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知道為啥很多妹子都說盾冬這個CP有魔性......
有人會相信我本意只是想寫第一回小盾被冬吧唧扛著走嗎?
有人會相信我初心真的真的沒想過寫雞肉飯嗎?

好的,無論結果如何,我真的想寫有雞肉飯番外
嗚嗚,昨天睡前還在想雞肉飯的煮法(哭著逃走)

差點忘了講,這裡的大盾是個有少女心的痴漢(巴頭)

--

4.



  有些事你一輩子不會去想,可你一旦去想──就永遠不能停止。



  史帝夫毫無懸念地如期變回六呎二吋的高壯體型。

  這是預料中的事,縱使如此,每個人還是為此鬆一口氣。

  史帝夫感謝每一位朋友關心之餘,不意外發現巴奇七天來總是緊繃的情緒也鬆懈不少;他甚至在史帝夫復恢原狀的下一刻就迅速退回人群之中,好像史帝夫不再是弱雞體型就完全引不起他的注意一樣冷漠。

  不得不說,史帝夫覺得很憋屈。

  他簡直委屈的想抓住巴奇雙臂,使勁搖晃巴奇哭訴:「我現在哪裡不好?該有的都有、該大的不小?你難道比較喜歡貧乳不喜歡G罩杯嗎!?」

  ──以上,全部都是幻覺

  他只是委委屈屈看了巴奇一眼,換來對方一臉莫名其妙。

  好吧好吧,就算他遲鈍到隔了八十幾年才意識到自己愛上摯友,他終究還是美國隊長、還是神盾局的一份子,日子還是要過下去,任務照樣要出,回家照樣吃飯睡覺。

  不會因為他注意到巴奇上至頭髮、下至腳指都迷人得不得了,他就突然變成大情聖羅倫佐,福至心靈地開始對巴奇展開猛烈的追求示愛。

  他不會,沒有為什麼,他就是不會。

  先不提他根本沒有一次完整的約會,他連現在對巴奇說話都得緩一緩、想一想,確定自己沒有腦子進水、衝口而出對巴奇說:「你的雙眼藏滿星光,照耀了我的生命。」或是「你的存在造就了我的一切。」

  縱使他是真心誠意,但那種他光是想,都覺得毛骨悚然卻停不下來的想法實在太嚇人了。

  最終他只是用那種詭異到令人發毛,巴奇卻能絲毫不為所動的眼神,彷彿痴漢一樣追著巴奇的身影打轉。尤其是當巴奇毫無顧忌──至少在家裡巴奇真的很放鬆──只穿了短褲和貼身背心、露出一大片肌膚和漂亮的頸部線條時,史帝夫都得捏一捏鼻子才能保證自己下一秒不會把鼻血滴得滿地。

  這身體,實在太太太太太過健康又充滿活力了。史帝夫暗自扼腕。

  值得慶幸的是,只有在單獨相處時,他才會難以克制自己近乎猥褻的眼神不停在巴奇身上打轉。他愛他的朋友,但不代表他想要分享他的感情生活。

  可惜事實證明──他大錯特錯,根本錯得沒藥醫!



  那是整件事過去的一週後,史帝夫一如往常和巴奇到神盾局的訓練室。最近日子過得太平安康,大概天氣太熱,連外星人都不想來地球打一場渾身濕淋淋的架。所以大家都在,而娜塔莎只看了巴奇一眼,巴奇毛巾一甩就站上練習場地。

  兩人你來我往,在訓練室的冷氣強力放送下打得不亦樂乎。

  史帝夫坐在一旁,身邊坐著剛從射擊室轉往訓練室的山姆。

  「兄弟,你得告訴他。」山姆喃喃說著。

  過了五秒,史帝夫才意識到山姆是在對他說話。

  「什麼?」他向山姆投注一個奇怪的眼神,馬上又被巴奇一個翻身騎在娜塔莎腰間的動作吸走目光。

  「說真的,你得停止。」山姆扶住額頭,表情是一臉沉痛,活像他的一顆牙壞了,卻找不到醫生治療那樣苦悶。

  「你在說什麼?」他沒頭沒尾說了一通,史帝夫摸不著腦袋,一臉迷糊看著山姆。

  「上帝啊!你真的沒有意識到,對吧。」山姆嘆了好大一口氣,「你不能老是用自以為關愛的眼神,像要舔遍他全身那樣盯著他看。」

  「什麼!?我沒──」史帝夫的反駁噎在山姆同情的眼神中。

  「要嘛,你現在馬上把他拖到隨便哪一間我絕對不會路過又沒有監視器的房間,不要那樣看著我,耐心找一定有,把他剝光或撕爛他的衣服再從頭到腳舔個夠。」山姆露出一個異常糾結的表情,但那並沒有阻止他說下去。「不然就是約他出去,約會結束的地點可以在你的床上,你可以慢~慢~地和他耳鬢廝磨到早上,他不會反對的。」

