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寫完了
總之是個PWP
看完不負責被打啊~

--

  晚餐很完美,沒有嗆人的鮮花和多餘的燭光,啤酒是巴奇喜歡的牌子,娜塔莎介紹的俄羅斯餐廳的燉菜是他吃過最棒的。雖然巴奇維持了一貫的面無表情,但是從他舔著嘴唇沒有拒絕史帝夫多要的幾杯啤酒和吃下超出平時所需的晚餐份量來看,他和史帝夫一樣滿意這次的約會

  走出餐廳門口的時候,史帝夫想吻巴奇,但是他沒有。

  回家的時候,巴奇平靜地站在他身邊,他不敢吻他。

  一直到動物頻道播完巴奇最喜歡的節目,佔據沙發另一半的史帝夫都沒敢伸手搭住巴奇肩膀。

  或許下次巴奇還願意和他出去約會,不過第一次約會就妄想親吻對方,史帝夫覺得這樣未免太急躁、太不切實際了。

  所以巴奇用一貫冷淡表情向他道過晚安後,他用一個燦爛的微笑回應對方。

  ──除了他下意識、違反主人意願抓住巴奇的那隻手以外,上述沒有任何地方不對。

  巴奇的嘴角就算不微笑也上翹,在那對漂亮的嘴唇尾端拉出一道小小的弧度。

  從以前他就是這樣,甜絲絲的一抹微笑,讓布魯克林的每個小姑娘都想在英俊迷人的巴奇‧巴恩斯嘴唇親上一口。

  史帝夫不敢說自己完全沒想過巴奇吻起來是什麼味道,但他敢用美國隊長的名譽起誓──七十年前,他對這位摯友真的完全沒有任何不正當的意圖。

  ……換句話說,就是現在有。

  巴奇眨著長長的睫毛,一臉迷惑地看著他,沒一會兒又看向拉住他的那隻手。

  在巴奇出聲詢問前,史帝夫鼓起勇氣起身在對方上翹的嘴角輕輕親了一下。

  幾乎來不及感覺彼此肌膚溫度就離開的渺小力度,史帝夫卻臊得滿臉通紅,連帶牽著巴奇的手也不敢再握住。

  那一對灰藍色的大眼睛瞪住史帝夫,右手指腹慢慢擦過被吻上的那一小塊皮膚。巴奇的表情介於不敢置信與憤怒之間──很細微,但是足以令史帝夫心碎地垂下頭移開視線。

  「你,」巴奇沙啞誘人的嗓音附在他耳邊,「讓我他媽的等了一晚,就只是這樣?」

  「啊?」史帝夫猛地抬起頭,差點撞上急忙退開一步的巴奇。

  還沒看清楚巴奇臉上的表情,突然一股力道將他推回沙發。因為知道是巴奇,所以史帝夫除了手足無措的驚慌,並沒有動手反抗。腰部一沉,巴奇已經坐在他身上,大大咧咧除去自己上衣。

  史帝夫瞪大眼睛說不出話。

  怔怔看著巴奇露出線條漂亮的腹部肌肉,看著強壯胸膛上點綴般的兩個紅點,他下意識嚥了一口,直到巴奇將那副美麗的身體曝露出大半,小巧的舌尖在他嫣紅柔軟的唇瓣劃出一道水潤,他的腦袋還是一片混亂。

  「脫。」巴奇不悅地瞪他一眼,手指不停,他彈開自己褲頭鈕扣,毫無耐性地扯開拉鍊,並為史帝夫光看不動手嘖了一聲。

  「快脫!」冰冷的左手和溫暖的右手同時抓住史帝夫衣服下擺,也不管史帝夫尷尬的想退開,巴奇死死壓制挾住史帝夫腰肢,「我現在要上你,你他媽的最好識相一點。」

  「巴、巴奇!你冷靜一點!」史帝夫不知道該幫巴奇脫掉自己衣服好、還是掙開巴 奇逃回自己房間才對。不過考慮到巴奇的行動力……只怕房間那扇薄木門擋不住巴奇左手一擊。

  「冷靜個屁。」棕髮男人冷哼一聲,甩了下腦袋,傾下身張嘴咬在史帝夫露在T恤外的頸部和肩膀交接處。

  史帝夫沒有叫痛,雖然巴奇咬得他很痛,令人感到難堪的是巴奇溫熱鼻息吹撫在頸部的酥麻感讓他下半身不由自主起了反應。

  從巴奇停住啃咬他,雙手按在他胸口慢慢昂起身、瞇著眼睛的詭異神情來看,史帝夫相信對方已經察覺到胯部那處不自然的硬挺。

  「我還以為,」巴奇的舌頭十分危險地在那對已經被舔得泛紅的唇瓣上滑過,「頂頂有名的美國隊長不舉。」

  這句話的調笑意味太重,史帝夫幾乎不敢相信會由巴奇口中能聽見這種台詞,他猛地推開巴奇,為了防止巴奇再度──絕對會──撲上來,他的雙手按在對方肩上,硬是在兩人之間隔出一個空間。

