象得知。

  但那並不妨礙他在一瞬間感受到的衝擊、快樂以及漲滿內心的幸福。

  他應該回家抱住巴奇,不,他應該先對巴奇告白。他應該買一束花嗎?天啊,巴奇又不是女孩,但他得有點表示,他得讓今天不一樣

  史帝夫轉頭往外跑,不一會兒他又跑回來。他一頭紮進局長室,用他這輩子最快的速度──連氣也不喘──報告任務。福瑞連話也插不上,只聽到一聲完畢,史帝夫隨即往外竄,「有事明天再說!」

  福瑞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史帝夫又把頭從門邊探進來。

  「除非世界快毀滅,打緊急電話,我會接的。」然後這次他真的離開了。

  留下瞠目結舌的福瑞對著門板發呆。



      ◆ ◆ ◆



  按照史帝夫的預想,他至少要買一個蛋糕來慶祝。

  不用大,花花綠綠看起來可愛又討人喜歡就好。

  他花了一點時間在蛋糕店門口張望,突然間,他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事實上,他與巴奇不怎麼吃甜的東西。雖然那些食物能快速補充熱量,但比起甜食,他們更偏好熱騰騰的熟食,鹹的,會讓人從舌尖溫暖到心底的食物。

  更重要的是,他從別人嘴裡知道了巴奇的想法,卻沒有鼓起勇氣告訴巴奇自己的想法。那不公平,他必須親口說出來,也得親耳聽見巴奇承認,這才是他們應該有的關係。

  他離開蛋糕店,鑽進超市,帶著新鮮的蔬菜和牛肉回家。

  巴奇坐在沙發上向他點點頭,史帝夫忍住上前給巴奇一個吻的衝動,笑了笑,走進廚房洗手做飯。

  晚餐是巴奇喜歡的燉菜和牛肉派,史帝夫注意過巴奇喜歡的食物,他向來不會多說什麼,但是對喜歡的食物總會吃得比平時多一些。

  他們用餐時,史帝夫會挑選話題和巴奇閒聊。

  巴奇回應不多,不過史帝夫知道他有聽見,每一句、每一字,巴奇都聽得很仔細。好像他這輩子都不會錯過史帝夫發出的每一道聲音。

  現在,無論他對史帝夫的談天內容感不感興趣,至少史帝夫肯定對方的心情還不錯。感謝燉菜和牛肉派。史帝夫決定就是這個時候。

  「巴奇,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這句話成功引起巴奇的注意力。

  看著對方灰藍色的大眼睛,在那一對纖長的睫毛下閃閃發亮。

  史帝夫知道自己應該告訴他。

  「嘿,兄弟,我知道這很突然,不,不對,這其實一點也不突然,事實上我已經想了很久很久,只是我從來沒有說出口。我知道這不對勁,我應該──咳咳咳!」

  一杯水緩緩移動到他的手邊,「冷靜,史帝夫。喝口水,在你把自己嗆死之前。」巴奇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好像他從來沒有受過那些折磨,好像他還是從軍前在布魯克林人見人愛的小夥子。

  史帝夫愛他臉上的笑容,愛他偶爾垂下眼瞼有些得意的表情;史帝夫愛他默不作聲坐在沙發一隅閱讀的專注表情,愛他面無表情卻從眼神深處透露而出的關懷。

  史帝夫沒有去拿那杯水,他握緊拳頭,深深望著巴奇。

  「我愛你。」這句話自然而然從雙唇間流洩而出。「巴奇,我愛你。」

  巴奇眨眨眼,像是沒有聽見史帝夫說什麼一樣平靜。

  「我、我說我愛──」

  「我知道,我聽見了。」巴奇握著湯匙一口一口把燉菜送進嘴裡。他瞥了尷尬無比的史帝夫一眼,聳聳肩,「好吧,我也愛你。快吃,燉菜冷了就不好吃。」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史帝夫知道巴奇誤會他的意思了。或許他還是應該準備一束鮮花或一瓶紅酒,讓這件事看起來更正式才對。史帝夫內心那位小人正在抱頭痛哭。

  「不然你是什麼意思?」巴奇叼著湯匙,含糊不清問著他。

  史帝夫咬咬牙,猛地站起來,他一步步走到咬緊湯匙抬起頭盯著他的巴奇面前。

  輕輕移開覆蓋住那對肉呼呼嘴唇的金屬杓子,史帝夫忐忑不安卻堅定地吻上帶有奶油燉菜味道的嘴唇,一沾上巴奇的嘴唇,史帝夫就像怕被巴奇反咬一口那樣往後彈開。

  「喔。」巴奇悶悶發出無意義的單音,「喔喔。」

  他面無表情看著史帝夫幾秒,復而低下頭繼續吃飯。

  史帝夫手足無措站在原處,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巴奇吃了幾口,連頭也不抬說著:「回去,坐下,吃飯。」

  沒有辦法,他只好同手同腳走回自己的位子繼續用餐。

  一頓飯他吃的心不在焉,直到巴奇站在洗水槽前發出清洗餐具的聲音,他才注意到巴奇已經結束用餐準備去洗澡才回過神。

  或許巴奇對東尼講的那些話不是他認為的那個意思。

  東尼向來都是用詞誇大的人,誤解巴奇的意思也不算奇怪。

  等巴奇洗完澡,史帝夫一如往常挪出一個沙發空間給巴奇。

  巴奇坐下沒一會兒,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史帝夫。

  「你為什麼還不去洗澡?」

  「呃,我想睡前再洗。」史帝夫已經趁巴奇洗澡這段時間收拾好失望的心情,露出一個平靜的微笑。

  巴奇點點頭,將目光移到電視畫面。兩人默不作看了幾分鐘的電視,巴奇帶著濕氣的棕色捲髮突然靠在史帝夫肩上。

  「該睡了。」他輕輕在史帝夫的肩膀磨蹭兩下,聲線比平時緊繃一點點。

  史帝夫還來不及為巴奇髮絲飄散的香味心蕩神馳,巴奇下一句話就像悶雷打中他全身。

  「你得洗澡,我們才能睡覺。」巴奇皺了皺眉。然後他關掉電視,起身走向寢室,彷彿剛才在沙發上像隻慵懶的貓向史帝夫撒嬌的人不是他一樣。

  史帝夫愣愣看著巴奇打開房門,突然,巴奇轉過頭,朝他扭了一下。

  「快點。」他的語氣就像在執行任務時,要隊友跟上腳步那樣平淡。

  但是史帝夫能夠分辨出其中微妙的差異。

  他看著巴奇幾乎一輩子那麼久──

  只花了五分鐘,或許更快一點,史帝夫帶著熱水沖刷過的發燙皮膚走進自己房間。

--
不是卡肉喔,我已經寫完了,總計八千多字
剩下的肉會放在12/13的CWT預定跟司馬真還有阿焍一起出的三人合同小料本裡

(以上都是抄司馬真的,感謝她借我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
  • 弱弱的問一下, 請問本子出了沒?無意中路過見到, 好想買喔....
  • 出了......CWT38
    因為是小料本
    所以沒有多印......
    我問看看另外兩位在CWT39要不要再印一些好了?

    附帶一提,上面的內容"全部"沒有收在本子裡
    小料本裡面只有肉的部份,你確定還要嗎?XDD

    養氣人蔘 於 2015/01/04 20: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