  山姆聳聳肩,神色淡然打量他震驚的表情,「雖然我個人傾向後者,你知道的,有個約會比較正式也浪漫得多;不過依你的情況──就算選擇前者也不足為奇。」

  史帝夫感覺自己像被剝殼煮透的龍蝦,脆弱柔軟,而且全身通紅。

  好半會兒他張著嘴吐不出一字半句。

  「……很明顯嗎?」他鼓足勇氣卻聲若蚊鳴。

  「寇森已經在三天前開始籌劃美國隊長和巴恩斯中士的婚禮了,當然,在他私人發起的美國隊長後援會裡,至少不是檯面上。」

  史帝夫發誓他至少半個月不會踏進神盾局。

  「呃……你覺得他怎麼想?」他有點害羞,他是老派人,不怎麼習慣討論感情;但他畢竟是有成打勇氣的史帝夫‧羅傑斯,逃避從來不在他的選項;無論前方多艱辛,他絕對不會繞道而行。

  「我怎麼想不重要。」山姆將目光投向結束戰鬥正要走向史帝夫的巴奇。「重要的是他怎麼想。」

  這話說得太沒責任感,史帝夫怒視身旁的戰友,好歹也是他先把事情挑開來講,不幫忙出點主意實在泯滅人性。

  「你總得幫幫忙!」史帝夫幾乎是貼在山姆身上,不得不用氣音對他低吼。

  將這一幕收盡眼底的巴奇皺了皺眉,腳步卻停止沒有再靠近。

  「快放開,你想害我被畫著紅色星星的金屬手臂折斷脖子嗎?」山姆努力在巴奇越發低沉的目光下求生存,這麼明顯的互相喜歡,為什麼這兩個加起來快要兩百歲的男人情商低到完全沒發現。

  「你已經一手把我推進地獄了,你得知道,同歸於盡這種壞事,我不是頭一回了。」史帝夫嘴角提起一種不怎麼適合在美國隊長臉上出現的微笑。

  「老天!你難道就不能直接吻他?」

  「不行!要是他根本不想要怎麼辦?要是他從此避開我怎麼辦?我不能沒有計劃就貿然行動!」

  「我受不了了!」山姆不得不用盡全身力氣推開他,在史帝夫再度抓住他之前,大步衝向臉色已經黑成一片的巴奇,「巴恩斯!他想約你出去!正式的、有玫瑰香檳配上燭光晚餐還有一個或很多個吻的那種約會!」山姆頭也不回就能準確指向正用不怎麼雅觀的姿勢半攤在椅子上的史帝夫。

  不遠處站著克林特與娜塔莎同時回頭,山姆幾乎從喉嚨吼出來的聲音,整個訓練室大概不會有人聽漏。

  一瞬間,整個房間內鴉雀無聲,五個人、三對眼睛──山姆背對他,史帝夫總不能看見自己──各自用不同的眼光打量他。

  史帝夫臉色白得像剛刷過的牆,瞪大雙眼怎麼也沒辦法把眼睛從巴奇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孔上移開。

  「不要玫瑰,不要燭光。」巴奇頓了頓,「啤酒和晚餐很好。」他甚至還主動改掉酒單。

  笑容霎時點亮了史帝夫的眼眉。

  他跳起來,衝到巴奇面前拉住他的雙手,「你答應了?」

  巴奇沒有回答,他只是用一種『廢話』的眼神暗示眼前笑得快沒有形象的金髮男人。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史帝夫嚥了下口水,猶猶豫豫說著,「那……還有最後一個部份,你、你也同意嗎?」上帝啊,求求祢,他一定得同意,因為史帝夫實在太想太想要了。

  巴奇先是皺皺眉,咬住他漂亮紅潤的下嘴唇,緊張讓他下意識用舌尖濕潤唇面。

  幸虧他並沒有讓史帝夫等太久。

  「……可以。」雖然語氣遲疑,但至少他沒有拒絕。

  娜塔莎靠向克林特在嘀咕什麼,山姆長長呼出一口氣,站在一旁微笑著。

  史帝夫完全不在意。

  他有一個約會,就在今天。

  而且他或許會得到一個吻。

  一個遲到錯過已久,卻終究屬於他的吻。



                         fin
--
變回天鵝被母雞嫌棄的大盾XDDD
感謝大麻配圖


天鵝拷貝(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養氣人蔘 的頭像
養氣人蔘

一懶天下無難事

養氣人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