  「等等,這、這太快了。」他紅著臉,有點喘不過氣,湛藍眼珠卻不容質疑地望向巴奇迷感的雙眼。

  「太‧快,什麼意思?」巴奇慢慢地將那兩個字放在嘴裡咀嚼,沒一會兒,他眉頭一皺,掙開史帝夫的雙手緩緩後移,他的嘴唇難得一見地有些抖擻,「我、我以為你喜歡我……」說完,他整個人支起身體開始後退,看起來隨時會從史帝夫身上逃開。

  「我喜歡,當然喜歡!」史帝夫說的又快又急,差點咬了舌頭也無遐顧及,巴奇顯然誤會他的拒絕原因,「只是、只是我不能在你還沒弄清楚自己的想法前……」

  那真的很糗,當你愛了很久的對象半裸著騎在你身上、而你還很不體面地半勃時,你還得擔心對方確實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而非習慣性的服從命令或順應雄性本能,那些事後會讓史帝夫恨不得一頭撞死在振金盾上的絕望。

  他不想,也不能這樣佔巴奇便宜。

  巴奇側著頭用雙眼在他臉上和胸膛來回轉動打量,「……你以前很瘦小。」他伸出手掌在史帝夫雄偉強壯的胸口拍了兩下,「這裡,本來可以摸到骨頭,我記得……那個時候,我沒有告訴你。」

  撇撇嘴,巴奇一臉不自覺地委屈,「而且比我嬌小。」溫暖的手指延著胸口攀爬至史帝夫紅得發疼的臉頰,「臉色也很蒼白,所以我不敢告訴你。」
  「告訴我什麼?」史帝夫聽見自己聲音也在顫抖,甚至在語尾碎得連自己也聽不明白。

  「我愛上你。」巴奇聳聳肩,好像他想講的話無關緊要。「但是我不覺得你會願意跟我接吻,而且你太虛弱了。」

  史帝夫不是沒有注意到巴奇一再強調他過去矮個、多病的模樣,但是他更強烈地意識到──縱使他虛弱不堪,當時甚至在旁人眼中一無是處,巴奇依舊愛他。

  那種狂喜與愛意溢滿他的胸口,史帝夫不管不顧拉住巴奇,牙齒笨拙地磕在對方唇上,換來巴奇一記白眼;但是巴奇沒有抱怨,他算不上熱情如火卻微微分開唇間隙縫,伸出舌頭主動和史帝夫勾纏在一起。

  巴奇還坐在史帝夫腿上,為了更方便吻住彼此,巴奇結實的臀部蹭著磨著挪回史帝夫胯部,那種刺激太過強烈,史帝夫聽見自己的呻吟悶在喉嚨,但是他無法停止親吻巴奇,他甚至懷疑自己的嘴巴一離開那對被吻得泛紅濕潤的唇瓣就沒辦法呼吸。

  比起史帝夫拙劣又生澀的技巧,巴奇顯得游刃有餘。史帝夫不清楚是以前那些記憶並不完整卻適時地回到巴奇腦中,還是七十年間巴奇沒有生疏這個技能。現在吻著抱著巴奇的人是他、也只有他。

  史帝夫從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急躁的時候。

  但是他停不下來。

  他的手掌撫過巴奇漂亮的蝴蝶骨,感覺一冷一熱的手指也穿過他的肋骨,由下而上緊緊攀住他的背部,十指陷入他的肌膚,又痛又麻的親暱感讓他忍不住啃咬巴奇腫脹的嘴唇,並在巴奇不悅地回啃他時發出微弱的笑聲。

  巴奇奇怪地瞥他一眼,再度伸手去拉扯他的上衣下擺,這次史帝夫順從地讓T恤甩在地上,還主動幫忙脫下巴奇和自己的牛仔褲,讓那具充滿魅力與魔力的矯健身軀在他眼前展現無遺。

  兩人不約而同往對方已經高高豎起的陰莖瞄一眼,興奮的肉柱已經在前端滴出透明的前液。照理來說,這種情色又淫靡的畫面會讓史帝夫羞得滿臉通紅。但是一看見巴奇的情況和他相同,火辣刺激的視覺衝擊完全取代羞恥感,除了下腹緊繃到讓陰莖更硬更痛之外,史帝夫根本沒有考慮到他們還站在客廳,如果不想走回房間,唯一的選擇就是腳邊的那張似乎不足以容納兩名成年男人的沙發椅了。

  事實上,史帝夫確實不能等了,而巴奇染上情慾而變得深藍色的眼神在在告訴史帝夫──他們現在就得幹上一砲,哪怕只有沙發椅也不能讓他停下來。

  史帝夫完全同意巴奇不言而喻的絕妙主意,他想吻巴奇,想在巴奇身上留下吻痕,想在那具漂亮迷人的身體留下自己的標記,雖然不會保留很久,但是那不妨礙他想這麼做的念頭,上帝啊,他想進入巴奇的體內──他雖然是處男,不表示他不知道性愛的過程──深刻體會兩人合而為一的感覺。

  可是,在他伸手想要把巴奇拉向自己的一瞬間──他遲疑了。

  他轉而扯出一個溫柔的微笑,沒有絲毫勉強地半臥在那張他至少一個月內看見都會臉紅的沙發上,柔聲告訴巴奇,「我準備好了,嗯,心理上的……」他羞澀地微笑著,「你得知道,這、這是第一次……我想你能做的更好。」

  巴奇微微張大眼睛抿著唇,卻只是站在那裡看著史帝夫,好像聽見什麼不可思議的事,需要時間慢慢消化;幸虧巴奇在史帝夫羞得想逃回房間前有了動作,史帝夫看著他彎下腰,從一團混亂的某條牛仔褲後袋拿出一個不到手掌大小的方型塑膠包,他瞥了史帝夫一眼,眼神卻柔軟的讓史帝夫心臟跳得飛快。

  巴奇爬上沙發跪在史帝夫雙腿之間,將那個小包撕開。

  看到包裝袋裡流出的液體滴在巴奇手心時,史帝夫後知後覺意識到那是潤滑液。他簡直沒法兒再看,紅透臉緊緊閉上雙眼,試著在被巴奇的手指侵入擴張後穴時放鬆身體讓過程變得更加容易。

  ──下一秒,他的陰莖就被一個溫熱柔軟的感覺包覆住。

  預想中的侵入感不但沒有來到,柱身被滾燙的手掌握住,以一種略嫌粗暴卻無比刺激的速度上下擼動。史帝夫按耐不住呻吟,睜開發紅的眼睛往下看,只見到巴奇正伏在他胯間,用舌面舔舐吸吮滴出前液的敏感頭部。

  巴奇結實的臀部翹起,沾滿潤滑液的左手正在那對挺翹的臀縫間來回抽動。史帝夫看不清楚細節,下身傳遞的快感太過強烈,看著巴奇替自己準備而潮紅的表情幾乎能讓他射出來。

  感覺到史帝夫大腿肌肉緊繃,巴奇含著他的陰莖的動作停下,由下而上危險地瞪了他一眼;四周安靜的只能聽見彼此的呼吸聲,巴奇從身後抽出手指的微弱聲響格外清楚,看著史帝夫被舔得濕漉漉的陰莖,巴奇舔了舔唇,爬到史帝夫腰部用沾滿潤滑液而粘糊的臀部蹭了蹭,史帝夫下意識挺起身軀想去抓住對方柔韌的腰,卻被巴奇用左手硬按回去。

  「別動。」巴奇低聲警告著。

  那真的很困難,當史帝夫看著巴奇扶住他的陰莖、支起打顫的雙腿將它一點一點擠進臀縫那個緊窒火熱的小洞時,史帝夫得用上碩果僅存的自制力抓住任何可以阻止他的事物,才不至於在巴奇皺著眉辛苦吞下那根巨大陰莖時,用力頂入那個幾乎燒光他所有理智的甬道。

  完全被巴奇吞沒的感覺就像天堂。

  儘管巴奇眼角泛紅,呼吸困難到得用嘴巴吸氣,史帝夫還是無法為自己漲滿胸口的幸福感到抱歉。巴奇扁著嘴,抱怨似地輕聲說著:「好燙、而且好疼……所以不能讓你做這個。」搖搖頭,他的語氣認真又固執,還帶點難以察覺的寵溺與保護慾。

  不得不說這和史帝夫想到一塊去了──所以他才會把主導權交到巴奇手中。

  最終想要彼此保護的兩個人,都不忍心讓對方難受。

  「巴奇,過來……」史帝夫想要吻他,很想很想。他再次伸手將巴奇拉近,這次巴奇沒有反對。

  「我說過,我要上你。」結束一個溫和粘膩的吻之後,巴奇在他唇上咬了一下。

  史帝夫傻笑著,攬住全身浮起一層細密汗水的男人,輕輕在對方小巧可愛的耳垂留下一個吻,「都聽你的,巴克。」



      ◆ ◆ ◆



  天還沒亮的時候,巴奇被一個溫暖的懷抱熱醒。

  他花了二秒意識到自己不是睡在房間,而是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從背後緊緊抱住他的那一雙手臂,屬於史帝夫。

  他的眼睛有點腫,連睜開眼都乾澀的發疼。

  不過他不以為意,事實上,連腰肢和臀縫那個小洞的痠痛腫脹,他也不怎麼在乎。

  不是說他不在乎和男人發生性愛關係,主動雌伏在另一個男人身下,對雄性本能來說都算不上一件愉悅的事。可是對象是史帝夫──是那個他看守保護多年、在記憶中只能偷偷愛慕那個瘦小子卻從來不能說出口的史帝夫。

  所以巴奇不以為意,甚至,他知道自己很開心。

  他刻意忽略全身痠痛不堪的感覺,勉強在史帝夫懷中翻身,用一種面對面的姿勢擁抱在一起。

  史帝夫迷迷糊糊嘟嚷著他的名字,他主動在那對漂亮的嘴唇落下一個吻。

  巴奇想陪在史帝夫身邊,這無關史帝夫是六呎二吋抑或五呎四吋。

  就只因為是史帝夫──所以巴奇想和他在一起。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